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咏荷

咏荷

时间:2016-07-11 11:02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爱上荷花,最早始于周敦颐的美文〈爱莲说〉。在周敦颐笔下,荷花美到了极致,是高贵无瑕的仙女。当时我正在北方的乡村小学读高小,村子远离江河池塘,自然没有荷花,我想像着荷花的美丽。后来,看到张大千画的墨荷,张大千笔下的荷花没有端庄清丽、妖娆婀娜的花姿,不强调外形美,突出荷花的风骨和张力,荷花的茎不再是亭亭玉立的中通外直,而是欲飞欲动,斜刺里冲出,有刺破青天锷未残的力度。我震惊了,原来还有这样刚劲、强势的荷花,颠覆了我对荷花温文静雅的认知。一百个人看《红楼梦》有一百个林黛玉,同样,一百个人欣赏荷花,会有一百种荷花。

荷花一年四季各有美景,犹如镶嵌在水中的四扇屏,用不同的美装点着四季。

春末夏初,百花次第谢去,荷花应时而生,伸展翠绿腰肢钻出水面,先露出绿玛瑙似的尖尖角,再托出翡翠盘似的绿叶,赶上斜风细雨,摇曳生姿,露珠滚滚,雨打荷叶发出脆亮的声响,初露的尖尖角鹤立鸡群,是这场绿色交响乐的指挥。性急的蜻蜓飞来,落在小荷的尖尖角上,等待嫣红的花瓣和嫩黄的花蕊从蓓蕾爆出,第一眼看到荷姑的美艳。原来,蜻蜓也是个多情种,说不定是宝哥哥转世的呢。

盛夏是荷花的嘉年华,各色荷花奼紫嫣红次第盛开,玉蕊摇珠,流霞映照,婀娜妩媚,艳而不妖,雅而不俗,翩然有林下风致。恰是杨万里描摹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状貌。在江南,相传农曆六月二十四日是荷花仙子的生日,也是女人们的盛大节日,姑娘媳妇们穿上漂亮衣服,鬓插水灵灵的鲜嫩荷花,或三五一伙乘坐画舫,或姑嫂姊妹乘独木兰舟,穿梭在荷花丛中,人面与荷花相互映衬,美成了一片,艳作了一团。有的对着耳朵呢喃,说着悄悄话,说到会心处,或是说中了心里的那点小祕密,便羞红了脸,发出嗤嗤浅笑;有的则用软语莺声,唱起了曼妙清越的古老南音,有板有眼,字正腔圆,在波光蕩漾的鲜花绿叶间回响。荷花仙子知音律懂戏文,频频点头,是讚许,更是在为演唱的花旦击打节拍。

到了秋天,荷塘开始萧条,呈现出颓败。这萧条是丰收的萧条,这颓败是收穫的颓败,蕴含着喜悦和憧憬。开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荷花开始凋落,质本洁来还洁去,回到来时的水中,化为氤氲的花泥滋养栖息水下的荷魂莲魄。花瓣落了,露出了莲蓬,由翠绿到灰褐,莲子成熟了。女人们坐在大木盆里,一只手划水,另一只手採摘莲蓬,江南女子的手十指尖尖,白白的,嫩嫩的,像细藕一般,动作灵巧,如凤点头燕剪尾;把採到的莲蓬拿回家,剥出莲子,製成莲子茶,熬成莲子羹。莲子上沾着女人的体香,製成的茶熬成的羹,一定是甜津津香喷喷。荷乡的男人们真的好福气。

冬天荷塘另外一番情趣。满塘零落狼藉的断梗、残枝、枯叶,组成鬼画符般的图案,像诡异的天书,天上变幻的蹊跷云,让人遐想无限。下雪了,蓬蓬鬆鬆的白雪降落在这断梗、残枝、枯叶上面,成了冰雪雕塑,有的看上去像高挂的灯笼,有的像蠕动的白毛虫,那棵头上顶着枯荷叶的,不就是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的巫婆吗?在冬天的荷塘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仙子们,一个个成了超现实主义的雕塑大师,再现着达利的作品,演绎着冬天里的童话。而冰雪下荷花的胚胎,正在孕育成长,準备迎接下一个轮迴。(寄自麻州)



咏荷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