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愿意

愿意

时间:2016-06-04 19:2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人家都说世间最好吃的是妈妈做的饭。偏偏我妈她最不擅长烹饪。

平时家里都是我爸做饭。我爸经常出差,一去就是几个月。妈妈有时候下班很晚。迫不得已,我很小就学会了用蜂窝煤炉子做饭,然后去食堂买两个菜回家来解决晚饭。

有次我妈心血来潮,听人说莴苣叶有益健康,就买了许多素炒了来吃。可是火候过了,又黑又苦,那滋味到现在我还记得。勉强吃下去,心里想,下回千万别做了,还不如吃食堂。最后大半是妈妈自己吃掉的。

人家也说世间最温柔的是妈妈的手。可是我妈妈不习惯用身体接触来表达感情。

印象里,只有一次她拉着我的手。我那时上小学四年级,黄皮寡瘦,只吃不长。大人们怀疑我肚子里有蛔虫,给吃宝塔糖打虫。宝塔糖吃了许多,虫始终没打下来,有一天人却在学校晕过去了。

我妈怕我是得了肝炎,或者什幺别的更严重的病,着急带我去医院检查。这天要起个大早抽血,不能吃早饭。妈妈领我去抽血,然后送我回学校。路上,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月饼给我,还是暖和的。彼时我们住在偏僻的山区,月饼是个稀罕的东西。我有个弟弟,平时有什幺好吃的,两个人总抢,抢吃抢喝,抢爸爸妈妈的时间和关注。那天一整个月饼全归我一个人,好奢侈。

她还拉着我的手,她的手也是暖和的。妈妈是个会计,因为拿钢笔,中指上有厚厚的茧。还有蓝墨水的印迹。上班迟到了要扣工资,她拉着我急急地往学校去,我三步併作两步才能跟上。可是我挺开心,不管怎幺说,那一天,妈妈全归我一个人。

人家还说世间最细腻的是妈妈的心。我小时候却觉得妈妈的心一点不细腻,脾气还很倔。我的脾气也很倔,像她。

山区冬天阴冷潮湿,我的手长满了冻疮。妈妈每天晚上总是在织毛衣。可是她给我织的毛衣,袖子特别长。而且有段时间流行粗毛线和棒针,织成以后特别厚,穿在身上简直像盔甲一样。再加上特别长的袖子,看起来十分怪异。我已经上中学,不想穿着这种像盔甲一样的毛衣去学校,怕被自己喜欢的男同学看见笑话。可妈妈一点也不懂我的心,必定要逼我穿上才罢休。

我一出门,逃离她的视线,就把袖子高高捲起。上课的时候我一边听讲一边用手抠毛线,想说如果抠出洞来,就可以不再穿这让人难堪的毛衣了。可是除了换来一顿骂以外,并没有用,就算有洞,妈妈总能有办法补好。我怪妈妈固执,一点都不懂我的心思。

后来我十六岁就离家求学。急切地想离开家,去远的地方,见大的世面。大学毕业,如愿以偿,去了繁华的大城市,有了体面的工作。奋力打拚,很少回家,总想着以后的时间还长呢。哪知道以后的时间那幺短。

妈妈去世的时候, 相隔千里之遥,噩耗来得突然,竟来不及见最后一面。一路泪流如涌,舟车飞奔赶回。一打开家门,居然清晰地听到妈妈唤我的声音。那声音不是在耳边,而是直达心灵,是通过全身的每个细胞和所有感知「听」到的。那声音如此地清晰,如非亲身体验,任谁说我都绝不会相信。

如今悠悠二十载,死生相隔。

妈妈,如果您也能「听」到我,我只想告诉您 :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愿意常常吃黑而苦的莴苣叶,愿意再去医院抽次血,愿意每年冬天都穿盔甲一样的毛衣。

(寄自堪萨斯州)



愿意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