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六尺巷

六尺巷

时间:2016-06-06 10:58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直很怕一成不变。相同食物连吃两遍就受不了。接送儿子上下学,一定大街小巷研究一番,隔几天就要换条路走,看不一样的风景。

我发现社区里每隔一段路,就会有一个只供行人穿越的窄巷步道。窄巷两端连接的是死巷子,离步道不太远的地方,就会有个学校。想来是让原本要绕一大圈才能到达学校的学子们,可以通过步道抵达,大大缩短上下学的路程及时间。

经过这一大发现,我开始寻找穿越窄巷。每个窄巷都很短,大约只有一到两间房子的长度。有的窄巷一边正好是一间高墙耸立、庭院深深的巨宅,美丽的紫藤越过墙边美丽逼人;而另一边却是矮矮的灌木树墙,墙里老旧房子菜园果树随意栽种,一派田园风光,形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有的一边是标準的美式庭院,而另一边却是充满禅意的日式花园。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道两边都是高高的陈旧的木栅围墙的窄巷。每次走到这儿,都让我联想到「六尺巷」。

六尺巷是安徽桐城的一个美丽的故事。传说康熙年间,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的府第与吴姓邻居相邻。两家盖房时发生纠纷,告到县衙。尚书的家人驰书京城,向张英告状。张英阅罢,回诗一首:

一张书来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长城万里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家人得诗知其意,旋即拆让三尺。吴姓邻居深为感动亦让出三尺,两家中间便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康熙皇帝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特立牌坊以彰谦让之德。至今犹为美谈。

一天,我在大街小巷中穿梭,感觉房子和院落都越来越小,想该是走到了紧邻的城市。眼见前面有条窄巷,两旁出现两座巨宅,从两宅的侧院穿过,宽广的马路、豪华的房子、美丽的院落,彷彿一瞬间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惊疑当中,看到窄巷第一家旁边立着一个碑。我好奇地蹲下来看,原来这是一个深具历史纪念意义的社区。

1941年,Satakes ,一个日本移民,买下山景城这块大约三十六亩的土地。虽然家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们还是计画用来耕种。

一天,他们正将果树连根拔起时,朋友跑来告诉他们:「日本刚刚轰炸了珍珠港。」

日本偷袭珍珠港,重创了美国太平洋舰队,愤怒的美国人把气全发在日裔美人身上,仅管其中62%的日本人是美国公民。

1942年2月19日,罗斯福总统下达了9066号行政命令,授权美国陆军部长确定国内某些地区为「战区」,并可以对生活在战区的人加以任何必要的限制。这份命令让整个太平洋沿岸,包括加州、奥勒冈州、华盛顿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所有日裔美人都被迫迁移。他们被迫结束生意、卖掉房子,到指定地点报到。每个成人只能携带一百五十磅重的行李,每个人和每件行李都有一个标籤。名字对他们而言不再有任何意义,代表他们的只是一个号码而已。

最终他们被安置在美国中西部地区特别修建的十个「重新安置中心」,亦即所谓的「集中营」。在整个二战期间,大约共有十一万的日裔美人被送往重新安置中心,住在简陋的木房里,受到全天候的监控,过着与世隔绝的囚禁生活。

Satakes的家族成员中有几位被徵召参加战争,所以在1945年时就被允许重返家园,继续他们的农耕生意。1950年他们将其中三十亩地卖出给建商盖新房子,留下六亩地继续他们的苗圃园生意,日后成为成功的家族企业。

2006年,Satakes 家族将这最后六亩地卖给房产公司,2010年新社区完工,也就是我所看到的这区独树一格的豪宅。

古今中外的窄巷,都诉说着不同的故事。

(寄自加州)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