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扫地与净心

扫地与净心

时间:2015-03-01 21:42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外孙漫长的暑假终于结束了。他不得不整理行装准备返校归队。
 
两个月热闹兴旺的天伦之乐,墨尔本空前“热烈”的气温,加上我频繁忙碌的手术治疗,期间还接待了几批来访的亲友,女儿家里真是热气腾腾,欢声笑语不绝。我快活得忘记了自己的疾病,完全沉浸在暖融融笑呵呵的似梦似幻的日子里。
 
不想,时间在悄悄溜走。外孙必须回去恢复他的正业,女儿女婿也必须继续上班。又剩下我一个人独守门户了。家里寂静多了,我的心却骚动不安,好像从一个繁华红尘又跌落到一个无声的世外了。一向过惯了空巢生活安于寂静心境的我,忽然卷进了一个声色喧闹的人间,一旦生活归于平静正常,我倒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早晨起床,整座楼房空空荡荡,周围阒无人声。我一下子不知做什么是好!静坐了一会儿,才恢复了心态:
恢复我的正常生活,正常心态!
吃过早点,扫了一眼电子信箱,没有新邮件。我吃了药片,看见几处略显乱的地方,就立即动手整理。然后,拿起扫帚扫地。
 
女儿怕我不胜劳累,一向阻止我扫地。她觉得吸尘器比我徒手扫地更省力有效。但我仍常常乘她不在家时,过一过扫地的瘾。一扫地,我就想到毛泽东的那句话: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当然不是那什么五毛党,只是受毒已深,有些毛言猫语难免借用。)
 
我扫地,只是”自扫门前雪“,并不干扰“他家瓦上霜“,更不暗藏杀机,为了整人。
 
我从小扫地惯了,在父母那片片瓦之地,一日数扫,觉得是一种轻松的劳动,更是一种乐趣。现在,现代科技减轻了人们的劳力,但也渐渐夺走了生存的基本乐趣!
 
有时候,看见女儿女婿拿着那电力强大的吸尘器吸地,从里到外,从下到上,吸得固然干净,但他们也不轻松,一场打扫,往往红头涨脸,一身大汗。哪里似我每日用一把轻轻的软毛笤帚轻轻地,慢慢地扫地,一边扫地,一边默默思考,似乎也在扫干净自己心灵上的灰尘。我的有些反思自省的文字就是在扫地时得着灵感的。
 
地上的灰尘是能凭眼睛看到的,心里的灰尘常常连自己都不知觉。尤其是人在红尘中,眼耳鼻舌身,皆在尘土中。虽则人人头光面滑,衣锦荣华,心灵里日积月累了多少灰尘,却不自知,更不去自动打扫!
 
毛泽东整天挥舞他的铁扫帚,专事“打扫“他统治下的臣民和大好江山,甚至越来越上瘾,宣称每七八年就要“横扫”全国他所谓的“牛鬼蛇神”,真是人人心惊肉跳,家家妻离子散!
 
他一生“横扫千军如卷席”,夺取了“如此多娇”的江山,还一味沉浸在“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乐趣里。结果,他不但没有扫净他的权力机器里的灰尘,反倒把中国社会整得尘埃四起,江山人民均被污染腐败,现在已到了天上地下雾霾沉沉,gcd的极权统治机器里的蠹虫败类不胜其扫。灰尘越扫越多,蛆虫越扫越大!看起来,靠独裁政权的唯一的那把“扫帚”去扫,枭雄如毛,又如何?!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好后代,他现在正在天天一头大汗地打扫党政军内的垃圾,但是,不从产生垃圾的根本环境(国家制度)上着手,靠少数几个“清道夫”去扫地或清理门户,怕最后也是力不从心,望洋兴叹哦!
 
小老百姓如我辈,是喜欢扫地,讲卫生的,只要国家领导做得正,站得稳,行事符合穷苦百姓的利益和愿望,上面勤扫硕鼠,下面也必拥护,人人都来打过街老鼠,努力清扫各自的门户地面,说难其实也不难!得道多助嘛!


扫地与净心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