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难忘的一课

难忘的一课

时间:2016-06-01 13:35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我当过二十年学生,教过我的老师少说有一百位。虽然多数老师的音容笑貌已在记忆中淡去,但是我的感激之情不曾稍减。以每天五堂课计,二十年里不下两万堂课,通过这两万堂课,老师们把做人道理和文化知识,一点一滴浇灌进我的心田。我虽不记得每一堂课,然而有一堂课却永远难忘。

刚进大学有一门普通生物学课。任课的刘玉麟老师五十多岁,中等身材,方方的面孔戴着金丝边眼镜。他课讲得极好,把纷繁複杂的生物界梳理得井井有条。可是他不苟言笑,眉宇间透出淡淡的愁意。他不像其他老师在教研室备课,而是坐在图书室角落一张寒酸的小桌旁。直到那难忘的一课,我才明白了原委。

那是解剖鲫鱼的实验课,有两位同学嫌鱼鳞画起来太麻烦,就仿照书上的图交了卷。这自然瞒不过刘先生,他拿着这两份报告,手微微颤抖,声音也微微颤抖,说出了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段话。

「我要讲一件真实的事情。大家知道,养蚕要吃掉大量桑叶,而种桑树要占用良田。有个学者注意到,养蚕季节有大量莴苣上市,而莴苣叶只能白白扔掉。他想,如果能用莴苣叶代替桑叶餵蚕,不是可以省下许多农田吗?他做了实验,可是事与愿违,吃莴苣叶的蚕宝宝大批死亡。后来探究原因,是因为莴苣叶的含水量比桑叶高许多,而蛋白质含量却低许多。实验失败并不可怕,可是这个学者怕面子难看,就把死了的蚕宝宝倒进火炉,以此虚报莴苣叶养蚕的成活率。他的虚假成果登上报纸,但是别人重複他的实验,假相就被戳穿了。我们应当吸取什幺教训呢?做学问必须踏踏实实,来不得半点虚假。弄虚作假就像肥皂泡,虽然美丽但必定破灭。做研究必须本着科学良心,昧着良心肯定摔跤,甚至身败名裂。这个学者受到了处罚,他现在的最大愿望是青年学生要老老实实做学问。这件事就发生在五年前,这个学者就是我。」

刘先生的话戛然而止,实验室一片寂静。我明白了为什幺刘先生的眉宇间总是透出淡淡的愁意,明白了为什幺他只能坐在图书室的角落里。我从未见过敢于向学生自曝其短的老师,这需要多幺大的勇气啊。泪水在我眼眶涌起,模糊了站在讲台上的刘先生。他就无言地站着,直到下课铃声打破了寂静。

刘先生的过失发生在「大跃进」时期,那是个疯狂年代,吹牛被当成豪言壮语。「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水稻亩产十三万斤」等等,连篇累牍登在报纸上。刘先生的「莴苣叶养蚕」与这些大牛皮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他的小牛皮吹炸,是因为惊动了洋人。有波兰科学家对莴苣叶养蚕较上了真,要来考察。中国驻波兰大使馆报告外交部,「外交无小事」,一查立即真相大白。刘先生的副教授职称被撤,留在图书室做杂务。直到我们这届新生入学,才重新启用了他。刘先生是有大过失的,这是他一生难以洗刷的污点。然而他能向不知情的学生坦承过失,告诫学生们以他为戒,使我增添了对他的敬重。

这一课距今五十多年了,在人生道路上,我多次遇到要以科学良心来衡量的事情。实验资料出乎预料,要不要记录在案?撰写论文时,要不要把与结论相悖的现象写进去?每当此时,我就会回忆起那难忘一课,彷彿又看到刘先生站在讲台上,又听到他的声音:「要做正直的科学家,不能做抱憾终身的事情。」刘先生若是知道他生前的一堂课,能让他的学生受益终身,当会感到慰藉的吧。

(寄自纽约)



难忘的一课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