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三)逼婚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三)逼婚

时间:2015-02-25 22:2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星期一白天我出去办了一天护照的事,晚上去音乐厅听了音乐。。。
 
星期二的一大早,我冒着被王萍的眼线盯上的危险,去了研究生楼找秦望。秦望说过不要来他宿舍找他,因为怀疑王莉是王萍的眼线。王萍如果知道我和他还有来往,就到系里告他。今天我不得不来,因为我面临着生命中的一次重大选择,实在不能再等了。我虽然已经几乎做好了选择,但还是想无论如何要给他一次争取我的机会,即便他选择了放弃,我从自己的角度已经尽力,无怨无悔。虽然我才和他交往了三个星期,从去天安门夜游那天算起。
 
我走进研究生楼,静悄悄,空荡荡,学生都放假走了,秦望出差回来也没提过要回家的事。倒是我跟他提过我八月份要考托福的事,现在也用不着了,去考也是去练练手,因为钱已经交了。秦望应该是因为我在学校才不回家陪我的,怎么这个我都没问过?光顾着腻在一起了。
 
我轻轻地敲了门,拜托,一定是你开门!想想已经整整三个晚上没有在一起了,他见了我会不会很激动?说不定一下会把我抱住。他们宿舍的人应该都走光了。等了一小会儿,门终于开了,是秦望!
 
“亲爱的,是谁在敲门?”帘子后面传出我熟悉的声音。
 
秦望见是我,迅速出门,随后把门带紧。他这个动作真是多余,我才不会冲进去呢!
 
我一句话也没说,离开门走了几步远,找了一块墙壁靠着,做了几个深呼吸,默默地对自己说,“兰儿你千万不能倒下!你今天来是说正事的,千万不能被眼前所见到的转移了目标。千万要冷静!”
 
秦望也缓慢地离开门,挪步走到我的前面,他的脸色苍白,眼神有些黯淡。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局面,我说,“你忙着呢?”
 
他说,“兰儿,晚上我去找你,给你解释好吗?”
 
“别,你千万别来找我解释,尤其是晚上!我今天来是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昨天已经有人向我求婚了,如果你还在乎我,就赶快到系里去开结婚介绍信!”我一口气激动地直奔主题。
 
“杨亦兰,你在威胁我?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愿意和谁结婚结去,不关我的事!我马上要去实习,以后你不要来宿舍找我。”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王萍威胁你要到系里告你,你就吓成那样?我现在和你说正经的,你倒觉得我在威胁你?你想清楚了赶快来找我,其他的解释我不想听!”
 
说完我就跑出了研究生楼。
 
一个月后。。。
 
我一大早去了妇科医院,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中午回到四合院午睡,为了孩子,我要养精蓄锐。下午两点钟,我刚睡醒,秦望突然出现在门口,
 
“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
 
我上了他的自行车,这次我没有搂他的腰。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浮在眼前。
 
那是刚刚说好我们尽量不要见面的第二天,我在学校小卖部吃馄饨。他突然闯了进来,坐在我对面,从书包里掏出几沓纸和一本TOEFL参考书,说,
 
“这是最新的托福考题,我帮你借的,我自己没考过,帮不了你太多。好好准备,别因为我分心。”说完站了起来,摸摸我的头,“我有事先走了。”
 
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居然湿润了。
 
还有一次,应该是更早,那时候王萍还没构成威胁。他带我去海淀的一家四川餐馆,点了一碗水煮肉。粉红色的肉片上撒满了红彤彤的辣椒小碎片和碾碎的花椒粒,浇了一层红油。闻着很香,吃了一口,又麻又辣。下不了嘴。我说,你怎么点这个?他说,习惯了会越吃越爱吃。我夹了一块肉,放到啤酒杯里涮了涮,接着吃。他坐在对面,笑嘻嘻地欣赏着我被辣得嘶嘶直叫。。。
 
今天他带我去了清华园,朱自清笔下《荷塘月色》的所在地。我猜想他之所以没去燕园,是不是还在顾及王萍的眼线?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路。路的两旁,是些杨柳。午后的阳光很热,而这条路却是阴凉的。因为放假,路上只我们两个人,静静地走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们的;我也像穿越了平常的自己,回到了过去的世界里。
 
太阳暖暖的照着,粉红色的荷花已经开到了极致,找不到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有的已经不那么精神,被艳阳照得有些无精打采的,正如刚刚睡醒的美人,侧卧在田田的荷叶上,叶子贴着水面,宛然随波晃动的碧绿的凉席。
 
“兰儿,关于咱俩的事,我想了整整一个月,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你有怎样的过去,我都要和你结婚!”
 
“过去?你还是不相信我?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兰儿,来得及,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去系里开证明,明天就和你去领证,明天晚上我就搬去和你一起住。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我有多想你!本来是这么简单的事儿,我这个傻瓜以前怎么就没想到?”
 
“我上次去找你,真的不是威胁你!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争取。”
 
“哦,你还在因为上次撞到我和春江在一起生气吧?兰儿,对不起。我解释不求你原谅,只求你理解。我是个男人,一个欲望很强的男人。你来找我的前一天晚上,她来找我打听考研的事。春江对男人很有经验,所以我。。。现在我找到了心理平衡, 咱俩扯平了!”
 
“扯平?你怎么就认准我有不堪的过去?我和你发展到哪一步,你知道的。如果我有经验,对你也会像春江对你一样,还能等那么久吗?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现在来争取你,才一个月的考虑,不算长吧,我们谈恋爱到今天一共才不到两个月。”
 
“你还不死心,那我再告诉你,我现在怀孕了!”
 
我看到他的右手扬到半空中,停了下来,紧紧抓住我的左胳膊。我刚好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溜肩上衣。他使劲地捏着,像要捏断一样,直到我叫出声才停了下来。
 
“孩子不是我的,不可能是我的。”
 
“谁说孩子是你的了?”
 
“兰儿,你真是莫名其妙,我好不容易接受了你的过去,你却又来了新的!”
 
“你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我,到现在还把我当成随便的女人。我结婚了,一个月前就结婚了,你这个傻瓜!”
 
。。。
 
我看到他双手捂着头,手指插到头发里,面对着荷塘,沉默了很久。。。
 
我看着他的背影,他那天穿了一件灰绿色的T恤短袖,站在粉红色的荷花前面。一丝风都没有,空气仿佛完全停止了流动,荷花的清香一点儿都闻不到。
 
假如他一个多月前带我来这里,说出刚才的话,我可能会高兴地跳起来说,“总算等到这一刻了。”然而今天物是人非,我已经不是昨天的我。
 
我多么希望能再变出一个同样的自己,和他结婚。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他站在那里,身材挺拔,连背影都那么帅气。他做事努力认真,学业优秀。 他对我的猜疑和脾气也都是来自我自己容易让人误解的“过去”。在众多北大精英里, 我只能选择一个。我已经做了选择,没有退路!
 
他环顾一下周围的景致后,头都不回地说,
 
“我真希望当初来的是清华这里,不是北大,我到北大最不幸的就是遇到了你!”
 
我终于忍不住,跑到他的身后,最后一次把他紧紧抱住,说,
 
“对不起!事情来得太突然,我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他抓住我的左手,回过头来,看着我胳膊上的淤青,说
 
“我送你回去吧。对不起我刚刚下手太重,你回去后换件长袖的衣服,别让你丈夫看到。”


燕园的粉红回忆(四十三)逼婚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