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语言的骨头 读阿城《棋王》

语言的骨头 读阿城《棋王》

时间:2016-09-23 12:5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这是阿城的「处女集」。作家出版社初版,当年值一元五角。

阿城没把写作看得多幺伟大,就写出好文字。一个作家放下心来,将自己当作一个外出打零工的木匠一样,是换一些钱来补贴家用,识文字也是手艺人,因此他自认与大家一样,没有什幺不同。这样一同,他就显得愈发不同了。

一个作家能写到一千字时,还不出现一个「的」字,要的是手段,文字上忍耐的功夫。文字闭气,阿城做到了。阿城的文字很「硬」。

阿城以后出国,出过许多谈天说地的书,自然开始如名士去把玩了,开始有「腔」了,从气息上,大体都不如这本处女集来得有个性。短笛无腔信口吹。这种文字写不好容易乾枯,所以时不时得水灵一下。就像草叶子上,出手得放有几颗大露珠。好句子过后得有笨句子,笨句子过后须冒出好句子。就这样,好句子、笨句子、好句子、笨句子……,朴拙得近于瘦瘠,但又机巧遍布,无意留心。这文章方是做到了家。

这本书里收入「三王」:《棋王》《树王》《孩子王》。算是他全部代表作。聚着一把好力气,阿城后来私下放出风来,致力要写出「八王」。他说当时有一部「车王」的稿子在给一家杂誌寄时遗失,一笔一画抄的,令他心疼得牙痛。

我想,那「八王」没写出也好,留作为小说史悬念好。这是阿城的聪明。

这本《棋王》书前是画家曹力作的漫画,十分传神:但见阿城全裸,狐狸沉思状,且全身乾枯,下垂的小鸡鸡为全像精华,属点睛之笔,以默制动,显得貌似生动。他人不敢此为,羞涩啊。

封面真明朗。有一猫在棚顶上俯视。是好天气。

(寄自河南)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