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txt下载

时间:2015-02-25 20:38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十几年前的旧文,纪念一下父母亲的金婚。:)
 
听说外公解放前在上海开纺织厂,他年轻时风流倜傥,仪表堂堂。外婆是他的第一个妻子,连母亲在内共生育三个子女。母亲也有过几年幸福的童年,但不幸的是,外婆在母亲五岁时就病故了。这之后外公又娶了两个太太,他们在十里洋场的上海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母亲的同父异母兄弟姐妹每天上学时都是由外公及继母们用小汽车送到学校门口,但母亲却几乎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外婆去世后母亲就住到了她父亲的一个舅舅--太公家里。太公是一个帐房先生,管着外公底下的一家饼乾厂的帐目。虽然太公对她也挺好,家中不愁吃也不愁穿,但母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每次在外面玩看到小朋友的父母捧着热乎乎的烘山芋让孩子吃,拿着添穿的衣服往孩子身上套就羡慕的不得了,尽管他们的家庭不如母亲家富有,但那种亲情和温馨却是母亲所没有的。每次回到她父亲家里要学费还总要看继母的脸色,慢慢地她变得敏感而又有些自卑,觉得自己象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孤儿。这一切还真有点象大陆现在流行,赵薇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情深深雨朦朦”中的情节呢!也许因为母亲从小就不幸福,另外加上特殊的生长环境,所以她性格就有些孤僻也比同龄的孩子要早熟一些。
 
五十年代中期母亲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建筑学院。她既为在去南京上学的火车站上仅有太公一人而不象其他同学有父母兄妹们的热烈相送有些伤感,又为自己终于将走向她一直向往的新环境而兴奋。入校后她勤奋努力,成绩不错,并担任了学校里的团干部。
 
她也十分珍惜那段和同学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并在那时有了一位至交,女友也是从小没了妈的,俩人从此行影不离说好以后都不谈男朋友,即使有了男友后也一定要让对方看了满意了才行。毕业后俩人难舍难分,据说女友在送母亲去工作单位的火车站上还哭倒在别的同学的怀里。至今都是祖母辈的她们还一直有着往来并十分怀恋她们的少女时代。
 
母亲满心希望自己毕业后能对建筑业做些贡献,但是当她从大学毕业后,因家庭出身问题进了农场劳动。回建筑单位后也没给安排技术工作,而是被下放到工人班组参加劳动改造。母亲倒也想得开,努力工作并和工农群众打成一片。工人农民们也挺同情母亲,根据她的体力安排工作,对她非常照顾。她本着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的准则,经历了中国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虽然也有不少委屈求全艰难困苦的日子,但都算平平安安地过来了。
 
经历了多年的下放劳动后,母亲终于被分配到技术科当了一名技术员。母亲当年的处女作便是设计了一个宁夏的电影院。不久,她和父亲相识并相爱。父亲当年从北方一所著名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建筑公司当技术员,不到一年便因工作出色,成绩显著而成为他们公司最年轻的技术科长。他年轻潇洒,长得有些象年轻时的著名电影演员孙道临,不少漂亮活泼,能歌善舞的女大学生都对他十分倾慕,但父亲还是选择了和他一起搞团工作心地善良,文静秀气,爱下围棋又打得一手好桥牌的的母亲。母亲热爱文学,父亲就帮母亲整本整本地抄写当时很流行但又不容易弄到的小说“牛虻”“青春之歌”。母亲的小提琴拉得很好,父亲又极爱跳交谊舞,对事业的追求和共同的业余爱好使他们走到了一起.结婚两年后,他们生下了我的哥哥。
当六十年代母亲怀上我时中国正在搞“四清”运动,各级干部必须下乡。父亲不便向领导透露家中的情况,母亲更不愿意拖父亲的后腿,于是父亲就只能撇下母亲和哥哥,一人恋恋不舍地下乡去了。母亲当时妊娠反应很,一阵又一阵的呕吐使她眩晕得连路都走得东倒西歪,最后只能在家卧倒在床上。因母亲人缘好,父亲下乡后邻居们都对她很照顾。当时住在石家庄一个四合院里的十二户人家,除父亲母亲外,都是各单位的建筑工人,他们帮母亲砌炉子,买煤末加粘土做成煤饼以供做饭烤火,平时做了好吃的也不忘记给母亲拿一些过来而母亲也常常从上海太公寄来的包裹中将一些当时紧俏的糖果糕点分给大家。
 
终于等到父亲回城了,周末父亲骑着自行车前面带着哥哥,后面坐着挺着大肚子的母亲,想去菜场买些东西为母亲补补身子,因车技欠佳七转八弯就撞到墙上去了,还好全家四口安然无恙。几个月后,我在母亲的肚子里奋战了两天一夜,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出生的第二天,父亲带着刚刚五岁的哥哥到医院看母亲,母亲看着象模像样抱着我坐在床边的哥哥,欣慰地笑了。父亲更是每天下班后要抱着我跳上几圈交谊舞,我的诞生给全家带来了莫大的欢乐和幸福。
 
母亲出院后,哥哥自告奋勇地担当了看护我的任务。邻居借给我们一个藤编象小船一样的小床,用四根麻绳穿在两头,挂在大梁顶上给我做摇篮,每当大人们忙家务时哥哥就过去摇他的小妹妹。一次我哭个不停怎么摇都不行,门外的小夥伴们又在紧一声慢一声的呼唤,年幼的哥哥终于抵挡不住诱惑,情急之下拿了假奶头往我的嘴里一塞,一手拿着根大葱另一手抓了个棒子面饼就溜出门外和小朋友们去野地里疯了。可怜的我吮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将吮空的假奶头一口吐出,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团聚的日子是那么的短暂,父亲母亲的单位又要调到四川的攀枝花工地搞建设。父亲打前阵,先坐两天两夜火车到成都,然后再坐四天五夜的长途汽车才到达工地。那里荒郊僻野,大家只能先住帐篷等临时建筑,饮食居住的生活条件十分简陋、恶劣。再加上上海的太婆刚刚去世,太公孤独一人想念曾孙--哥哥,母亲只好把哥哥托付给一个同事带回上海。临走的前一夜母亲整夜未眠地给哥哥整理行装,第二天早晨她对着哥哥千叮咛万嘱咐十万个放心不下,在火车快要开的那一刻看着哥哥的小脸贴在玻璃窗上傻傻地向她挥着手,母亲心里难过极了。回到家后,她问父亲讨了一支烟猛抽起来,还喝了很多闷酒,并大醉一场,那样子竟然和她十九岁生日时照的那张带着法国小八角帽怀抱小哈巴狗的女扮男装照吻合了起来(母亲小时候喜欢扮男装),让不知就里的父亲着实吓了一跳。
 
我刚满两个月,父亲又去了四川的另一个工地,母亲因我太小暂时在留守处工作。因母亲在那里尽心尽力地给工人们上技术培训课,大家对她都很尊敬,因此就有了一个“教授”的外号。母亲的单位是国家级建筑公司,一直在全国各地流动,不鼓励将孩子带在身边。她随身的行李只有一个多年前在南京读书时外公给她买的皮箱,和父亲结婚时也只是将俩人的行李并在一起外加在上海买的一大袋子喜糖。母亲常说五十年代“地质队员之歌”中的一句歌词“哪里需要,哪里就是我的家”真的就是他们一生的写照。母亲不久也到了父亲去的那个工地,因那里工作居住环境太艰苦,不得已把我送回上海由奶妈照顾。
 
他们则是浪迹天涯,每到一处背包一扔便积极投入到建设中去。住的房顶夹层中经常藏有不少老鼠,有次父亲拿了个破盆子滴上几滴麻油,果真引得那些老鼠都爬了出来围着那个破盆子直转溜,而最后被父亲一网打尽。冬天在北方,到处都是冰柱子,什么水一会儿都会结成冰,连小便也不例外。有次放暑假我和哥哥去北京房山县父母所在的农村,正在茅房小便,忽然觉得有东西在拱他屁股,扭头一看是头老母猪,惊得他抱头鼠窜,从此上茅房时非拽上父亲不可。
 
母亲和父亲的工作就象是为人作嫁衣,在一张张白纸上画上美丽的图画,当一座座崭新的建筑矗立起来的时候便是他们再次出征的日子。几十年来,他们的建筑公司在全国各地生根开花:内蒙、宁夏、河北、四川、云南、贵州、湖南、浙江、北京等地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他们公司的建筑项目有大型工厂,机场码头,高速公路,偏远铁路,剧场影院,宾馆酒店和摩天大楼。全国诸多优质建筑工程都是他们公司的杰作,包括那些全国建筑工程最高奖--鲁班奖获得者。早已退休的父亲因其既有管理经验又不乏专业知识故在八十年代初期就主管了拥有三万职工的全国某重点建筑工程局集团公司,他主管并参与了很多国内国际著名重点工程。但因当时实行干部年轻化制,中央没有批准本要调他去部里工作的提议。母亲也因工作勤勤恳恳一直在一个科室担任的技术负责工作。
 
母亲和父亲工作上取得的一些成绩更加衬托了他们个人生活的缺乏。母亲老是觉得自己欠儿女们的太多,她希望能多与孩子们厮守在一起,能亲眼看着他们慢慢长大,但工作性质使他们没有选择,每次和儿女们的别离对母亲都是一个巨大的折磨。几十年中,母亲和我及哥哥团聚时刻只有每年两次,每次两周的探亲假,母亲和父亲仅有的微薄收入也大都花在路费交给了铁路公司。记得有次我生病住院,母亲请了假从外地乘火车三天三夜赶到上海整夜整夜地守候在我的病床边,以至回到工地后自己也大病一场。直到如今,母亲还是觉得自己对得起共产党但却对不起自己的子女。
 
母亲生性耿直从小就教育子女做人要不亢不卑,也就是见软不欺见硬不怕。至今,我和哥哥还记得母亲父亲探亲临走时和我们必不可少的长达二小时的谈话。每次先是哥哥再是我,我和哥哥最盼望母亲父亲来上海看望我们,可也最怕这漫长难捱的二小时。那时我们还太年轻,不懂得母亲父亲的苦口婆心。母亲年轻时文笔很好,中国当时电话不普及,她和我及哥哥的交流主要是通过众多厚厚的信件往来,以及每次回沪探亲时和我们学校老师的沟通来实现。以至等我们长大成人后,母亲还要去我们的工作单位去了解情况,令我们尴尬万分。但母亲说,我和哥哥在成长过程中缺少了普通家庭应有的温暖和关怀,因此她不得不多托付老师和领导一些。其实我和哥哥虽然不能经常享受父母在身边的温暖,但也因此避免了在全国各地的颠沛流离,而且母亲和父亲的心的确总是系在我们身上的。精神上的关爱不说,物资上更是自己省吃俭用而对子女倾囊而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工作奔波一辈子在晚年应该好好享受一下,而是想着给哥哥办婚事,替我在美国付学费,甚至还要为孙子和外孙女将来读大学的费用担心,以至于在我和哥哥的朋友中有了最佳父母的称号。
 
或许因为母亲小时候缺少母爱,在我们小的时候母亲又没有能够多给予我们一些呵护,所以她对我和哥哥的孩子非常怜爱。生女儿时母亲和父亲不顾自己体弱多病,远洋跋涉来到美国照顾我。女儿几个月大时睡觉,总是由母亲抱着拍着哄着地睡在她的身上,母亲说只有这样女儿才睡得踏实,怪不得女儿当时是只认外婆不认娘了。不久,母亲就得了和我月子里得的一样的手腕疼的病,疼起来象一根筋抽着似的那么历害,回到中国后还疼了好一阵子,母亲开玩笑说自己好像又作了一次月子。有一次女儿连着几天高烧不退呕吐不止,我和先生白天要上班,每晚都是母亲整夜整夜地坐着抱着女儿睡。每次女儿过生日,母亲也总是不忘从中国寄书寄衣服,并在生日卡上写下一首首祝福的小诗。
 
最近我的左半身痛,打电话时向母亲抱怨了一下,过了十来天,就收到她从中国寄来的一份信,里面附有一份韩国全自动家用远红外线温热理疗床详细说明书和她写得密密麻麻的信,说是理疗床治背痛效果很不错,让我在美国买一个。床要两千多美元,知道我会舍不得,告诉我费用他们出作为“母亲节”替我女儿送我的礼物。我看了真有些汗颜,父亲背也非常不好,可他们还没舍得给自己买理疗床。快母亲节了,我都没有记得要给母亲提前寄贺卡。今天开了个夜车,赶写了这篇文章,算是给母亲母亲节”的贺卡!


我的母亲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