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一)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一)

时间:2015-02-25 22:28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来请我跳舞的男生长得和唐明像极了,就是脸比唐明老点儿,个子比唐明高点儿,肩膀比唐明的宽点儿,胸也比唐明的壮点儿。我有点儿自惭形秽,就说,
 
“探戈我可不会跳。”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他看上去很自信。
 
我最后看了秦望一眼,他好像还在和小龙女打情骂俏,根本不朝我这个方向看。我站了起来,随着他走进了舞池。跳舞女生其实不用学,只要男生会带,就能跳个八九不离十。我像个被牵线控制的木偶,随着铿锵的节奏迈动双腿。我的腰会被推着扭向一边,脚在空中犹豫般的蹬两下,收回来,腰又扭向另一边,另一只脚也在空中蹬两下,再收回来。迈几大步出去后,停下来时,我的腰被拖着,扭向一方,倒了下来,一条腿撑着地,另一条腿踢向空中。做了个两条腿几乎成90度角的造型动作后,又被扶了起来,跟他正对着脸,他的脸左右各甩了一下,好像不好意思看我似的。随后又大踏步前进,后退,他一旦停下,我就会原地转圈。今天这条白裙子算是派上了用场,我旋转时会飞得很高,我甚至飘飘然觉得自己的造型会不会像玛丽莲梦露。
 
我在北大舞厅混了几年,还从来没遇到过像他这样跳得专业的,该不会是舞蹈学院过来逛的吧?舞曲结束后,神游回来的我刚坐下就忍不住赞叹,
 
“你跳舞的水平可不是一般的好!”
 
“噢,我念本科的时候是咱们北大国际队的。现在研究生刚毕业,老了,跳得不如从前了。”
 
啊,国标队呆过的,难怪这么不一般!我们系里好几届才出过一个进了国标队的男生。(国标是国际标准交谊舞的简称。)记得上次文艺汇演,国标队出了四个男生,四个女生,刷地站了两排。男生全穿着黑色燕尾服,女生全穿着白色连衣裙,女生穿上高跟鞋后个儿都跟男生差不多高。那架势就像在办集体婚礼。随着舞曲的提示,前后排男女各自配对,在台上如洁白的水莲花一般旋转绽放。
 
“你既然是国际队的,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跳舞?”这种地方都是些跳舞业余的来谈情说爱,或找机会谈情说爱。
 
“我女朋友刚出国,我一个人郁闷,就和几个同学一起来玩。”
 
又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不过像他这种条件说没女朋友,谁信呢!
 
下一支舞曲响起来了,他没再请我跳,估计是我的水平比起他国标队的搭档差太远,实在对和我跳舞没兴趣,就继续聊着。
 
“我请你喝瓶汽水吧!”
 
我想了想,一瓶汽水不过两毛钱,不会亏他太大人情,远远瞥了秦望一眼,他还在和小龙女交头接耳,根本没在注意我,就点点头,说声谢谢。
 
刚才跳舞出了一身汗,喝一口汽水,感觉好舒服!
 
“同学,能认识一下,留个地址吗?”
 
我喝了人家的汽水,就说,“我叫杨亦兰,没地址,刚毕业,居无定所。”
 
“那你。。。是一个人来的?”他其实想问的是我有没有男朋友。
 
“哦,我男朋友刚被人拐跑了”,我没好气地说。
 
“你的手伸过来一下,好吗?”他说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支笔。
 
我莫名其妙地把手伸过去,他在我的手心里写起字来,我感觉痒痒的。
 
写完后,我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李江陵,38楼208”
 
这个主意好,把联系方式写在手上,印在心里,就不会发生昨天在蔡元培雕像前的那一幕。
 
“我已经毕业了,临时住在留校的同学那里。过几天就要搬去工作单位报到。”
 
这支舞曲结束后,热情奔放的disco开始了,大部分的人都上去抽风,刚认识的李江陵也和他的同学们一起上去了,秦望也和小龙女上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寂寞的角落,把手中的汽水慢慢地喝完。
 
舞会通常最后一个舞曲都是disco, 因为节奏感极强,把气氛推向高潮。高潮退去后,曲终人散的时刻到了。我看到秦望和小龙女走在一起,好像他俩是一块来的,没我什么事儿了。我于是下了楼,打算一个人回那个四合院。
 
刚出学五,李江陵就跟了上来,
 
“杨亦兰,真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再见到你!”
 
“我常去学一学二吃饭,也许会在食堂碰到也不一定。”
 
“那就随缘吧。”说完他就挥挥手跟我说了再见,朝我相反的方向走了。
这时候,秦望也追了上来,从后面拉住我的手,说
 
“刚才那男的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我甩开他的手,“没什么,刚才跳舞认识的。”我才注意到小龙女居然不在他旁边,就打趣道,“怎么没去和新人共度良宵?”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一)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