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秋日随想

秋日随想

时间:2016-10-13 10:0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周末的上午,出去散步。虽然一直还是夏日的气候,每日里短袖短裤,可是一出门,立刻感觉到秋意已经很浓。

天阴阴的,风很凉。草地上已经有了几篇褐色的落叶。门前一株树上有一根树枝枯了,在一片枝繁叶茂的绿色之中,很突兀地落下一枝耀眼的枯黄。走上几步,另一棵树的叶子开始变色,叶子的边缘微微有些泛红,镶边一般,红和绿均匀地混杂在一起,煞是好看。也有一株树,却是已经落了一半的树叶,枝头有些荒凉,忽然想起那首歌「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

草色遥看是绿色夹杂着黄色,黄色多是割草机遗漏下来的草。一群麻雀黑乎乎地从房顶飞过,落在了草地上,草地上一下多了无数一点点的黑色。鸟叫声此起彼伏,却没见到前些时常常见到的人字形的大雁,难道已经去了南方?

气候有四季,人生也如此。如果说春天是少年,夏天是壮年,秋天是中年,冬天是老年,那幺我的人生已是秋天,而且是深秋。这个月是人生空巢期的第一个月。第一个星期确实心生一丝空虚和惆怅,尤其是下午的时候,看见黄色的校车开过社区,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往日这个时候,儿子会从校车回家,寂静的家里马上有开门声和脚步声。

对于黄色的校车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从女儿开始上学就喜欢它。那时牵着孩子软软的小手等校车,送孩子上车,隔着车窗招手,目送黄色的校车渐渐远去。黄色的校车在我的心里,总是有种期待,有种温馨,有种幸福的感觉。我的小小的孩子,从坐校车开始,一年又一年地长大,终于,他们再也不坐这黄色的校车了。

儿子在家的时候,虽然跟我们说话也不多,他不在家的时候,却忽然觉得了有些冷清。虽然他家务事也不怎幺做,但也是每天洗碗,于是就出现了一件跟洗碗有关的趣事。

现在先生和我轮流洗碗。两个人碗少,碗刷了放入洗碗机,洗碗机也不用天天开,有时候就搞不清洗碗机里的碗是乾净的还是髒的。于是就发生了一个人洗过的碗还没有拿出来,另一个人又去开一次洗碗机这样的事情。后来先生拿了一只甲虫图案的冰箱磁贴,贴在洗碗机上说,以后洗过了就贴上这个,贴上这个就说明里面的碗是乾净的。哈哈,跟地下工作者的暗号似地,太好玩了。

我们显然没有地下工作者的水準,那个甲虫磁贴经常发出错误的资讯。之后我每次洗碗前还是会问一下先生,洗碗机的碗洗过了吗?家里房子有点大,两个人说话也得奔上跑下。

孩子们终究会离家,而我和先生也在努力适应空巢的日子。我们第一次在九月的时候去度假,邮轮去百慕达群岛,在碧海蓝天中享受两人世界的温馨。

秋天来了,人生的秋天也是不可抗拒地向更深的秋走去。但是,秋天也有秋天的美丽,「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清明高远的秋天,自有一番雍雅和洒脱。

(寄自马里兰州)



秋日随想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