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我的法文老师

我的法文老师

时间:2016-06-19 13:42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那几年,我年少浅薄,是个「恋法癖」(Francophile),认定一切有关法国的人和事都是浪漫的代表,而法语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之一(如果不是因为中文,这个「之一」大约都要省略)。单身汉的我口袋里有几个闲钱的时候,就想去法国旅游。为了深刻体验法式浪漫,自然要学法语。于是我报名参加纽约的法国文化协会FIAF(The French Institute Alliance Francaise)所办的法语班。学了两年法语,经历了好几个法语老师,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安妮。

安妮随着以色列籍的丈夫来到美国,赋閑在家无事,就出来教法语。那时她已经有六十岁,但是每次上课必定浓妆豔抹,口红鲜豔,耳环摇摆,且脚蹬高筒皮靴,身穿俏丽、正式的裙装。她向我们印证了有关法国女人的传说,不仅看不出年龄,又风趣幽默,成了我最喜欢的法语老师。

为了鼓励大家法语发言,安妮每次上课都「自由散漫」地东拉西扯,到学期末,我们班的课程比规定的进度落后一大截。安妮就主动说要补课,问大家在哪里补课为好。因为她家里略小,也不方便。幸好班上有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女士,说她们公司的大会议室可以在晚上用,而且离我们上课的曼哈坦中城不远。麻烦是班上有另一个女生住在费城,每个周末她都不远百里地从费城坐火车到纽约来上法语课。在星期中间补课,对她来说实在是有困难,包括住宿的麻烦。她委屈地说自己準备缺一次课。

安妮细心听了那个女生的解释,忙说:「我们一个都不能落下!你来吧,当天晚上也不要找旅馆了,就住我家好了。我住在罗斯福岛上,环境还不错的!」那个女生感激不尽,表示可以考虑。到了那天晚上,她果然拖了个行李箱、风尘僕僕地赶来上课。安妮看到她也喜不自禁,给她一个拥抱,又说:「我太高兴了!你真的做到了!」我们一班人都不由得鼓起掌来。

每学期结束,我们也要考试,考试成绩决定大家是否可以进入下一阶段的法语学习。安妮教的学期结束那天,她比我们还兴奋,不停说「大家都很努力」。我们临走时,她给每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又在每人脸颊上啄一个响亮的吻,鲜豔的口红在每个人的脸上留下了红印,惹得大家彼此相觑之际既不好意思,又忍俊不禁。

因为喜欢安妮的课,我后来又续学了几个学期的法语,期间也带着一本法英字典去了一趟法国,算是圆了一个「恋法癖」的梦。结婚生子之后,万事分心,又搬离了曼哈坦,渐渐放弃了法语学习。

经过这幺些年,当时所学的法语,大半已经还给老师。但也有几句话记得很清楚,比如打招呼用的「笨猪」(Bonjour,你好),口语里打招呼或者告别时用的「杀驴」(Salut,再见),还有表示感谢用的「没戏,不哭」(Merci beaucoup,十分感谢)等等。每每想起这些搞笑的中文翻译,我就会想起安妮,这个到六十岁却依然风趣、有情调的法语老师;更从她身上想到,世界上会有那幺多「恋法癖」,倒也不是毫无道理的。

(寄自新泽西州)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