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有小芳的知青日子

有小芳的知青日子txt下载

时间:2015-02-25 20:1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九七五年夏,转眼高中毕业了,三年的高中生涯,同学们恋恋不舍的,尽管“文革”时期,社会处于个人崇拜和意识形态的亢奋和狂热之中,但是校园内还是相对平静,环境整洁、窗明几净、秩序井然、校风良好。

我们的班主任,数学课朱老师。除了书本知识,同学们还常常能从朱老师得到了许多富含哲理的故事和做人处事道理,非常受用。朱老师魁梧身材,形象潇洒,声音浑厚,颇有几份将军的范儿。可惜个头只有1.68米,二等残废,属于大龄青年,高不成低不就一直在找媳妇,在我们上高三时,终于在郊区的一个中学,找到了可心的另一半。由于朱老师个头矮一点,那就把“老师”上边去一点,我给起了一个昵称“老帅”,同学们就都叫开了,可谁也没有告诉朱老师是什么缘由。

我们几个男班干临下乡前,作为班主任的跟屁虫,大家筹钱买了酒菜,提着酒菜来到老师家,师娘给我们做了一大桌子菜,我这从来没有喝过白酒,也因大家要分别而伤感。和大家一起喝了起来,推杯换盏,一不留神喝了半斤白酒,脸不红心不跳,方知自己喝酒还挺有潜力的。

酒足饭饱后,老师最后一次给我们训话。“你们马上就要下乡了,你们不再是孩子了,是要对自己言行负责,否则吃亏的是你们自己”。我送你们八个字----“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为了加深我们的印象,给我们讲了一个“右派分子”怎样诞生的。

一位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分配到设计院,当年广大知识界以为整风运动真是反对党内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特权思想,方法是和风细雨,所以大家都是真心实意地给党提意见。那天,由于他的工作很繁重,室主任让他留在设计室工作,不要去设计院会议室参加会议。但他工作了一个小时,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告诉身边同志,我去去就回,果然很快就回来了,开心的继续工作。没想到却来了一场暴风骤雨的反右派斗争,沉重的右派帽子伴随他大半生。

对“老帅”,我真的挺感动的!我下乡时,父母都没有和我说这些语重心长的话。我们那时下乡,中央已要求各地按照“知识青年统筹解决”的指示,切实解决下乡知青的实际问题,做好下乡动员工作。提出不再将城镇知识青年安置到省外的兵团、农场和农村分散插队落户。安置不单纯是分散插队,有条件的地方可厂社挂钩,集体安置,厂社挂钩实行“三集体一分散”(即集中吃饭、集中住宿、集中学习和分散劳动)的“知青点”,也可建立知青农场或知青生产队,也可厂社挂钩仍分散插队。

我母亲是在煤炭系统工作,下乡条件比较好。我是随煤炭系统下到一个煤矿下属农场知青点,农场每天工作8个小时,这两年工作一天,一个工分(10分)合1.20元左右。若我是1天挣8分,一个月(30天)挣28.80元,当时工厂学徒工人,每个月才挣18元。想想也挺高兴的,兜里可以有一沓钞票了。要走了,得去看看冰洁呀!就要和冰洁分开了。心里还挺惆怅的,我们俩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分开过。



有小芳的知青日子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