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卡尔德的流动雕塑不

卡尔德的流动雕塑不

时间:2016-09-22 12:01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整修五年,又大又新、达到国际水平的旧金山现代美术馆(MOMA)终于重新开幕。燕风、明琤和我急不及待地相约,登门观赏。

进了门,高大明亮的大厅屋顶,一座黑灰的「流动雕塑」(Mobile)正俯瞰我们,它好像知道我的来意——去、去三楼,那儿有更多的流动雕塑,卡尔德(Alexander Calde)留下的。

三楼果然有卡尔德的特展室,挂着各式各样的流动雕塑。简单的线条,单纯的颜色,明确的几何图形切片,正在眼前晃动着,缓缓地、悠悠地、自自然然地。就像天体运行的星星,永远保持一定距离,互动而不互碰。我悄悄地站在他的作品〈十八黑〉前,傻傻地盯着看,这座流动雕塑用了许多平衡点,十八块大大小小的黑片在九根铁条两旁各就各位,互不碰撞,支架下有motor,徐徐地转动。看着看着,我差点进入梦乡。

从巴黎到纽约,卡尔德用天秤的槓桿原理设计出他的流动雕塑。小小的,支架上一铁线,一边一片大小不同的塑胶片,平衡点不在正中。平衡点一旦找到,轻轻銲接上,铁线摇动依旧,大片带动小片,一上一下地晃。

做了一批小流动雕塑,他开始做大一号的。多用几条铁线,两边挂大小不一的塑胶片,每条都有平衡点,成品从天花板挂下来,在空气中晃动。他的朋友看了,都惊艳不已。雕塑浮动,真是独树一帜,震撼大家的视觉。

这一来,卡尔德需要更大的空间,换句话说,他想要发展他的流动雕塑系列作品。他在康乃狄克州找到一老旧农舍,舍旁有十八亩荒地,买下后自己动手改建成住宅和画室。在大画室中,卡尔德开始构建大流动雕塑,先造个三角形铁架,粗铁条两边銲上不同形状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铝片或木片,找到平衡点,再銲接到铁架上,把这比人高出许多的大流动雕塑搬到室外,风一吹,木片铝片纷纷摇动,却又顶天立地,四平八稳,像一棵棵迎风招摇的树,树叶随风轻摇,把荒郊野外的农舍点缀得生气勃勃。

看到卡尔德的流动雕塑的人,都打从心底爱上这些作品。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年,他的流动雕塑就在世界各地找到落脚处,广场上、市政大厅里……,美术馆更是争先恐后地展览。卡尔德的流动雕塑不诉说、不吶喊、不沉重、不教诲、也不耳提面命,看上去,清爽明朗。但,到底为什幺让来观赏的人都满脸笑容?

他的流动雕塑是「色、形、动」的巧妙结合,「色」要选择原色;「形」要多元化;「动」要自由。学工程的卡尔德,充分发挥结构方面的才能,而天生的艺术才华又使他的流动雕塑可观可赏。我一看就难忘,莫名其妙地爱上这些似动非动、似自然又非自然、充满灵气的流动雕塑。眼观后,更用「心」去赏,感受更深一层。

成名后,画廊常把卡尔德的静态、动态雕塑和超现实主义派一起展出。但他坚持自己既不属于新浪漫主义,也不属于超写实主义,更不是野兽派。卡尔德无门无派,独特的流动雕塑在艺术界独当一面,独领风骚了数十年。做人做事都崇尚自然的卡尔德,从不给自己设框架。

卡尔德也广结善缘,家中常高朋满座,画家、文学家、铁匠、木匠、政客常来拜访。除了自己的雕塑外,卡尔德最喜欢米罗(Miro)的画,米罗的画,简单的线条和用色是他流动雕塑的灵感泉源,他们互相交换作品,惺惺相惜。

大文豪亚瑟米勒(Arthur Miller)也是卡尔德的好友。米勒说卡尔德讲话从不拐弯抹角,永远实事求是,从不说负面的话,是个常常快乐的人。卡尔德从不解说自己的作品,只要大家用眼用心去观赏,文字是多余的。米勒看他的流动雕塑,曾感动地形容为「众鸟飞翔,与光同舞」。

在他太太眼中,卡尔德像个大孩子,天真无邪,精力充沛,从早到晚动脑又动手,或创作流动雕塑,或用铁丝绕来绕去做成人脸、牛、鱼等,或自己做桌椅,忙个不停。但他三餐一定坐下来吃,从不废寝忘食。早年成名的卡尔德,维持着一贯地平易近人,亲切和蔼,不亢不卑,不修边幅。他太太说从来没看他发过脾气。是家人朋友眼中的好好先生。

卡尔德油漆成黑色的大画室十分零乱,桌上地上堆满各种金属、木头、塑胶,铁条、铁丝、捡来的特别东西、各类工具……但乱归乱,他永远可以在里面找到他要的东西,好像他的脑中有张图,知道各种材料工具的所在角落。

1898年出生,1976年去世的卡尔德,倾其一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小心翼翼地为他的流动雕塑找寻平衡点,而他自己生命的平衡点却是与生俱来的,可谓得天独厚。(寄自加州)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