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乡愁是那双锁在衣橱里的高跟鞋

乡愁是那双锁在衣橱里的高跟鞋

时间:2016-08-01 14:31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来美十年,突然发现自己丧失了一个看家本领:穿高跟鞋。

最近天气不错,心情也随之大好。一日起床突发奇想,穿上套装,翻出了久违了的高跟鞋,踩着就去上班了。可惜好景不常,从停车场走到办公室的短短五分钟,对于踩在高跟鞋上的我来说,就像是一场永远不会终结的酷刑。这期间只有一个坚强的信念支持着我:坚持一下就好了,到了办公室就把这该死的鞋换下来。终于一瘸一拐地坚持到办公室,那双每天中午走路锻鍊时任我踩任我虐的丑跑鞋,此时此刻见到却是无比亲切。迫不及待地踢掉折磨了我五分钟的高跟鞋,换上跑鞋的一剎那,重回大地的感觉就是踏实、安全、接地气。

打完咖啡回来,边喝咖啡边细细端详着那双被我踢在一边、即使狼狈躺在地上却依然保持着优雅姿态的高跟鞋。曾几何时,高跟鞋和我是如此形影不离的好友。还记得高中时的班主任管得特别严,女生一律不准穿高跟鞋。可人矮又臭美的我拚死也要争取穿高跟鞋的权利。一番据理力争后,班主任当着全班女生给高跟鞋下了定义:凡是鞋跟超过三公分的就算是高跟鞋,上学不能穿!这个政策直接导致了我人生中最屈辱的一个经历:因为穿了一双六公分的细高跟鞋给生活委员揭发,班主任亲自拿着尺子测量出鞋跟的高度后,勒令我放弃早晨两节课的时间回去换鞋,不换不准回教室。班主任的高压政策并不能熄灭我对高跟鞋的热爱,在顺利考上大学之后,我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穿高跟鞋了。那时我的拿手绝招就是穿着高跟鞋追公交车,以至于朋友们都调侃我五十米跑不及格的原因就是因为不允许我穿着高跟鞋跑。毕业后到电视台工作,高跟鞋于我更是像长到了脚上似地,我去哪儿它去哪儿。每每开新闻发布会和「敌台」人高马大的摄影记者们抢机位,高跟鞋就成了战无不胜的利器。闭着眼一顿乱踩,混乱中也不知踩没踩着谁,反正到最后「敌台」的大哥们就不自觉地让出一个空位来,让我补了位。

刚来美国的时候,也依然保持着穿高跟鞋的习惯。可每每踩着高跟鞋踏进办公室时,总能换来同事们同情地关怀。美国人说话直白,却全无恶意。「这鞋穿着肯定挺累的吧。」「哦,还行。」「你挺厉害的,我看着都觉着挺累的。」碰上幽默点的同事还会这样打趣你,「想不开也不用这样折磨自己的。」环顾左右看看同事们,理工科出身的工程师们讲究的还真就是务实。身上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冬天一双球鞋,夏天一双拖鞋就全然打发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决定我行我素,将高跟鞋进行到底。可在一次外州来出差的电脑工程师误以为我穿着高跟鞋是为了要去参加面试后,我不得不彻底痛下决心。保住饭碗重于保住高跟鞋啊,入乡还是随俗的好。就这样,我的高跟鞋们被我一股脑儿地锁进了衣橱。这一锁就是十年。

被一同锁进衣橱的还有过去和乡愁。望着那双躺在地上却依然高傲地仰着头的高跟鞋,回忆就像打开了的潘朵拉盒子,一涌而出。穿着高跟鞋,拿着稿子在编辑部和排版室之间的木地板上奔跑赶稿时的咚咚脚步声;午夜上海,淮海路上一群年轻人排演完戏剧后回家时被昏黄路灯拉得长长的影子;还有来美前夜,在恩师家告别长谈时烛光的微火和新茶的幽香。这过往的一幕一幕都似在眼前触手可及,可当你真要伸手去触摸时却瞬间遁为无形。

我依然喜欢高跟鞋,却不一定能再次穿上它。这样的喜欢已经由近距离的参与变成了远远的回望与欣赏,就如同那些渐行渐远的回忆和愈久愈浓的乡愁。不知不觉中,慢慢地,他乡变成了故乡,而故乡却只成了记忆中那道既真实又虚幻的背景。正如马奎斯所说,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过往一切的春天都无法还原……。只有那双联繫着过去和现在的高跟鞋是唯一确实的存在,躺在我面前。

(寄自奥勒冈州)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