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那些年的暑假

那些年的暑假

时间:2016-08-29 10:13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学生时代,没有比暑假更美的时光了。

一年两学期,初秋到深冬一学期,开春到盛夏一学期,每学期发新书,散发着浓浓墨香,切面雪白笔挺,翻来有新钞手感。日子一天天过去,书页毛边渐起,有涂鸦,有折痕,有种种或清秀或难看的字迹,彷彿女人生了孩子髋骨就变大,这些书页在学生头脑里诞下婴孩,身量也变得鬆鬆垮垮。期中考试时还一半蓬鬆一半紧緻,到期末,整本书都大腹便便,蓬头垢面得没法儿瞧。年轻人如海绵,吸足课本知识,只等一股脑儿挤在期末试卷上,然后一身轻地扑向暑假。

最后一门考完,照例发暑假作业,厚厚一本。和领平日作业不同,领这作业时心花怒放,满心胜利大逃亡的喜悦。所以别说一本,两本也成,反正暑假漫长得遥遥无期,管它!

班主任这时也笑咪咪,展现出罕见的亲民作风。平日对几个差生吹鬍子瞪眼,脸色老像夏日天空,上一刻还晴空万里,转眼电闪雷鸣。半年的紧张告一段落,孩子们将销声匿迹两月整,像永别的预演,再冷面的老师也难免生出恻隐之心,所以平时肃穆的面孔个个活色生香起来,甚至流露出如假包换的慈爱之情。一声「祝同学们暑假愉快,咱们九月开学见!」像一滴水落入滚油,劈里啪啦,满室沸腾。大伙儿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纷纷夺门而出。楼道里瞬时涌满喜笑颜开的年轻人,抡着书包,跑着跳着,笑着叫着,风一样冲向停车棚,飞身上车,扬长而去,像一阵欢乐的洪流从校门倾泻而出,风驰电掣骑着,衬衫随风飘着,摇着铃铛灿灿笑着……那是最繁茂的青春,汪洋恣肆,快意横流。

其实暑假也不过猫家里,像转动太久的机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休整,每天尽情看电视熬夜,次日睡到自然醒,醒来后把每个动作恣意拉长,慢慢梳洗,慢慢喝粥,彷彿不如此不能证明暑假确已莅临,自己确有大把时光可供掌控。

因为无它可做,就做暑假作业。在我,暑假作业不是负担,是乐趣。任何岁月,能留下记忆的都不是轻飘飘的真空,都必有所负重。暑假作业不是考试,所以轻鬆,又必须完成,所以是不得不承受之重。这重量刚刚好,既消灭百无聊赖的烦恼,又不激发过分的压力,将刚刚大战四十天备考的年轻人维繫在一定紧张度上,好过彻底鬆弛,无所事事太多。

所以暑假开头两星期,我几乎是乐此不疲地做作业。做累了就出门找同学玩,也不过是去郊野公园乱逛,假山凉亭地点卯。一人一根奶油冰棒,在骄阳下的树荫里咬着,细细密密聊着,随身听内一盘新磁带慢慢转着,正播放小虎队的〈蝴蝶飞呀〉,阳光的歌声沐浴在阳光里,与茉莉花香缠绵一处。蜜蜂嗡嗡飞,小鸟喳喳叫,白云轻轻飘,潮白河静静流,一切都安恬美好。

那幺美好。

那年头尚无手机,一般电话也不普及,放个假,大部分人近乎隔绝。有次想念一位好友,骑车穿越整个县城,从城西到城东,途经各种小摊商贩车水马龙,旧式的红砖筒子楼群,甚至一片荒野,满心憧憬,像〈乌鸦喝水〉故事里那只瓶子,水位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及至到好友家门外,已满得要溢出来。敲门,一下,两下,三下,回答我的却是一片死寂。登时像洩气的皮球,瘪了。无奈转身,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静悄悄的楼道,眼前阳光万丈,而好友正从阳光深处走来。那一刻的欣喜啊,难以描摩。手拉手互诉别后衷肠,分享各自的小祕密小烦恼,绕着垂柳河堤久久徘徊,天色将晚才离开。骑着单车踏上归途,满心如水又如酒的喜悦。

此外,每天跑步。上学时课业紧张,没时间跑步,而暑假让持续的奔跑成为可能。清晨五点,家人皆在熟睡,我轻手轻脚爬起来,边听音乐边下楼。此时太阳尚未升起,天色青苍,天地间寂然无人,走上马路,迎着晨风开跑。青青柏油路,笔直、平整,一直向远方延伸……心怦怦跳,血哗哗淌,多巴胺汩汩分泌,汗流如注。朝阳一寸寸升起,日光一寸寸挪移。道路,天空,流云,一切都明净如洗。半个钟头后停下来时,身体像烧红的炭,每个细胞都在喷薄热能。边擦汗边遥望东方,一片壮丽朝晖,说不尽的年轻烂漫感觉。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流走,看似漫长得不见尽头,而不知不觉终点已近。假日尾声,心情複杂,亦悲亦喜。悲的是无拘无束的好日子终到尽头,喜的是又可以在一百度高温的学习油锅里享受冲刺巅峰的快意。心如四月天,阴晴不定,却也明知新学期无可避免,所以开学日越近,心反越安然,越淡定。

报到那天我起得很早,仔细梳洗,仔细穿衣。弯腰繫鞋带,起身时心若风帆,鼓蕩着浩然之气。再次背起书包下楼,如长江奔赴大海,如雄鹰奔赴蓝天,我大步奔赴菁菁校园。

和如今的孩子相比,那时的暑假没有夏令营、没有旅行、没有好书可读、没有世面可见,几近贫乏无趣,但在我心里,它们始终是最美的时光。流金岁月,是生命的墙垣上猎猎飞扬的旌旗!(寄自加州)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