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小香港与罗布泊

小香港与罗布泊

时间:2016-07-29 13:4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翻过天山支脉,就到了真正的南疆,到了库尔勒。公路两边的山势嵯峨怪异,风景绝佳,石山上竟有沙山,这种地质是如何形成的?

看到了一片片绿洲,看到了几万亩的湿地盐硷滩,全是一望无边的芦苇。库尔勒,这里为何又成了蒙古族自治州?它的全称叫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新疆这块土地十分有趣。后来才知道,这里的蒙古族是「东归」一族,蒙古土尔扈特部一支。土尔扈特部是清代厄鲁特蒙古四部之一,十七世纪三○年代迁徙至沙皇未统治的伏尔加河流域一带,成立了土尔扈特汗国,地位与沙皇平等。但后来不堪忍受沙皇的统治和镇压,以及对草原牧场的侵占、让土尔扈特人打仗当炮灰,为救自己民族于危亡,决定东归回到祖先一百五十年前居住的新疆。西元1770年,年轻的渥巴锡带领三万土尔扈特人悄悄分三路浩浩蕩蕩踏上了归国的征途。但沙皇认为这些蒙古人回国是他们的耻辱,派军队一路围追堵截,但土尔扈特人奋起反抗突围,袭击俄国的驻军、歼灭他们的增援部队、摧毁了他们的要塞,穿过冰封的乌拉尔河,进入大雪覆盖的哈萨克草原,将追击的俄军远远抛在了后面。在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八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之后,终于回到祖国。这一发生在亚洲草原上的壮举轰动世界。回归的土尔扈特人有一部分被清廷安排到巴音郭楞草原,这就是这个州的来历。

在吐鲁番就听说库尔勒是小香港,以为是开玩笑的,远离沿海和内地,这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怎幺会有香港一样的城市?但是到了库尔勒,就像跟我们此前到嘉峪关市时一样令人惊讶。而库尔勒的惊讶更加出人意料。我不好说库尔勒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我说是中国最漂亮的城市之一总可以吧。没有任何夸张。市区高楼林立,绿树成荫,街道规画大气整洁,一尘不染。蒙古包顶的高塔屹立在山顶,街上行走着许多穿蒙古长袍的男女。这里的城市管理绝对一流,经常有内地城市的人来此学习取经。这不是讽刺吗?说白了还不是花公款来南疆旅游吗?你如果用心,钱比南疆多,城市历史比南疆久,用得着学吗?不就是不作为幺?

库尔勒在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州,相当于两个江苏大。距死亡之海、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七十公里,也被称为古丝绸之路上的咽喉。库尔勒是维吾尔语「了望」的意思,也称梨城,这里的香梨享誉全国。古时,这里称焉耆,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也称乌耆、乌缠、阿耆尼。《西游记》中称这里为「乌鸡国」。包括今焉耆、库尔勒,和顾、尉犁一带。最早属匈奴,西汉神爵二年(西元前六十年),西汉在乌垒设置西域都护府。

这里年降雨量为58.6毫米,有孔雀河穿城而过,而境内塔里木河流经全境,有着名的博斯腾湖、巴音布鲁克草原、天鹅湖、巩乃斯林海。境内还有海拔六千九百七十三米的木孜塔格峰。

当我们夜游孔雀河的时候,我们没有丝毫感到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也没有感到是在南疆。我们惊叹这个城市的三河连通工程,感叹这里的官员的能干和敬业,感叹他们的胸怀和气魄,感叹他们的视野和能力。三河联通:杜鹃河、鸿雁河、天鹅河。而联通后的河叫孔雀河,就是与孔雀河联通了。而且,这三条河全是人工河。河流之宽阔、之浩蕩、之美丽,无与伦比!音乐喷泉壮观,两岸的民族特色建筑众多,高层住宅鳞次栉比,倒映在粼粼波光中,恍如来到香港。这是想像力的胜利,特别是当地一把手的想像力和敬业,决定了这个城市的崛起。而开挖三条大河调节空气,这该要多大的大手笔!库尔勒的城市改变可说是翻天覆地,我在南疆的这些天里,鼻子乾燥难忍,但库尔勒让我回到了湿润的南方。

尉迟县的胡杨还没到金黄的时候,我们还是得去那里。我们要去看传说中的罗布淖尔和神祕的罗布人。罗布人的胡杨林紧靠塔克拉玛干沙漠。已经有沙漠的景象了,沙丘一个接着一个,但维吾尔人种的棉花也一望无涯。

罗布人就是罗布泊人。罗布泊和楼兰都是在丝路上有名的城市和湖泊。城市不明不白地衰落了,罗布泊也在离我们很近的时间里消失了。在楼兰废弃之后的一千年或者两千年里,罗布人沿着孔雀河逆流而上,到达现在的尉迟,在水面广大的地方捕鱼猎兽。因为罗布人的祖先就是干这些的,而不会稼穑。库尔勒当然是在孔雀河上游,而楼兰与库尔勒在当地的发音一样。有人就猜测楼兰衰落后,那里的居民都搬迁到了库尔勒。

尉迟之名在汉代就有,就是罗布淖尔的意思。罗布淖尔係蒙古语音译名,意为「众水彙集之湖」。楼兰王国是在三世纪神祕「失蹤」的,但罗布人还是生活在这大片的罗布泊的海子边,当年这里的海子星罗棋布,靠水吃水,那幺多的鱼足够他们生活。张骞出使西域后向汉武帝上书说:「楼兰,有城廓,临盐泽。」罗布人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不种五穀,不牧牲畜,唯一小舟捕鱼为食。」其方言也是新疆三大方言之一。这个食鱼民族,喝罗布麻茶,穿罗布麻衣,丰富的营养使他们大多长寿,八、九十岁都会驾船捕鱼,一百岁还有当新郎的。但直到1949年,他们还在原始社会。

他们究竟属于哪个民族?据说有蒙古血统,也有维吾尔血统,讲维语,但维吾尔人听不懂他们的话。奇怪的是,他们的方言与远在福建的闽南方言相近。可是富裕的福建人不可能万里迢迢到这个不毛之地求生。历史没有任何记载,他们也没有赶上五十六个民族划分,现在他们不属于任何民族,只是叫罗布人。罗布人就像他们捕鱼的用胡杨树凿的独木舟一样,他们永远是孤独的人。

这些孤独的人被发现还是在清朝,乾隆二十二年,围剿沙拉斯、巴雅尔等叛乱分子的朝廷士兵搜山搜湖时,在沙漠的海子里搜出了许多穿罗布麻衣和鱼皮衣的捕鱼人,这些人言语不通,不识五穀,不识风经礼拜。他们可能是鲜卑人的一支。有言之凿凿的说法是:现代罗布人的起源,他们的祖先是蒙古人,但在罗布泊与玛沁人相遇,不久融合。也有汉人的特徵,属突厥人种,也是维吾尔的一支。他们先是信佛教,后来一个叫玉素甫‧色喀拉的「大毛拉」把军队带进罗布城,凡不改信伊斯兰教的格杀勿论。于是他们信了伊斯兰教,属逊尼教派。

在这块有水的土地上,先后住过塞人、汉人、土火罗人、羌人、吐蕃人、吠达人和多浪人。罗布淖尔,古代也称过浦昌海、盐泽、泑泽、牢兰、临海等稀奇古怪的名字。

我们来时,塔里木河正进入洪水期,水很浑浊,流速急遽,捲起一个个漩涡。没有想到有这幺大的水,无论怎样渗漏,也可以浇灌沿途的村庄。一些高大的胡杨和红柳都淹没在水中。而巨大的沙丘正在奔往远处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到处是死去的胡杨,也到处是生长的胡杨。这里的胡杨林一直通向大漠,因为有水,它们生机勃勃。

在这个人造痕迹太重的罗布人的村庄,我们看到了几个罗布老人,在塔里木河畔浑浊的水边,在胡杨树下闲坐着。他们沧桑无比,皱纹满脸,身体安静,不再在海子里驾船捕鱼了。他们的头顶,一些作为装饰的乾鱼,在风中摇摆,好像死去了一千年。历史中的罗布人,将要成为一个传说。

(寄自武汉)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