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无涯美景 访优胜美地

无涯美景 访优胜美地

时间:2016-06-01 13:34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红楼梦》里说,林黛玉前往贾府时见到几位三等僕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足见贾家排场之大,地位之尊。

初进山时,我有类似感觉。

加州的四月还是雨季,所以从圣荷西到优胜美地,沿途沃野千里,芳草依依,满眼一掷千金的绿。车行三个钟头后,进山,大河忽然冒出,青玉的河水,滚着白玉的边,满河床大大小小的石块,流水湍湍,左沖右突,或没过石头,或分流,彷彿千军万马在奔赴沙场,气昂昂雄赳赳。暂时的拦阻并不能使之稍停脚步,相反,顽石断水水更流,在分流后合为更大一股,怒吼着狂奔而去。看不完的碎玉飞花,听不完的滔滔轰鸣,淹没山间一切鸟叫,甚至车中的乐声。

而两岸青山无语,如忠厚的老者,目送年轻人绝尘向东。离目的地尚有距离,算起来,这些山水只该算优胜美地的三等僕妇,即已崭露不凡的风神,令我们常有停车赏景的冲动。一路穿行这盛大的欢迎式抵达旅馆。旅馆就在距优胜美地十英里开外的大河之滨,俯瞰河面。当夜晚来临,空山寂寂,耳边只剩永不消歇的水声,哗——哗——,铁板一块,结结实实,将山谷填满,将耳朵塞满,将灵魂充满,梦撞其上,也必发出响亮的回音。深夜端坐露台上,目送月光下的大河滚滚东去,深蓝的夜空中点点繁星,而水声将这一切都淹没、消融,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于是人如青山,如星星,失去了时间性,失去了欲念,静静默默,直面永恒。

这是未入正门之前,优胜美地留给我的印象。

次日奔赴那片土地,沿途一直大河相随,河中时有惊豔之景,引人停车,步下河堤。黄昏时的河最美,较之白日并不稍减气势,仍一路高歌,披荆斩棘,但光色已变,由最初的白绿转为琥珀色,有种顺天应时的柔和。人切近地站着,切近地聆听水声,而河水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只见马不停蹄地奔涌,让人真正澈悟「逝者如斯夫」的涵义。

进得大本营,方知外面风景不过是开胃小菜。车行园中,满眼崇山峻岭,怪石嶙峋,时而曲径通幽,时而平阔豁然。四月,瀑布正当令。任何时举目四望,都能在高山之巅望见悬垂的白练。有时细如哈达,被风吹得飘飘然,丝丝缕缕,如梦如烟;若是黑色,定是最美的长髮,每一根都轻柔丝滑。有时粗壮些,雪白一幅,笔直飞落,水在半途化为白雾,一团一团,有高山雪崩的神韵。停车追寻瀑布而去,越近,空气越清冷,雨丝横飞,打得人一头一脸水雾。及至近前,只听水声轰轰,飞流直下,以极大的力道敲击山脚巨石,溅起雪白雪白的狂涛怒澜,彷彿摔碎的白玉。在扑面而来的湿冷中仰望瀑布,瀑布只剩力量感,再无轻盈飘逸的感觉。

最大的瀑布是高低两条,挂在一面壁立千仞的山上,是旅行者首当其冲的朝拜圣地,也是摄影者的天堂。山前是大片空阔的草地,有条木头铺成的路曲折地伸进去,走不多时却发现一条大河横于眼前,河对岸是密密的树林,瀑布就隐现在那林梢间。被迫返回,复又开车前行,寻到真正的入口进去。走近后的印象如出一辙,都是力量代替了轻灵,水声狂暴,空气湿冷,风吹得人难以久立。瀑布自山脚就形成湍流,顺地势狂奔而下,是我们一路所见的大河之源。

从瀑布继续前行,移步换景,满眼瑰奇的风物。有时一面平展展的石壁上斜生出一棵苍松来,扭身俯瞰大地;有时一座不知几百吨重的巨石当道,转过去别有洞天。沿途都有水,或大河,或小溪,或清清浅浅的湿地,甚至覆着白雪的杉林。见到林间白雪时孩子们一声欢呼,急不可待地要冲进去。而进入雪地必先走过纵横倒卧的杉木的桥,桥下是急急流水。但那也没关係,炸起胆子,张着双臂,一步一腾挪,小心翼翼过去,竟没掉进水里。欢叫着在雪地里奔跑跳跃,揉雪球,还要舔一舔,鞋子浸透了泥水也全不在意,只差在雪地上打个滚儿。我天生怕冷,对雪无感,但看着阳光穿透杉林,照着春日里白皑皑的雪地,雪地上树影横斜,孩子们像兔子一样蹦跳其间,还是感动难言。

最雄奇的瀑布是在悬崖峭壁上见到的。那是个高山观景台。乍看,只是一面平滑的石坡,人在其上,可遥望对面高山半山腰上的飞瀑。不成想爬下陡峭的台阶,来到石坡上,才发觉这石坡一直向下延伸,以一种不易觉察的舒缓。坡度虽然不很大,但因为滑,也因为无所依傍,着实凶险。拗不过儿子的要求,还是陪他一步步来到悬崖边。几尺开外就是万丈悬崖,而对面是巍巍高山,山石崚嶒,生满松柏,苍翠中间杂着一抹抹橘红,丛中一条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其下的山谷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在其身右,是个莽莽苍苍的绿谷,谷边耸立着另一座高山,山上同样高悬着瀑布,雪白一条,与眼前飞瀑遥遥相望,虽永不聚首,却同样注入谷底大河,混为一条春水,滚滚向东。面对此情此景,很容易想起张大千的山水,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以及「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据说,张大千生前大爱优胜美地,乃因其山酷似中国的山。想来,这个所在,这条瀑布,曾多少次陈列在大师眼前吧!

遍地雄奇,也不乏清幽。我们在山间小道上跋涉了近一个钟点,来到一个名为镜湖的所在。说是湖,其实不大,也不深,有些地方甚至乾涸,露出白色沙渚。水面清平如镜,恰如其名。蓝天,白云,水中丛生的小树,连根拔起、横卧水中的巨木,远近的青山,倏然而过的飞鸟,无不忠实地印在湖中,在那倒影里甚至能辨析山石的每一种色彩、每一道褶皱,像水版的照片,无比精準和清晰。

去的人不少,一拨一拨,但始终静谧。人们心照不宣地呵护着那份宁静。即便孩子,也无师自通地得到感应,在水边安静四望,偶尔将手探进水中。青山、绿水、逼真的倒影,夕光照射,孩子通体生辉,是白日的梦境。

和镜湖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另外一个不知名的所在。那地方好在位于车道沿途,一望可见,停车步行即可至。四面环山,皆可入画,中间一汪静水,清溪潺潺。周遭大片大片青草芳甸,混着枯乾的落叶,生与死纵横交错,无声无息轮迴其间。草地上随处可见倒卧的巨杉,已枯乾到灰白,枯枝依然原状伸展,像沙漠里骆驼的枯骨,在阳光下闪耀着白亮亮的光辉。他爷仨忍不住脱鞋涉水,上到中间的沙渚,在那里嬉戏憨玩,是那样小的身影,也和松鼠一样,鸟雀一样,蹿跃于这宏伟自然的小小角落,成为它的点缀和陪衬。

有幸见到极美的黄昏的山峦。夕阳一点点收缩领地,直收缩到峰顶,将之染成一片橘红,衬着碧蓝的天,像一大块稀世的玛瑙,难以形容地美豔。而最美的一回,是在大河边上。对面砚台状山峦被夕阳照得通体金黄,彷彿黄金打成,其间一条耀眼的白练。忙停车跑去,在转瞬即逝的夕光里端着手机狂拍。那金黄是在眼前一点点褪去直至消失的,我像破墓而入的考古队员在直击瞬间的光华后,眼看马王堆汉墓里璀璨的珍宝寸寸成灰。留不住的灿烂。

一切都是好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每一棵树,每一条瀑布,每一面湖,甚至每一朵白云,每一块蓝天,都是好的,都令人流连忘返。自然无涯,而行也有涯。短短三日,只穷尽了那片地土的沧海一粟,且有某些着名景点(如glacier point)呈闭关状态,也没奈何,必须踏上归途。

儿子这号称不喜欢自然的家伙在即将离去时忽然哽咽,最后竟演变至号啕大哭。他口齿不清地反覆哀叫:My heart is broken! My heart is really, really broken! May I please stay one more day? Please?

可惜,必须得走。但我们反覆承诺,往后,年年春假都会再来。

出园时被告知,高速140因出了大车祸而封路数个钟点,所以改走120。沿途截然不同的景致,有积雪的杉林,有烧焦的林海,有一望无垠的牧场,上面缀满黑的黄的牛群。

心,澎湃一如初见。

(寄自加州)



无涯美景 访优胜美地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