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少年与大麻(下)

少年与大麻(下)

时间:2016-10-13 09:5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时间过得很快,佩佩的三宝们长大了,大宝高中也毕业了,他去了离家不远的社区大学就读。慢慢地,他放学后不再按时回家了,而是在麦当劳打工来赚取一些零用钱。不久后,二宝和三宝也都上高中了。此时佩佩的先生已经多次向佩佩提起他想回国内去工作的事,同时也常常以加班为由深夜二点以后才回家。佩佩时常在电话中告诉我,虽然她先生没有明讲,但她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婚姻已经出现问题,日子迟早是过不下去了。

一天下午,佩佩下班回家,三个儿子都不在家,她胡乱地吃了点饭,然后整理一下凌乱的房子。她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半还是不见三个宝贝的影子,又等到了十点,还是没见着半个影子。就在佩佩开始犯疑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从警察局打来的。警察告诉佩佩她的两个宝贝在公园里吸毒,人赃俱获,被当场逮个正着。因为都是未成年,所以让她去警察局把他们带回家,等待开庭审理。

佩佩听了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人傻住了。当时郑先生还没回家,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于是,她就打通了我的电话,我告诉她,别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孩子接回来,再商量如何处理,并交代她在警察局什幺也别说,什幺也别回答,什幺也别签,只在领走孩子的文件上签个字。并告诉她,如果他们是有条件才能带走孩子,就得仔细看一下文件,把那些不同意的和或者看不懂的句子都用笔划掉,签完字后用手机照个相,带着孩子就走人。回家后赶快给孩子们吃饭睡觉,隔天送他们去上学,暂且不要在他们面前谈论此事,半夜郑先生回家后也先不要告诉他,等到隔天送小孩去上课后再和他商量。佩佩于是按照我的叮嘱去警察局把孩子带了回家,并且没有在孩子面前谈半个字。

第二天早上,送二宝和三宝去上学后,佩佩原想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郑先生。回到家时,她出乎意料地发现郑先生早已不见蹤影,而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份离婚申请书和一份离婚协议书,她用颤抖的双手拿起了这份协议书读了起来。郑先生在协议书上提到「由于双方感情不和,同意协议离婚,在婚姻当中双方都有收入,而且双方将共同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所以双方放弃向对方要求孩子的赡养费,双方各自保留自己的退休金并放弃均分对方的退休金,双方名下的三幢房子平均分配一人一半。」读到这里,佩佩早已两眼模糊读不下去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佩佩拿了离婚申请书,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来找我求救。我知道他们的婚姻真是到了尽头,我劝佩佩:「算了吧!如果过得不幸福就分开吧!」根据加州家事法律,目前的情况对佩佩还是挺有利的,但如果郑先生去了中国工作,那就会对佩佩大大不利。其实,从郑先生平时的言行中,我早就感觉到他看不起佩佩。是喜新厌旧也好,是见异思迁也罢,硬要把两个没有了爱的人拉在一起是多幺痛苦的一件事。

我帮佩佩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回应,重新起草了一份公平的协议书并回答郑先生的协议书。当然,郑先生是绝对不同意把他自己赚的钱和退休金分一半给佩佩,那就免不了一场法律大战了。我帮着佩佩写了状子向法院递交了诉讼书,为佩佩申请了配偶的赡养费、小孩的赡养费和己方的律师费,在递交给法院的同时也递了一份给郑先生。郑先生在收到了法院来的诉讼书马上找到佩佩,要求暂停离婚的一切手续。我当然知道郑先生的目的,就向佩佩做了分析,如果郑先生去了中国工作,佩佩就很难向他递交法律文件和查询他的工作所得。往坏处想,首先佩佩就不可能拿到任何赡养费,然后郑先生会把退休金掏空去中国「创业」,到最后佩佩只能拿到在加州房产的一半,还得单独一个人支付三孩子所有的大学费用。加上佩佩的工作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她又能怎样生活呢?可是佩佩听不进我的劝告,毕竟她对这段婚姻还是留恋的。她太依赖郑先生了,无法脱离二十年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模式。

二宝三宝开庭的日子到了,那天我一早赶去了少年法庭,我使出了浑身解数为佩佩的二个宝贝儿子做了辩诉:

第一,他们未成年,正值青春叛逆期,分不清对和错,而且这是他们第一次的迷失;

第二,他们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不知道这是毒品,学校管理有相当大的责任,他们并没有从学校那里得到相关讯息,更不知道它的危险性;

第三,虽然他们是在公园被抓,但是学校的学生在校内拿给他们试试的,他们并没有危害到他人,也没有传递给他人。

凑巧,检察官也是一个有两个学龄儿童的家长,她可以理解二宝目前的状态,我再三强调学校的责任,并把我狼狈的教训也毫不吝啬地举例给检察官听,最后二宝被判无罪,一年的察看期,犯行不留底(就是不入公众档案)。

后来,我对佩佩说:「还好妳家大宝并没有吸毒。」只见她脸上顿时红了起来,她低下头说:「经过我这些日子的观察,我敢肯定大宝也常常在吸食大麻。」她说她曾在晚上进到大宝的车里,闻到也看到了大麻的残留痕迹。她红着双眼慌张地问我怎幺办。我大声地回问佩佩:「你早干嘛去了?」她说因为她先生老是在家里在孩子面前数落她,嫌她赚钱少,又说她是一个废物,还说她是个傻帽,所以孩子们都看不起她,没有一个孩子愿意听她的话。我和佩佩说:「如果他们都不听你的,看来要和学校联繫来加强对孩子的教育。」佩佩马上反对我的建议,她说如果学校知道这事,对孩子的将来会有影响。

如果夫妻双方不配合,孩子又不听她的话,又不想寻求学校的帮助,这下可难倒我了。回想起那天在我儿子学校的那一幕,我还是非常感谢我儿子的学校,他们毕竟对学生的管理非常严格,而此时我才真切体认到,当时的狼狈不堪和惨不忍睹,是如此值得。如今,在这个毒品泛滥的社会里,这些小小年纪头脑简单的孩子们,怎幺能抵挡这些连大人都难以抵挡的诱惑。唯一,只有仰赖学校对学生的加强宣导及有效管理,再加上家长们克尽他们身为父母的职责,才可以解救那些思想糢糊意识薄弱、正值青春叛逆期的迷途羔羊。

真心希望,做家长的不要一味地溺爱孩子,不要在孩子面前诋毁或贬低自己的配偶,要时时正面教导他们,毕竟孩子们的未来都捏在父母的手里。

注:本文作者任职于美国律师事务所,本文由真实案例编写,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人名地点皆经过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经过,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下)(寄自加州)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