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弟弟不见了

弟弟不见了

时间:2016-08-27 11:1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九岁那年,我第一次迷了路。

那是在六○年代,「文化大革命」尚未开始,虽然物质匮乏,购物均需票证。但生活平静安详,邻里关係融洽,大多数人友善而乐于助人。当时,我家住在重庆。爸爸去北京出差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我,还有两岁的弟弟。

还记得那是暑假里的一天,妈妈向单位请了假,吃过中饭,妈妈领着弟弟和我,坐公交车去医院给患了感冒的我看病。

公交车开了大约七、八站之后,在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妈妈抱着弟弟,招呼我下车。这时,车窗外半坡上一栋造型别致的红色小楼房,在一大片青灰色的楼房中显得很独特,引起了我的注意,下车后,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从医院出来后,不远处的百货商店里柜檯前人头攒动,原来是在卖一种不收布票的布料。于是,妈妈让我站在百货商店的大门口,一个卖冰糕的摊位旁边看着弟弟,她则挤进人群里去抢购布料。走了几步,妈妈回头嘱咐我看好弟弟,她买好布料后给我们买冰糕吃。

夏日的午后,三大火炉之一的重庆,万里无云,阳光炙热。我站在大太阳下,照顾着顽皮的弟弟,眼馋地看着别的孩子拿着父母买的冰糕解暑,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了。口乾舌燥的我焦急地踮起脚尖,望着大门里挤成一团的人群,眼巴巴地盼着妈妈早点岀来。

顾盼之间,妈妈终于出来了,满头大汗,手里拿着一块布料。我高兴地迎上去,妈妈却问道:「弟弟呢?」我低头一看,刚才一直在我身边的弟弟不见了蹤影。我傻眼了,怎幺一眨眼弟弟就不见了呢?于是妈妈和我分头在百货商店周围里里外外全都找了一遍,可弟弟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下子妈妈着急了,扩大了寻找的範围,让我负责十字路口旁几条街巷,而她则往更远的街道走去。

当我找完了那几条陌生的街道后,回到百货商店大门口时,却不知道妈妈在哪儿。和妈妈分开时,急坏了的妈妈没有告诉我如何与她会合,也没有告诉我怎幺坐车回家,当然也没给我车票钱。就这样,身无分文的我独自一人惊恐地站在陌生的大街上。

这是重庆市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之一,车水马龙,行人如织。我茫然无措,又累又怕,不敢问任何人,唯恐碰上坏人。累了就坐在马路边的台阶上,一个小女孩独自坐在马路边,引起了几个路人的注意和询问,但我心里害怕,什幺也不敢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那些询问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阳光西斜,小街巷里的孩子们端着饭碗,已是晩饭时分了,百货商店也关门了。还好是夏天,天黑得晚。但随着暮色渐近,我的恐惧瀰漫开来,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在天黑前想办法回家。

我站在依然热闹的十字路口,眼花撩乱地看着穿梭往返的各路公交车,却不知回家的路在何方。我口袋里没有车票钱,又不知道该坐哪路公交车,更害怕坐错车。徬徨之中,四面张望,一栋似曾相识的红房子落进了我的眼帘。我想起来,那是来时下公交车时注意到的那栋漂亮的红房子。

我远远望着这栋红房子,走到来时下车的车站,抬头看车牌上的站名,终于看到了我家所在的地名。那幺回头往来时的方向去,就是我回家的方向了?但是繁华的公路上有很多不同号码的公交车,我并不记得来的时候是坐的哪一路公交车,最要命的是我的衣兜里没有一分钱。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鼓起勇气、怀着希望沿着来时的那条公路,一站一站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走过一站,便核实公交车站牌上的地名,以免走错路,走对了再继续往下一站走。还好,这段回家的路只有七、八个车站的距离,走到离家越来越近时,周围景物便慢慢熟悉起来。

当华灯初上时,我终于走到了最后一站,一辆到站的公交车上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定睛一看,是妈妈!妈妈下了车,一把拉起我的手说:「你弟弟还没找到,我们赶紧去派出所报案!」我嚥下了委屈的泪水,攒紧了妈妈的手。

弟弟失蹤了三天,在那三天里,妈妈哭天抢地,家里挤满了父母单位的领导同事和邻居们。大家都忙着绞尽脑汁,商讨如何寻找弟弟,没人注意我的存在。经过迷路的惊吓,我感冒不药而癒,并如惊弓之鸟般自以为闯了大祸,每天惴惴不安;又如一只饱受惊吓的小猫,躲在角落里,舔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三天后,出差在外接到电报的爸爸提前回了家,派出所也传来了消息:三天前,一个两岁小男孩站在距离百货商店四站远的另一条公路边哭泣,被一个摆茶水摊的老太婆收留了。三天后,被回家休假的老伴儿知道了,才报告到派出所。

至于我弟弟是如何会站在离百货商店四站远的地方,那是一个两岁孩子无法走到的距离,就没人知道,成了一个永久的谜。

那次人生中第一次迷路的经历,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模糊,反而在年岁渐长的如今,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我记忆的长河里,变成了在心里一颗沉甸甸的石头。

(寄自纽约)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