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足球大夫

足球大夫

时间:2016-07-09 10:27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年一度的足球比赛即将展开。而我正在烦恼新工作的着落,实在没有心情去思考足球比赛这件事。

「妳每年都很热忱的,今年在美国,应该更投入才是!」先生看到我在电脑前面为工作的事情忙碌,不禁抗议地嘀咕着。

「那不一样!以往是啦啦队加观光,心情当然愉快。今年又没有好玩好吃的,比赛就在自己家附近,没意思!」我嘟着嘴嚷着。这次不但不能乘机出国旅行,还要操心比赛的琐碎细节,真是扫兴。往年我们去了瑞典、匈牙利、巴西等等充满异国风情的国家比赛,虽然成绩一塌糊涂,但我们志在参加,不在得名,每年倒也欢喜远行,共襄盛举。

先生手里拿着一张密密麻麻的单子,严肃地说︰「队长吩咐我,要完成以下的杂事︰供应饮水、维持安全、招待各国球员、担任友善大使等等,太多事情了,我快要崩溃了!拜託妳帮忙吧,明年一起去西班牙参加比赛。」

一听到西班牙,我眼睛一亮,抬起头说︰「明年比赛在西班牙?」

先生知道陷阱已经设下,就等着我自投罗网了,脸上露出狡猾的微笑,说︰「是啊,在巴塞隆纳,想不想去?」

我迅速关上电脑,温柔地笑着说︰「工作的事,以后再操心。眼前,比赛的种种细节咱们得从长计议。」

于是,我们家一年一度的大事,就此展开。

足球大赛固然精采,但这比赛可不寻常。怎幺说呢?足球就足球,不过就是美国人俗称SOCCER,全世界其他人所称FOOTBALL的玩意儿吗?哈,当然没有这幺简单。怪就怪在参赛者,可不是一般的运动员,而是一群从小到大在学府过关斩将、心狠手辣的考试高手。

他们到底是谁?

在宣布谜底前,先让我们来细查以下的数据:

在德国,每年五万个大学生挤破头申请医学院,只有一万人录取。而这一万个佼佼者里,只有六千人能顺利毕业。据说在德国,教育一个医学生需要花费政府十八万欧元。

在英国,每一家医学院有将近两千人申请,其中只有六百人能获得面试的机会,进入下一关,角逐最终的一百多个名额。

在美国,补习班的学费是一千两百美金,每年九万个考了MCAT的学生里,五万人会申请医学院,而将近两成会重考。全美一百四十家学校里,平均每一个名额有五十到八十个申请者,这数据在经济衰败时更为竞争,每年五万多美金的昂贵学费和全民健保引起的薪水降低并没有使当医生的热潮降温。

所以当这些头脑灵光的家伙努力了大半辈子,各自在颇有威严的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渐渐迈入成熟的中年时代,他们会有什幺重大的决定?

是的,他们决定凝聚这股来自世界各地菁英的脑力,共同踢足球,在球场上厮杀个你死我活。

欢迎来到世界盃医师联盟足球赛。

这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当一群叱咤风云的男人回归到年少的赤子心,也许有时看似天真,大部分的时候只能说幼稚无聊地让旁人惨不忍睹。

虽然我爱看热闹,但有时候,男人的行为实在难以理解。好比说吧,今年的初赛,美国队第一场比赛对手是南韩。这些中年东方男人彬彬有礼,头戴草帽,手拿羽扇,站在场边,风流倜傥,颇有哲者的风範。等哨子一吹,比赛开始,韩国男人原形毕露,突然间,每个人动作矫捷、屡屡犯规、横冲直撞,和赛前的潇洒君子完全判若两人。最奇怪的是,他们彷彿都在练轻功,只要被对手轻轻碰触到,他们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去,软趴趴地卧倒在草地上,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直到黄牌一出,韩国选手便泰然自若地站起来,笑吟吟地轻快跑步着。同样招数履试不爽,韩国队伍不敢硬碰硬,专门出阴招使轻功。半场球赛后,每个球员东倒西歪,一个比一个飘得远。直到裁判看出了端倪,火大地说︰「你们再演戏,就给你们一张红牌!」

原来,韩国人不只风行整形美容,他们的团队精神也可佳,为了赢球,不择手段地勤练轻功和演舞台剧。

相反的,东欧国家的选手,都是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上衣一脱,露出结实的肌肉,上头满是五彩缤纷的刺青,很难想像这些威武的壮丁在披上白袍时的斯文相貌。这些东欧人长期在共产主义的薰陶下,对输赢这件事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旁观者可以推测背后金主是政府官员,鼓励他们在球场上把美国欧洲这些资本主义腐败国家打得落花流水,为祖国振奋人心。因此东欧队在比赛的一周里都神情肃穆,不喝酒不跳舞,专心研究对手战术,不和别的国家打交道。这和爱尔兰队、德国队迥然不同,以上这两个国家虽然球技颇佳,但他们乐于夜夜酣歌醉舞,每早到达球场时总是睡眼惺忪,一脸迷茫的幸福。

医师盃足球赛,说起来纯粹是玩票性质,但是当一些国家把胜负当作精忠报国的功绩,单纯的友谊赛突然複杂了起来。若是某个国家请了职业球员,从行囊取出一张假毕业证书来冒充医师,其他队员也点头如捣蒜,同心协力一起以团队精神支持此人的说词,举办单位该怎幺办?

不用担心,举办单位此时请出一位考察官,以口试的方式检验此君的身分。今年的考察官是先生,我也乐得假装是路人甲,站在一旁偷看热闹。

第一天的比赛刚结束,匈牙利痛宰德国队,后者不愿承认这和整个队伍到酒店附近的酒吧唱歌到天亮有直接关係,试图诬赖匈牙利居心不良,队伍里藏匿着山寨医师。于是,在球场旁的草地上,出现了以下罕见的奇观。

「请问心电图显示什幺病状?」考察官手里拿着一张卡片,一本正经地问着匈牙利的选手。选手挥汗如雨,一边猛喝运动饮料一边诊断病理。

「心肌梗塞。」第一号参赛者想也不想,用流利的英语回答。

「答案正确,你的确是个医生。」考察官宣布后,匈牙利队伍高声欢呼。

第二场比赛,韩国队员靠着轻功战术小胜英国队,引起英国队的不悦,检举韩国某轻功大侠。此君身态轻盈走到考察官前听题目︰「请问,什幺病毒会导致图片上的疹子?」

韩国大侠伸长脖子,看着疱疹的图片,抓了抓头皮,绞尽脑汁想着英文单字。

「Herpes?」过了好一会儿,他生硬地说。

考察官点点头。韩国大侠如释重负地过了关。

第三位来宾是乌克兰选手。比赛开始以来,许多人私底下传言,这个高大的运动健将是政府派来的杀手,任务是把资本主义国家的队伍打得屁滚尿流。

考察官的声音颤抖,站在这个魁梧大汉旁,紧张地问道︰「请说出此器官的名称。」

我偷看到卡片上画的肾小球,为参赛者捏了把冷汗。

「大肠。」乌克兰选手粗声说着。

考察官摇了摇头,观众纷纷窃窃私语着。

「下一题,照片上的图片显示什幺?」

气胸,我看到照片后,心想。

「脑膜炎。」他低声吼着。

天啊,事情大条了,这仁兄若不是蹩脚医生,便是江湖骗子。

顿时全场沸腾。一群队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辩论着如何处置这家伙。足球赛可以进展到肥皂剧的地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至于事情结果,因为关係到国家名誉和政治风波,在此不方更透露,只能说,球场如战场,若是因为此争执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绝不让人意外。

除了以上的趣事,比赛也供应了许多认识各国好友的机会。墨西哥的楚丑是老熟识,去年我和先生到墨西哥市旅游时,他们全家四口还招待我们去河上聚餐。这次比赛楚丑独自前来,我们热忱地邀他一同晚餐。几杯酒饮后,楚丑告诉我们他三岁的孩子年初患了罕见疾病,治疗后病情稳定,但併发的可能性依然很高。乐天的他笑口常开,虽然心里苦着。我们安慰他,像老朋友一样,感受着他的哀愁。

透过这一周的以球会友,我重新发现许多被现实生活沖淡的真谛,譬如友情、真诚和人性。每个国家和文化都有它独特的风格,不论好坏,只希望人的本性都是纯真的。

这个独一无二的足球比赛,每一年给予我们丰富的人生体验。我等不及明年的比赛到临,在巴塞隆纳与老朋友相逢。

(寄自加州)



足球大夫相关文章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说水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