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家有爱巢

家有爱巢

时间:2016-08-31 13:0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直想在一楼的露台下再打造一层。终于等到开春,后院的积雪全化了,温暖的阳光好像在催我:早点儿动手吧,建好了上面会有一个美丽的夏天。丈量尺寸、準备木材……我在后院比划忙着,不经意间发现露台下稀稀落落的草地上散落了不少树枝草叶。哪儿来的?心里头正纳闷,一抬头却望见木梁上多了一个簇新的鸟巢,一只健硕的晨鸽(Morning Dove)端坐正中,泰然自若。

原来是新邻居找上门做窝生蛋来了!赶快招呼妻子、小子过来看,一家人欢天喜地。

「选咱这儿可是咱家的福气,」 妻子说,「别打扰他们。」

好吧,不打搅,露台的工程就只好先放下了,过阵子看见小鸟再说。

一等就是两个多月。儿子每天跑过去探望,然后向我彙报,说她还和昨天一样,一动不动。

「我可不想做只鸟,boring!」儿子每次都不忘补充一句。

母鸽是不是也这幺想我不知道,倒是经常看见有同伴过来陪她,站在铁篱笆上唱他们独有的情歌,「穀——咕——穀——」,妻子说那是孩子他爸陪她坐月子呢。女人的想法就是不同。

头一次看见小家伙是在六月下旬的一天。两只,毛茸茸的,蜷覆在妈妈的羽翼下,眼睛睁得大大的。新生命真的能带给人特别的惊喜,尤其当她们就在你的房前,她们早给当作是这个家的一部分。我忍不住好奇,搬张凳子站高了凑过脸去观察,惹得人家心惊、讨厌,搞不清是何方神圣,挪着身子拚命往妈妈翅膀底下钻。鸽妈妈到底成熟稳重,一脸淡定,直视前方,脸都不转一下。或许,她早对我们这家人有了判断?

鸟巢里不再冷清,转眼间一只变三口,显得有些拥挤了。好在当妈的终于可以鬆口气了,不时溜出巢转转,幽会情人。偶尔还看见铁篱笆上站着公母俩一对朝爱儿张望,叽叽咕咕。当然,妈妈外出总要带食物回来的,那从来都是最温馨动人的一幕。两只小乖乖一改斯文安静,张大嘴巴,争着朝妈妈嘴上啄,好像那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藏。

七月中的一个早晨,我正和朋友在客厅里喝茶聊天,小儿子兴匆匆从露台上跑进来,拉着我就往外走,一边示意走路轻点儿。露台的扶梯上,正站着两只小晨鸽晒太阳。他们到了最上一层,这会儿正好奇地四下张望,嘴巴里呢喃自语。看见有人来了,两小子惊慌地跳下一阶,忽闪着拍起翅膀。篱笆上鸽爸鸽妈则远远地望着,他们是那幺从容,眼睛里满是爱怜。那是动人的一幕,一张难得的全家福。

那天下午出门前,我特意出来再看他们一眼,心里似乎有某种预感在发酵。父母已经不见了。两只小的飞上了与邻居相隔的木墙,看见我已不再慌乱,就这幺一动不动地望着,好像在说什幺。他们褐色的羽毛已经丰满,在太阳里闪着光,俊美极了。一会儿他们又侧过身,张开翅膀轻轻拍打着,像在有意展示他们迅速积累的强健。在碧蓝的晴空下,我看见逼人的英气和勃勃雄心。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晚上回家的时候,鸟巢空了,院子里也没有他们的蹤影。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第四天……我怅然若失。

「他们真不回来了吗?」小儿子一遍遍地问。

「孩子大了,该离开了。」妻子若有所思,咕哝着不知是在说鸽子还是人。

拖了几个月,我的新露台终于打好了。又按妻子的要求在柱子间挂上一张白色的织网吊床。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坐在这里,尤其是雨后,松木的幽香和院子里的青草味道混杂在一起,让人陶醉。梁上的鸟巢依然空着,显得有些落寞,上面还挂着一小片白色的羽绒,提醒人们那儿曾经有个家。

你们在哪儿?你们好吗?我总禁不住在心里问。(寄自加拿大)



家有爱巢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