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爽约

爽约

时间:2016-08-18 10:05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早就看到同事在诊间晃蕩,看他迎面而来露出一脸无奈,不消说我也知道,又被病人放鸽子了。「爽约」或可列入牙医师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前三名──前两名分别是「牙痛才来」以及「不耐久候」──无论是补牙拔牙、磨牙咬模,或是更複杂的根管治疗甚至牙周手术等,都是需要耗费许多时间与心力才能详细治疗。因此,牙科多採预约制。「预约」即「事先约定」之意:医师根据每位患者病况不同,拟订治疗计画,患者与医师事先约定好,彼此将时间保留下来,为的是让治疗能够完善。但一旦患者爽约,对医师而言便感觉到内心的背叛,一通取消预约的电话也没有,更是让医师怀抱着梁柱,任大水沖垮日常,于诊间载浮载沉,几乎要对人与人之间的约定失去了信心。

不时能够从脸书上看到同为牙医师的朋友抱怨,今天又被几个病人放鸟了,觉得时间苍蝇般嗡嗡飞走,人生有再多的春夏秋冬都感觉不够。后来和同事归纳出几个重点:退休无事的老先生、老奶奶最守时,平生已无大事,只为维持一口好牙而烦心。有的甚至前一天为慎重起见早早休息,因此总是一早準时报到,爽约机率微乎其微;然而,年轻红男绿女最常爽约,总是有比看牙更重要的事,即便前一天託助理好心提醒,却总能在约诊时间过了许久后仍不接电话,彷彿大卫魔术,人间消失一般。此外,若电话那头说,「已经出门好一阵子了」──表示才刚出门;若是「马上到、马上到」──那就还要半小时;若电话响了许久被按掉不接,那或许是真的快到诊间了……

不过,庆幸的是,在爽约面前,无论是资深的主治医师或是年轻的实习医师,几乎人人平等,或多或少都有被爽约的经验。因此,时间一久,也比较能够自我调适与释怀,相信缘分这件事,莫强求。然而,在我心中总是相信人性本善,始终挂念着患者一定有比看牙更重要的事急需去处理──可能是钱包丢了、家里的狗病了、门锁坏了、路上塞车了──而无法依约前来。甚至个性多虑的我,在拨了好几次的电话转入语音信箱后,担心患者会不会在路上有个三长两短,听见救护车声咿呀咿呀穿越院区,令人坐立难安。

曾听闻某学长曾为一高龄八、九十的老太太製作全口假牙,经过好几次的约诊,总算来到装上假牙的那一天,结果平日总是準时的老太太居然未出现,内心惴惴不安的学长打电话到患者家里询问后才知道,老太太昨天安详地走了。后来家属还是来把假牙取回,希望能够烧给天上的老太太,并和学长不停道谢。然而,老太太在学长的约诊本上却只能永远地爽约了。还有一次,一位固定三个月回诊的患者在看诊当天的电脑上取消了约诊,点进系统后,才发现患者昨日因心肌梗塞入院,电脑左上角以红字注记:「已死亡」。当下同样也是令人不胜唏嘘,感叹人世的无常。

因此,也慢慢接受可能被爽约的事实,毕竟医疗不是服务业,无法像餐厅订位般要求预付订金,或是把常爽约的患者列为拒绝往来户。只能往好处想,可能患者的牙不痛了,和可爱的男朋友女朋友约会去了;可能只是睡过头忘记了,可身体还是健健康康、无病无恙,意外和死亡都还离我们远远的。也刚好趁着这样的空档,偷得浮生半日闲,在繁忙的医疗日常中喝口水,让久坐的身体伸伸懒腰。即使如此乐观的心态,但最不愿意见到的还是距离休诊只剩五分钟,患者此刻姗姗来迟,一副「我才刚来,你却要走」的表情,此时我也只能略带抱歉地请他下次请早了。



爽约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