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燕园的粉红回忆(十六)

燕园的粉红回忆(十六)

时间:2015-02-25 22:1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我穿了粉红色的蝴蝶衫和白色的迷你短裙。裙子下面有一圈荷叶边翘起。拿了一把粉红色的塑料小伞,伞上有透明的碎花图案。一出宿舍门,兰花草那熟悉的吉他旋律迎面扑来。是夏草!她今天还自弹自唱:
 
我从山中来
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
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
看得花时过,
。。。。
 
在这悠扬的曲调中,我走出了昏暗的走廊,走进绵绵细雨里。。。
 
拿掉伞,仰天接受雨淋,小雨轻轻地洒在脸上,像是喷洒香水,雨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花香,含在嘴里,却有一点儿苦涩的味道,这不就是爱情的滋味吗?
 
一对一对的恋人,共撑着一把小伞,从我身边走过。。。
 
未名湖自然是必去的。路过古色古香的教学楼,红墙绿瓦在雨雾迷朦中把燕园变得如同天上人间。湖边的小山坡上铺满了二月兰,在雨中如同一团紫雾,这着实是一幅印象派画家的油画。走近这些小花,却见它们被雨淋得有些狼狈,也像是刚哭过的样子。我本想摘一把回去插花,看此情景,居然不忍下手。
 
也许今生注定要平凡,我宁愿像这二月兰在没人注意的角落开得淋漓尽致,也不愿委屈自己,像牵牛花一样攀援他人。
 
在爱情面前,我暂时还不想和被我爱而不爱我的妥协,也不想和爱我而我不爱的妥协。在这雨里,我的爱情理想又复苏了。
 
过了小山坡,未名湖在我眼前展开一幅宛若仙境的水墨山水画。湖中升起一层薄薄的雨雾,湖边的垂柳像渗入宣纸里的温润的绿色。画中还有一个红色的小庙,花神庙。
 
我绕到湖的另一边,登上了湖心的小岛。然后上了石船。湖水被雨滴打出一个又一个圆圈,散开去,相互交叠。。。
 
“同学,万绿丛中,你这一抹粉红,真是燕园一道奇特的风景!”
 
我顺着声音回头望去,原来是你!秦望。
 
 
我和他相遇在俄文楼。为了避免碰到唐明和夏草,我把上自习的地方从图书馆挪到了俄文楼。俄文楼是一座雕梁画栋的古式教学楼,离未名湖不远。俄文楼传达室住着一位阮教授,教俄文的。他爱人负责在楼里打扫卫生。 在俄文楼上自习还有一个好处是它偷偷开到十点以后。其它地方动乱以后为防止学生夜间集会就严格控制关门时间在10点。
 
我和阮教授一个月前曾提到我要找工作的事,正说话间,有个文质彬彬的男生推门进来,教授介绍说,他是秦望,也在找工作。。。
 
我见他一个人站在小岛上,没有打伞,背后是墨绿色的松树,显出几分文人墨客的风范。他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领子抠得严严实实。白皙的皮肤,一副黑边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真是风度翩翩。
 
“你一个人在这淋雨,也称的上是燕园的一道风景。”
 
他见我回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今天这身打扮真是漂亮,我都没认出是你!”
 
“怎么一下雨又碰到你?”
 
我和他上次见面是在一家五星级饭店。那时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阮教授给介绍了一个港商,说是有一系列合资企业。港商在饭店请客,我也被请去。目的是看港商有没有合适的职位给我。同去的还有秦望。因为我俩同是在校学生,对那一堆人谈的生意兴趣不大,便溜了出来,找了咖啡厅一个安静的角落。
 
“你为什么也想留北京?”
 
“我家在西安。我女朋友在北京工作。”
 
“西安?那你和我还是半个老乡。”
 
说到西安,我马上想到兵马佣。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人,他身材高大,气质高雅,会不会西安来的都曾有过皇家血脉,所以如此俊朗?女朋友?该是怎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眼前这个人。


燕园的粉红回忆(十六)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