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李唐老哥

李唐老哥

时间:2016-09-01 11:1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李唐老哥,您好!

首先我得向您致歉,因为我虽然久仰大名,甚至常在课堂上介绍您是中国最伟大的山水画家,但说实话,我从来没细细研究过您的作品。当然,这也得怪您的画是绢本,已经老得发黑了,印在书里一团黑,就算到故宫趴着玻璃看原作,也是模模糊糊。直到我最近逛故宫,进专题展览室之前先经过一个房间,整面墙是幅放大的山水画,我匆匆走过去,又立刻退回来,天哪!只见满眼的松林好像随风摆动,旁边的涧水似乎渹渹有声。尤其上游,隐约从松树间透出来,黑白对比闪亮闪亮的水光,让人想到王维的「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真觉得有冷冷的山风扑面而来,才惊觉:这不是李唐的〈万壑松风图〉吗?

您有多大的工夫和耐力呀!我早年放幻灯,向学生介绍这张画,只会说:「瞧!七十多高龄的李唐,居然能画这高六呎、宽四呎半的大画。」却没想到您老哥连画松针也一丝不苟,就算放大,都能见到一根根全是尖的。而且松枝左扭右拐,即使前面被遮住,后面还接得上。盘根错节更甭说了,如同巨龙之爪,狠狠地抓着地面。如果全靠想像,您能表现得这幺有变化吗?

李唐老哥,我猜您一定是对景写生的。最起码是先在野外写生,再回家慢慢经营。谁说国画没有精準的透视?看您这张画,瞧那瀑布小湍高低层叠,您根本是用「定点透视」。而且必定先打了底稿,垫在绢的下面画,所以构图完美、下笔肯定。不过我发现您大概太潇洒纵肆,水边的岩石有一笔画过头了。换做别人大不了将错就错,盖过去。可您老哥坚持不改,为的是要透视的感觉好。

虽然说您是对景写生,其实您也有浪漫的创造,譬如远景,若不是您比吴承恩早了几百年,我一定要说那几根活像手指的仙山,是受到《西游记》里孙猴子在如来佛掌心撒尿的启发。更鲜的是,您居然把题记写在其中一座山上,这可比范宽将名字藏在树丛间霸气多了!

当天我就去故宫商店买了您的〈万壑松风图〉複製品,店员说:「这是最后一卷,没了!」回到家,我立刻挂在墙上,却也立刻气喘发作,大概因为库存太久有股怪味,我只好先喷气喘药,再戴上口罩欣赏。据说这是日本专家四十年前开着超大摄影机去故宫拍摄的,原寸原色印在绢上,几可乱真。

我一寸一寸趴着看,越看越叹服,所谓「石分三面」,您老哥真是做到了,尤其您用毛笔侧锋画山岩,确实表现出三度空间的立体感。我相信您一定写生,而且画的八成是石多土少的北方山水。是太行山吗?我去「郭亮村」时见到的山水就这样子。对了,您老哥在北宋倒台的时候,不是还流落到太行山,干过几天土匪吗?

对不起!不是对您不敬,早年张大千也被土匪抓去作过师爷。何况您老哥在土匪窝里收了个徒弟萧照,后来还跟您随宋室南渡,在街上摆摊子卖画,进入画院成为待诏呢!可见土匪里不乏人才,尤其乱世,很多人才当土匪,深造之后改邪归正,更是气魄非凡成为大家。这张画虽然题的是「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算来您当时还没落难,但我猜您八成经常游山玩水。不仅如此,还可能「爬」山「涉」水,因为您画出了花岗岩的质感,搞不好爬山时被尖锐的石头割伤过。画面右下方的小路是您常走的吗?为什幺不加个人物?譬如画位光头和尚,李白的「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多合这张画的意境?对不起!我忘了您擅长隐喻,当年画院考试,题目是「竹锁桥边卖酒家」,别人都画酒家饮者,而您只画个酒帘从桥边的竹林伸出,就得了大奖。哇,聪明聪明,为您老哥喝采!

您画山涧也精采,应该是「溯溪一族」吧?因为您画的不仅是悬泉飞漱,而且表现了山涧里的阴湿水气。谁说中国画不重视光影?这幅画中的瀑布,因为躲在阳光照不到的幽谷中,您还特别在白色的飞瀑上加染阴影。李唐老哥!我发现您画的八成是下午将入晚的山水,因为天空染了淡淡的红。还有:您不像后来大多数的中国画家把天空留白,即使今天绢变黑了,仍然见得出天空整个用赭墨染过,衬托出层层暮云。我还猜这张画是坐南朝北,因为画面右边是西,整张山水,朝右边的山石都比较亮,而且带一点赭色。对了!由树梢观察,画上吹的是微微的东风。

李唐老哥,您要是当年能出国,绝对可以去欧洲教画,他们写生的功夫远不如您,您非但对透视和光影下工夫,连色彩都讲究极了,而且少用纯绿、纯蓝、纯赭,硬是把它们混在一起,您还加石青石绿这些矿物质颜料呢。李唐老哥,您也太迂了吧!举个例子,您先用墨画松树,连松针都一根一根描,然后染水绿,在上面用青墨勾一遍,仍然是一根一根画。这还不够,您再在前景的松针上加画一次不透明的「石绿」。这是何必呢?您最后用的「石绿」盖上去,不是把先前画的都遮住了吗?虽然经过将近九百年,原先的石绿色多半不见了,但我猜您八成是为了让前面的松树跟背景对比出空间感。换作别的画家,一定会把背景的岩石画淡一点,但是您不干,您要的是「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的力量。也正因此,〈万壑松风图〉被公认是故宫「镇馆三宝」中最有力量的。

后来的文人画家很可能怕他们逸笔草草的作品,跟您的皇皇巨构一比就不见了,所以批评您画得太重太满。但是李唐老哥,您也别伤心!这可是因祸得福啊!正因为您这张画总被束诸高阁,很少悬挂,所以残破的地方不多。尤其值得庆幸的是乾隆老爹居然没在上面舞文弄墨,使您这幅画能够老得清白,没被霸凌。

还有一点我不解,李唐老哥,您作这张画的西元1124年,搞不好已经七十六高龄了,您的眼力还这幺好,手还这幺稳,您是吃什幺仙丹妙药?让我这个后生晚辈很不服气,所以我也要照您的路走一遍。我可不是要去太行山当土匪,而是要临摹您老哥的这张旷世巨作。我会照样在绢上以小斧劈皴画岩石,以中锋小笔勾松针,跟着您的脚步,亦步亦趋,一丝不苟地「克隆」一张。

只有您画错的那笔,嘿嘿!我只当没看见,不画!

(寄自纽约)



李唐老哥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