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佛蒙特的日与夜

佛蒙特的日与夜

时间:2016-09-20 12:41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秋季时分,我正居宿于北纬44°37’N的琼森小镇(Johnson, Vermont)。

在这一座美国的佛蒙特艺术村(Vermont Studio Center),秋日飒凉,气温来到了七度,阳光灿烂,满山枫叶转红。

白昼,我便在名为「小牛写作楼」(Maverick Writing Studios)的工作室写作,一边凝望着窗外清溪潋滟,一边埋首写着未完稿的小说。偶尔,也伸伸懒腰,往小镇漫游遛达。

时值深秋,豔红金黄的枫叶在树林恣意闪烁,整座小镇像被纵火了。

燃烧的朱红色占领了整座城,片片红叶纷飞于秋风,抬头仰望,连青蓝色的天空也是火舌蔓延。

佛蒙特州境内,森林茂密,在琼森镇上,除了有松树、云杉、桦树之外,最多的则是红叶树种,例如鸡爪槭、三角枫、五裂槭、羽毛枫……各个品种的枫树在美国东北角争奇斗妍。

香枫们在八月底开始逐渐变色,九月下旬转为金黄,十月则会脱胎成深红色。当我在九月抵达,也幸运地参与这场色彩转换的大自然盛季。每天出门,总拍摄许多红豔秋景,更拾取草地上的鲜红枫叶,作为书籤。

有一回出门登山健行,循着佛蒙特15号公路走,沿途碰到拉莫伊尔河(Lamoille River)之后,再向右转进Hog Back Road,行走了约莫3.9英里的路途,便抵达一座小山丘。美国朋友绘製的地图上,就在小山丘的山顶位置,特别标明「Prospect Rock:Great Views!」的字样,实际爬上山巅,景色着实惊豔。

站立在一块凭空裸露的巨大岩块上,往西向下俯眺,几百里的枫红山峦尽览无遗。

夕阳余晖映衬着赤枫林,林间晶亮水潭闪烁辉映,如诗如画让人癡迷。

走在琼森的乡镇小路,除了讚叹美不胜收的枫红景致,也时常邂逅诸多异国的动物朋友们。

有一次穿上跑步鞋,前往琼森镇后山慢跑,路上意外遇见了一只棕黑色的浣熊,牠察觉我的注视,便快速奔越马路,害羞地隐入草丛间,让人追之不及。

还有一次,在后山散步了整个下午,返回之际,却意外发现马路上,伫立着三只褐色水鹿,在傍晚的夕阳映射下毛色绒亮晶莹。

两只大鹿一只小鹿,转头斜瞥着我,彷彿是从精緻朦胧的古典风景画里跳出来。我还来不及反应,牠们便一蹦一跳,飞跃进草坡旁的白桦树林之间,即刻无影无蹤。

另一件奇异生物的目击报告,则在我的工作室中发生,我还和牠之间有了一番搏斗。

居住在艺术村的前几天,我受到时差影响。当地与台湾的时间相差十二个小时,日夜颠倒,因此我白昼昏昏欲睡,三更夜半却精神抖擞,充满工作的慾望。

于是,我总在晚餐后,逕自踏进「小牛写作楼」的二楼工作室,捻开檯灯开关,开启我的Acer银白色笔记型电脑,整理起小说纲要,或者是编纂起台湾古书中的妖怪文献纪录。但每一晚,我却被闯进房内的巨大飞蛾打断工作。

巨型飞蛾,全身布满紫黄细毛的飞蛾,四片橘色羽翼镶嵌硕大的蓝眼斑纹,迥异于我在台湾见过的飞蛾种类。牠们一旦察觉窗内晕黄灯光,便会拍振翅膀,从敞开的窗户旋滑入屋,在檯灯旁扑扑飞绕。

我一想到牠们若被困在房内,无法飞出去而饿死,便坐立难安。所以,每当飞蛾误闯,我会拿塑胶袋抓牠们,再将牠们释放窗外。不过,飞蛾们都练过忍术,左闪右躲游刃有余。

所以我总在小小的工作房内东奔西跑,两手挥舞塑胶袋,跌跤数次,煞费苦劲才抓住,再将牠们赶出去。

到了第五天,我总算学乖,将窗棂关好,只留空隙。就算闷热不透风,但也好过将整晚时间都花费在捕抓巨大飞蛾的工夫上。

夜静更阑,若是工作告一段落,我便会披起外衣,踅步于工作楼旁的河畔。

名为吸虹河(Gihon River)的水流,在夤夜时分,总响起潺潺如银铃般的水声,河面上反射着桥上灯光的潋滟亮影。

若是银月当空,河面上光影更是灿烂夺目。

横跨吸虹河的桥墩名为「珍珠街桥」(The Pearl Street Bridge)。

我信步桥上,竖起衣领抵御秋夜里冷飕飕的寒气,发现桥上的石栏杆镶嵌一面铜牌。

我弯下腰,凭藉上方街灯光辉,阅读铜牌文字:

「Dedicated to the Gihon and Lamoille rivers which brought Johnson life. July 29, 2010.」(吸虹河与拉莫伊尔河为琼森镇带来生机,谨将这座珍珠街桥献予它们,设立于2010年7月29日。)

琼森镇的人们,尊敬着自然界赐予的万事万物,而眼前这一条蜿蜒0.2英里长的靓丽小河,以及境内另一条主要河流拉莫伊尔河,皆象徵琼森人的骄傲。

「Gihon」此名,源自《圣经》。传说流经伊甸园的第二条河流,流域并且环绕「古实」全地,便是名为「Gihon」的河流,其义为「川流溢满」。

如今,北美洲的东北山峦,也有一条名为「Gihon」之河,由东向西,与拉莫伊尔河汇流成大河,再往西绵亘32英里,流入佛蒙特州的第一大湖「尚普兰湖」(Lake Champlain)。

尚普兰湖是一座南北狭长型的淡水湖,长达125英里;而这座湖泊的有名之处,便是传言湖中有「巨大水怪」。

湖怪之名,越传越兴盛,佛蒙特人们也非常自豪于尚普兰湖的水妖传说。从1883年有人见到「湖中水怪」以来,迄今为止,已有三百多件目击案例,据说是像尼斯湖水怪那般的蛇颈龙怪物。

2009年,当地居民艾瑞克(Eric Olsen)用手机拍摄的水怪影像,成为Youtube热门的点击项目,也被誉为是最清晰的「水怪证据」。

水怪成为了佛蒙特人的骄傲,也因此,佛蒙特棒球联盟不只是将湖怪选为他们的吉祥物,原名「佛蒙特博览会」的球队,更改名为「佛蒙特湖怪队」(Vermont Lake Monsters)。

当我第一天抵达伯灵顿机场,便在机场贩卖店中,看见贩售着湖怪队的球队T恤,衣衫印着Q版的湖怪吉祥物,彷彿恐龙外型,有着一张淘气脸庞。

不过,水怪的真实模样,绘声绘影,无人知其详细。甚至有人断言,水怪传说,是佛蒙特人为了提高观光收益,凭空捏造出来的商业阴谋。

无论传闻是真是假,对于喜爱聆听妖怪故事的我来说,尚普兰水怪的神祕蹤迹,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我不禁幻想,若真有水怪存在,连接尚普兰湖的吸虹河,可能也会成为水怪偶尔潜游而来的地点吧!

昏晦幽冥的深夜里,我倚靠着珍珠街桥,俯望桥下悠悠河流。

石滩上激溅的水花捲着白色碎沫,漂浮着梦幻的气息。

在异乡的这一夜,彷彿所有不可思议的奇思异想,皆能成真。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