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由“上海酱鸭” 想起的。。。

由“上海酱鸭” 想起的。。。txt下载

时间:2015-02-25 20:34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上海酱鸭

小时候父母在北京上班,我和哥哥在上海自己住,起先有外祖父和保姆,但老人过世后我们就开始自己过,开始了我们的猴子大闹天宫。那时自己刚上初中,哥哥则刚开始工作,每个星期在我家“爬梯”,反正家里没大人.当时父母把他们工程师工资的一大半都寄给了我们,好像是一百多元,那是七十年代啊,已很值钱了,是朋友们中的贵族。我们偶尔还会请朋友去“红房子”当时上海唯一的高档西餐馆,可一顿海花,到了月末就入不敷出了。:)

 

哥哥的朋友高中都是文艺活跃份子,当时时兴手风琴和口琴,我那时也常常梦想自己会弹钢琴,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降临,可惜,只到如今自己也只会在家里用女儿的钢琴弹弹儿童歌曲。当时家里就是夜夜笙歌,哥哥的朋友是上海绿波浪餐厅的师傅,经常一下班就带着单位剩下给员工的菜先来我家分给我们一大半,不知道他姆妈在家里的弄堂口已翘首盼望好久了, 姆妈到现在也没搞清那时为啥拿回家的菜老是那么少? 

 

当然大厨们也会经常露一手,记得那时香港的表姐去法国留学,嫁的法国新郎,希拉克手下(法国原总统,他之前任巴黎市长,表姐的先生搞政治的,原来在市府里工作,都是些老黄历了)。他们来中国过年时,我哥哥的七,八个厨师学校毕业的同学都一起出场,买,汰,烧了整整一天,终于上了一桌高水准的酒席,从拼盆刻花到炒菜,热汤和甜点,完全把外国朋友给镇住了,要说他们那时也就是17,18 岁的小伙子,可惜没有酒席的留影,因为相机那时也是高档货呢。当时的冷菜就有我喜爱的上海酱鸭。

 

 

过年我们若不去北京和父母一起过年,就会去朋友那儿一家家吃过去,朋友的父母们过年的菜里也一定有酱鸭的。 后来哥哥去上了大学,又和他原来大厨的朋友做起了房地产,上次过年回去朋友在他3亿豪宅自己家里的餐厅请了我爸妈,哥哥和我们全家一起吃了饭,让他家的厨师做了我最爱的上海酱鸭。 那天无论菜肴还是摆设,和高级饭店的没啥两样,不过更清淡可口,鸡鸭都是自家农场有机的。还参观了他的厨房,是饭店那样的大炉子,怪不得味道好,当然他家厨师的手艺也高,朋友笑称他家的厨师是被他调教出来的。:)

 

每次回去都是如此招待,最让人留恋的还是我们席间大谈特谈少时的那些趣事和糗事:什么我们老是去偷用隔壁老头炉子上的热水,被他发现,那时都是煤球炉,我家的炉子老灭。什么隔壁邻居天天半夜搓麻将通宵我们无法睡觉和复习考试,找了朋友去公安局和邻居论理。什么太公过世时远房亲戚带了家里的男人们想来占房子,这一帮十几岁的朋友一起留在我们家里手上带着家伙准备和他们开战。就连我结婚时的新房也是朋友帮忙装修的,我结婚时父母在国外,亲戚没太请,一帮朋友都来了,他们警告我先生若待我不好,他们会来美国找他算帐的。哥哥结婚也是一帮朋友帮的忙,如此如此。。。。经常大家捧着肚皮笑得前仰后合,这个朋友是我和哥哥少时记忆的见证人。

 

话归正传,本小姐那时候是不干活滴,爬梯是哥哥的朋友煮,平时据哥哥说是他每天晚上烧完了等我夜校上外语课完了回来才一起吃,又加上后来有个别哥哥的同学开始喜欢慢慢长大的本小姐,当然都会时不时小献一点殷勤,造就了啥都不会干的本小姐,风水轮流转,本小姐转眼成了本大嫂,厨艺来美国之后被逼得也开始长进。



由“上海酱鸭” 想起的。。。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