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童年往事-看杀猪

童年往事-看杀猪

时间:2015-02-26 17:1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今年春晚张丰毅三人合唱了一首啥歌没记住,倒是其中一句“教我们做人的是孟母”印象深刻。大名鼎鼎的亚圣---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对于孟母我们大概最熟悉的就是“孟母断机杼”和“孟母三迁”了。孟母按现代人的标准绝对是个虎妈,果然,虎妈无犬子,孟子成了亚圣。嗨,想想我小时也看过杀猪,可能我家不曾搬,以至于到如今我还是凡夫俗子一个。曾笑问母亲为何不搬家,答曰:户口本管着,往哪搬。闲话扯远了。今天咱就回忆-----看杀猪。
 
      西风紧,年关近,赶着猪儿往前行。这是惯例。过年,那可是一年中的头等大事,即使物质条件再贫乏也得闹点鸡鸭鱼肉。于是乎,杀猪就成了一件不寻常的大事,养了一年的八戒子孙也到了做贡献显本领的时候了。大约中午时分,我们一帮小毛孩子便赶往猪场,要一睹杀猪的全过程。几只肥头大耳的黑二黑三,白二白三们,只是没有金三,低着头一边走一边还在地上拱,寻找食物,一点也不担忧前面的杀猪刀,开水锅,一副我不牺牲谁牺牲的大义凛然姿态,在人们的哄赶下,顺着几排臭杨组成的防护林从猪场走向家属区。孩子们在猪屁股后追赶着,打闹着,好不热闹,猪不是发出唧唧的叫声。
 
   猪到了,杀猪师傅早已准备妥当,穿上防水的胶皮衣,围上胶皮裙,两口硕大无比的大铁锅早已架在火上,水在锅里翻腾着,冒出股股热气,时而还会冒些气泡。人们把捆好的猪,用一根杠子抬到木板上,猪头下方摆上一只放了盐水的盆。杀猪师傅一手握尖刀,一手抓猪头,说是迟,那时快,一刀进去,只听嗷一声巨嚎,那真是杀猪般嚎叫,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股鲜红的散着热气夹带着腥味的血水就喷了出来,赶紧摁下猪头,血水汩汩地冒出流到盐水盆里,流完后还要用大铁杆搅搅。吓得我赶忙捂住了双眼,也不知杀猪师傅杀了几刀,最后猪也不哼了,一綠香魂径直到西天报到了,这时小孩子们哄的一下又拍手又欢呼,算是送行吧。接着又用一把尖细的刀在猪脚上开个洞,开始吹气,一会儿功夫,一只圆滚滚的猪象球一样呈现在眼前。都说牛皮不是吹的,怎么吹牛皮我不知道,但怎么吹猪皮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之后,把吹好的猪扔进开水锅中,烫猪毛,浑身烫了个遍,捞出放在大案板上,开始刮猪毛,随着地上猪毛的增多,一只白白生生的大肉猪出笼了。接下来就是大人们最关心的事----分肉(当然收钱),至于怎么分,那是大人们操心的事,而我们小孩子最感兴趣是,如何枪到猪蹄外的那层壳,抢到了就拿到火边一点,由于有油,就会着起来,象一只小蜡烛,于是抢到者就会举着这支小小蜡烛高高兴兴地在人群中穿梭,炫耀他的胜利果实。与此同时,八戒的儿孙们则被妖精们带回家,吃不到八戒就吃他子孙吧。


童年往事-看杀猪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