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雪的明信片

雪的明信片

时间:2016-06-01 13:35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几次陪老婆回东北农村老家过年,都选在隆冬大雪春节之前。

有一回,我们决定在春节前自己开车从北京回东北,老婆问我:「你不觉得东北的冬天苦寒吗?你觉得回去有意思吗?」

我知道老婆的意思,因为在东北的冬天,即便是过年春节之际也到处尽是白茫茫的雪地,什幺事都没法做,除了寒冷就是寒冷,人们就只能没事干地躲在家里吃吃喝喝打麻将,这样的无聊让她感到痛苦。

可是对我这来自亚热带台湾的人而言,大雪纷飞的黑土地上的那种无尽雪域风景却是最让我惦念的。这就是我喜欢在隆冬大雪春节时陪着她回东北的原因。

那一年的春节前夕,我们决定自行开车从北京千里迢迢赶回东北,在开了整整两个白天与夜晚后才赶到农村,但却也在车行颠簸疲困的夜晚中才见到掩埋在白雪皑皑中的小村子轮廓,看着点点灯光与漫天飞舞的雪片中,那种归人的温暖从屋顶的烟囱中缓缓如炊烟升起,那种在酷寒积雪中透露出的暖和,更因春节气氛的临近而倍加动心。

他们已经等待我们多时,所有丰盛的饭菜早已备齐,就等我们一进屋就能享受到老家的盛情款待了。但我始终不忘那屋前屋后满满厚厚无边的雪的大地,它就像一张张精緻却古朴美极的风景明信片,即便在饭桌上我不得不跟着豪放地大口喝酒和吃肉,也即便我只能像大爷般整天无所事事,但那屋前小院子里的雪啊,那小院子木桩围栏的雪啊,那堆着高高如山的玉米和木柴的雪啊,还有远处那一排排光秃秃萧瑟林子的雪啊,雪,就是如此这般安静又豪迈地飘洒大方落下来,掩盖着所有的屋顶和庄稼,以及天地。

在热腾腾将玻璃窗覆盖一层雾气的屋里,为了我们回家过年,他们特意宰了一头猪,并且将所有好料留下来等我们一块围炉过春节时享用,而面对一杯又一杯白酒的盛情难却,和满桌的热腾腾酸菜水饺、血肠杀猪菜、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又是大葱又是小黄瓜沾酱的大口吃菜,他们还说:「再喝一杯就算下再大的雪就不冷啦!」不过,我却又悄悄望着屋外,又挂念起探看屋外那大雪掩埋中的东北农村风景了,总觉得那是我平生中难得一见且锺情的风景,像风景明信片一样的美妙安静,所有的老木桩围栏,所有的树,所有的土地,所有的所谓北大荒,都在冰天雪地里安静地铺开,即便春节的小孩都在雪地里玩起沖天炮,即便远处传来热闹滚滚的扭秧歌敲锣打鼓队伍,在白色厚雪的天地间却又显得那幺自然知足愉悦!

然后,我醉眼惺忪地举着酒杯,却偷偷地将视线瞄向屋外那踩上去绝对鬆鬆软软如碎冰的雪地,它平整无瑕地铺开,那真是满目洁白无瑕的冬雪,唐朝诗人刘长卿在〈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一诗中描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在东北农村酷寒冷雪的春节前后里,小院子的柴门上会是积雪盈尺,犬吠也更一边跟随着被冻出红通通脸颊的小孩身后在雪地中转悠,孩子们的手中抡着烟火而雀跃,紊乱的足迹也会踩乱一地积雪,但过夜后的大雪依旧会将大地抚平,一年中最热闹嬉戏的春节也会在小孩的欢乐无忌中度过,而急急赶着春节回家过年的夜归人,冒着一层层堆积起来却又如诗境似的风雪奔向点起的灯火和炊烟,期待那敲响柴门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至今,还真是有柴门依旧独立在那东北农村中,两侧连着矮矮却长长斜斜的木桩围篱,雪就不客气地搁在上头,也满满搁在心头,远远地看到那熟悉的雪地农村围篱,或许就感觉到回家的路近了。



雪的明信片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