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玉兰花开

玉兰花开

时间:2016-08-14 11:28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玉兰花是我从小所深爱的花朵。夏日炎炎时,在台湾各地四处可看到卖玉兰花的小贩,通常一串十朵,象牙白的色泽,香气馥郁迷人,百闻不厌。我每撞见必买一串来闻香,虽然知道它通常次日就萎谢枯黄了,还是捨不得不买。台湾人常用玉兰花来供奉释迦牟尼,因此玉兰花在台湾民间也有着佛教的意象。

被誉为台湾本土文坛第一才子的吕赫若(1914-1951),曾在他的小说作品〈玉兰花〉中,用玉兰花的清香悠远,来隐喻台湾的传统文化和深厚人情,所以玉兰花在台湾文学中早就具有它独特的文学意象。

吕赫若的妻子正好叫「苏玉兰」,不知是否有巧合之处?看来数百年前从中国漂洋过海传来台湾的玉兰花,早就被台湾人诚心接纳,成为台湾本土文化的重要象徵了。但很多台湾人却都不知道玉兰花除了观赏、闻香、薰製花茶外,还能烹製成迷人的美食。玉兰花与海蜇、鸡丝、牛肉丝同烹,或凉拌,或清炒,都可以做出几道花香扑鼻的雅菜来。

食用玉兰花,当然以有机栽植者为佳。为了在美国加州的家里拥有一株玉兰树,我真是煞费心思。玉兰树在台湾很常见,在美国却很罕见,而且身价高昂。通常一株一公尺高的玉兰树,就索价一百美元以上。三年前我跑遍了附近的苗圃,好不容易才在某家专业苗圃看到一株玉兰树,阔叶油大碧绿,正开着朵朵白如象牙的花朵,枝桠上竟还有不少浅绿的花苞。我毫不犹豫地买了回来,暂时放在前院的花盆中。玉兰花的花期长达半年,在豔阳下迎风招展,花香扑鼻,刚好我四年前种的栀子花也盛开,家中充满南国的夏日气息,使我每天都不想出门,只想在家採花闻香赏花。

台湾的玉兰树虽多,通常种在高山上,据说最大产地在屏东县高树乡,其次为盐埔乡。玉兰树是一种很娇贵难养的乔木:它需要许多雨水的浇灌才能长得茂密高大,但雨水又往往使树叶滋生病虫害,根部也容易受损。尤其是下雨天花盆积水时,根部容易腐烂而死。台湾平地上的玉兰树常绿叶发黄或长出黑色的霉斑,在梅雨季节甚至还不停地掉叶子,被雨淋得奄奄一息,就是这个缘故。

玉兰树并不是热带植物,而是一种温带的高山乔木,而且品种很多。我买到的那株玉兰树,在美国通称为「喜玛拉雅玉兰」(White Fragrant Himalayan Champaca),原产地是喜玛拉雅山区,喜欢清凉乾爽的气候,和微量雨水的滋润。除了象牙白外,这种玉兰花也有橙黄色的,花型比台湾的稍微短小些,但香气更加浓烈。一般的玉兰花学名为Michelia alba DC.,在上海被称为「白兰花」,在云南称为「缅桂花」,也是厄瓜多尔的国花。

我家这株玉兰树所开的花朵,虽比台湾的要小一些,香气却更加浓烈。我花了一番心思,才在庭院里找到适合栽植的角落。有些栽植玉兰花成功的园友告诉我,在冬雨夏乾、昼夜温差大的加州硅谷栽植玉兰树,是一种挑战;但如仔细呵护,也可以挑战成功。他们说,玉兰树怕热又怕冷,这里的冬夜有时气温会降到摄氏零度以下,可能会把玉兰树冻死,建议我只将它当成盆景观赏,而不要种在庭园中。平时放在户外,冬天再移入室内,只要日光充足,浇水适量,它就会一直继续生长,生生不息。

我不怕接受挑战,决定要在院子里种活一株玉兰树。结果我发现玉兰树果然颇为娇贵脆弱,需要日照,又不能晒太多太阳,否则绿叶会晒焦。加州的阳光比台湾狂猛,玉兰树有点受不了。我将这株玉兰树盆栽先摆在全天日晒的前院,观察了半年之久,发现它虽然花开不绝,但有一半的绿叶被加州的骄阳给晒焦了。于是决定把它种在半天日晒的北窗前,位于我家屋门左边,一开门便可闻到花香,而且从餐厅望出去便可看到它美丽的身影。

那个位置阳光充足又不强烈,暖和不炙热,恰好适合玉兰树的生长。我发现玉兰树在冬天时绿叶仍不枯萎掉落,就跟松柏一般地葳蕤长青,为寒冷萧瑟的冬日带来生气和活力。前年冬天特别寒冷,晚上不时下霜,外子怕玉兰树被霜冻死,特别用塑胶布将它盖起来,反而把一些绿叶给闷枯了。原来玉兰树真的很需要阳光!我们赶快将塑胶布移走,它果然又逐渐恢复生机,长出新的绿叶来。前年冬天加州特别乾旱,几乎没下什幺雨,我家有不少花树都枯死了,包括那株得来不易的含笑花。有的虽没枯死,却只长叶子不开花,如我前院的几丛芍药花。难得的是这株玉兰树不但生气勃勃,而且从去年六月起就不停地打苞开花,每天至少有十朵之多,原来它不但耐寒,而且耐乾旱!

我于是準备享受辛苦耕耘、快乐收割的喜悦。据说玉兰花炒鸡丝,滋味甚美,决定做来一尝。但这道菜必须用将开未开的玉兰花苞来製作,香气才浓郁。七月下旬正值三伏天,含苞待放的玉兰花苞往往一不注意,便被太阳给催开,香气马上变淡了。于是我那几日每天都在跟阳光赛跑,在清晨或黄昏採集玉兰花苞,每天大约可以採到两三个。我也先买好了鸡胸肉,将它切丝,用蛋白、太白粉、糖、盐、料酒等腌过。三天后我终于收集到八个玉兰花苞,可以动手製作了。

我先起油锅,用中火将腌好的鸡丝炒至八分熟盛起,再放入那八个玉兰花苞略炒,最后放入炒熟的鸡丝略拌,以鸡汤勾芡,盛在一个白底蓝花充满中国味的瓷盘中,当成那天的晚餐主菜。我迫不及待的夹起鸡丝一尝,发现那些鸡丝不但鲜嫩味美,而且带着浓浓的玉兰花香。再夹起玉兰花苞一尝,只觉浓香扑鼻,花瓣虽稍带苦味,但苦后回甘,清热解毒,真是一道令人暑热顿消的夏日雅菜啊!(寄自加州)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