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硬朳丁

硬朳丁

时间:2016-08-27 11:1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桃园观音一带的客家庄,早年田亩遍植稻禾,鲜有农人栽种果树。野生的芭乐树,是大自然赐予小孩子打牙祭的甜美果实。在离家三百公尺外,茄苳溪对岸的荒野坡地上,有一棵红心芭乐树。阿婆说,这棵果树是鸟从异地衔来的野生种。果实小,肉薄,子多,表皮斑斑疤疤的如遭火纹。外观集所有芭乐的缺点于一身,但因内里是红心的,在客家庄稀有珍贵,水涨船高。

夏日,溪水涨起,果实纍纍。小孩们的眼光开始聚焦此处,他们越过了桥头,在桥尾踟蹰不前,巴头探脑的。那块荒地上,有三座纳骨塔,足让小孩子怯步,每年只在扫墓时节方有人群进出。客家人扫墓,大抵会提早在三月间,我会乘时随人群进入,观察红心芭乐生长的情形,也会特别多看一眼,那个名叫张天师的流浪汉,他席地幕天,生活在此多年,究竟他的家当是如何收藏。垢面蓬头的张天师、纳骨塔、咿呀作响的茂林脩竹,在同侪的眼中,这个场域,隐隐流动着一股不为人知的气息。

眼看时机成熟了,我草拟了猎果计画,锁定胆小的堂弟结伴同行,此举是为了避免哪朝一日,他壮大后弃我不顾单独行动。我取一张保生大帝的符咒,置于胸前。左线预备,右线预备,顿时,我好像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像枪声,突然狂奔了起来,到位后连果带枝胡乱拉扯一番拔腿就跑。跟在后面的堂弟,每次都哇哇地哭着出来,责怪我在关键时刻未善尽提醒告知。红心芭乐是客家庄难得的人间美味,外皮呈黄的芭乐成熟甜美,焦皮中透白的果实咬来脆口,即便在慌乱中扯下深绿色未成熟的芭乐,在反覆咀嚼后也会苦尽甘来。食髓知味不可自拔,堂弟从未放弃。一个周末午后,我们进去后骇然发现果实数量大减,若历洗劫。惊惶当下,猛地,看见了张天师,一双眼狠狠地瞪着我们。堂弟一慌,跌了跟头。

「硬朳丁也摘,会食死人啦!细人也敢偷食咧!」张天师大声吼咤,表明那棵树是他的。

「阿婆讲係鵰仔种个,你乱讲。」堂弟摔出了英雄本色,怒气沖天以客家话回嘴。没错,凭什幺说我们小孩子是偷摘的,阿婆确实说过鵰仔,鸟,才是红心芭乐的主人。我连忙帮腔壮势。

张天师一时心虚,语塞。

硬朳丁,客语海陆音,指的是尚未成熟的番石榴。丁,小立方体。事件之后,我们仍然挡不住诱惑,时有行动,但也发现採果者不乏其人。

一个月过去了,我和几个同学走着,在桥头被张天师叫住。他微笑地作势要我们过去,彷若发现了什幺惊天的祕密。他说自己昨夜在睡梦中,被麻雀声吵醒了。嘴里咕哝着,怎幺半夜有麻雀叫呢?起身后发现芭乐树下,有一个吱吱喳喳叫不停的女人。张天师一派轻鬆,说自己鬼见多了,回头呼呼睡去。没一会儿,又听见「啪」的一声,像是孔雀开屏,搧得他鬍鬚朝南飞起,侧身一看,有个男人穿着斑纹彩衣,衣服上还有很多牛眼睛的符码,「咯咯咯」的和麻雀女人争论着地盘。最惊人的,在白朗朗晃悠悠的月下,张天师发现芭乐树上,有一个长相酷似猫头鹰的人,黑着眼圈,肯定是长年熬夜不睡觉,就沉默地坐在芭乐树上,江山早就是他的了,一副谁也别争的架式。

这消息很快传开了,有几个嘴馋的同学,一度怀疑是张天师在扯淡。我却直觉张天师说话虽然巴三览四地,但与阿婆的说法不谋而合,可信度极高。经我仔细分析后,再也没人敢踏进荒地一步。第二年,我已上了国中,偶在路上遇到张天师,老感觉他嘻皮涎脸的,特别是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睥睨之意。又一次,我发现他口袋鼓鼓地,「咚」的一声,掉下一颗红心芭乐来。我当场怔住、停步,一路目送张天师,没入那荒地的竹林里。

惊觉自己被骗了。仔细推敲,是那次和堂弟用来堵张天师的「鸟」话,被他随葫芦打汤地瞎扯,反将了一军。硬朳丁,这又硬又小又鸟的事,如火纹过,多年后犹见疤痕。



硬朳丁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