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野营地的秋

野营地的秋

时间:2016-10-17 14:54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树叶斑斓的倒影投射在帐篷上,我躺在气垫床上,仔细观察顶棚的黑白影像,枝叶横斜,浓浅不一,一幅抽象画派的杰作。帐篷外,孩子的嬉闹声、犬吠声、还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已随着周末的结束如潮水般退去。间或传来收拾锅碗瓢盆的声音,刷子清扫塑胶布的声音,拉链的滋拉声,和车胎辗压碎石缓缓驶离营地的声音。鸟儿又占领了原属于牠们的空间,开始你一声我一声地对唱,颤音、和弦、分部、伴唱,咿咿呀呀,啁啾鸣啭,乐此不彼。

九月的天气已显示初秋的痕迹。天忽然高出许多,夏季的燥热彷彿经过了水帘的过滤,空气里只留下清凉。树叶依旧是绿色,在蔚蓝天空的映衬下发着耀眼的光。湖面的水也沉静下来,在微风下慵懒着,不愿蕩起波纹。连蚊蝇也感受到秋气的逼近,收敛起攻势,不再嗡嗡乱舞,咄咄逼人。

就在昨天,这里还是人声鼎沸。平静的湖面被独木舟、橡皮艇和孩子们的扑通声搅和得人气兴旺。营地里每块空地上都支着帐篷,泊着露营车。有的人家甚至挂起彩纸点起彩灯,一副要在这里长期安营扎寨的架势。人们有的拿着啤酒在折叠椅里边喝边聊天,有的在吱吱作响的油锅里翻弄着食物,有的用斧头劈开作篝火的木桩。空气里瀰漫着香喷喷的烤肉味儿,木柴燃烧的烟雾,和收音机里传来的低低的音乐。

但人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群居的生活,而是为了营地里的山路、湖水里的蕩桨、和沙滩上的太阳。偌大的公园里有长短不一的山路,难易不同,可以量力而行。背一个背包,带上水与食品,就可以出发了。厚厚的松针铺在小径上,鬆鬆软软,感觉是上了地毯。树林里夹杂着不同树,桦橡松杉,更多的还是枫树,兀自在那里默默生长。低矮的灌木和不知名的野花随心所欲地在林子里自生自灭。沼泽地里立着一枝枝指头粗细的树干,光溜水滑,倒映在水里,雪白地抢眼。

偶尔也会发现人工的凿痕,废弃的木屋,关闭的矿场,木桥横截在河水之上。走着走着曲折的山路忽然消失,眼前豁然开朗,一块巨石赫然矗立眼前。这里没有文人墨客的诗句,没有龙飞凤舞的刻字,连个标誌都没有,但你知道来到了观景台。登临远望,湖光山色尽收眼底。这时歇歇脚,卸下背包,拿出水瓶和三明治,坐在石台上边吃边欣赏着湖面的全景,平静的湖面和环绕四周的群山。吃完了再环视四周,依旧是湖、山、树,这景色从大冰河期结束后就在那里,也会在你我消失之后依旧存在下去。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但我更喜欢下到湖边,和湖水在一个水平线。湖边散落着稜角不一的石头还有搁浅在岸边的树干,水里的水草顺着水流青丝缕缕。除了风声,见不到人影。

都说大自然是充电器,能够疗伤和舒缓压力。只一个周末,你感觉出去了一个星期,浑身散发着树林的清香,脸上也是焕然一新的朝气。九月最后一个长周末后,营地将关门打烊,能有这个机会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最后一次露宿,是对夏天最好的道别。这之后,红烧半边天的枫叶将点燃青山绿水,树叶脱尽之后,是漫漫的林海雪原。明年,谁又会去想明年呢?还是趁现在让我仔细品味安大略的秋。(寄自加拿大)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