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穿越无知的黑暗

穿越无知的黑暗

时间:2016-06-01 13:34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在美国南方田纳西州乡下办一份小报的犹太人阿道夫‧欧克斯(Adolph S. Ochs),1896年买下摇摇欲坠的《纽约时报》,异常兴奋,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纽时》办成一流报纸。他揭示了办报宗旨:「无视于任何党派、团体和利益集团的包围,以大公无私的态度处理新闻,无所畏惧亦无所偏袒。」这句话曾刻在曼哈坦西四十三街时报广场附近《纽时》旧大楼大厅墙上。墙前是欧克斯的铜像。

一百二十年来,《纽时》绝大部分时间能遵循老发行人订下的金科玉律,尤其是「无所畏惧亦无所偏袒」(Without fear or favor)的原则。否则,该报不可能成为全美甚至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报纸。今天,《纽时》能够执美国文字媒体牛耳的地位,其报导和评论一直为举世政要所重视,揆诸其因,欧克斯当年所订立的办报宗旨,实具开启与引导之功。而日后主持《纽时》新闻与言论的编辑与笔政领导班子,亦每每能在重要关头,恪守「无所畏惧亦无所偏袒」的原则,「报导一切适宜刊登的新闻」﹙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为「历史的初稿」定调。

1971年夏天,尼克森政府为阻止《纽时》和《华盛顿邮报》发表描述美国如何捲入越战的〈五角大厦文件〉(Pentagon Papers),乃向最高法院要求禁止《纽时》和《华邮》刊登这份机密报告。但高院九名大法官于六月三十日以六比三裁决这两份报纸有权发表〈五角大厦文件〉,联邦政府无权干预和阻止。大法官雨果‧布拉克(Hugo Black)在判词中写下了一句震古铄今的名言:「只有一个自由和不受箝制的新闻界,始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骗手段。在新闻自由的各种责任里面,最重要的就是防止政府任何一个部门欺骗人民……。」

只有一个「无所畏惧亦无所偏袒」的报纸,才有伟大的胆识和道德勇气来揭发政府的错误和秕政,使人民不致永远受骗;只有一个「无所畏惧亦无所偏袒」的报纸,才不会帮助政府欺骗人民、蛊惑人心、自己欺骗自己,更不会在白纸黑字上纵逸自渎。

自由民主国家与独裁专制国家的最基本分野之一,就是前者的言论与新闻自由,全然是由人民所争取并予以珍惜,而又得到宪法和法律的明确保障;后者则毫无言论与新闻自由可言,即令有一丝一毫妆点门面的「自由」,而这些「自由」又在军法、戒严法、党章、特务和公安的虎视眈眈下,萎缩或变形得不成形状。即使在民主、自由和法治早已上轨道的美国,还是会发生打压新闻、言论与出版自由的逆流,更遑论那些自由其名、专制其实的国家和地区了。新闻自由的光大、媒体尊严的维护,绝不是朝夕所能倖致,亦绝非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垂手而得,更不能祈求当道与政府权势的施捨和保护。

诚然,在一些赫赫有名的美国报章杂誌里,并非全都是「不偏不倚」的,如行销全球的《时代》(Time)周刊,从四○至六○年代,即是一份报导有偏颇、言论有成见的新闻杂誌。特别是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完全受到该刊创办人亨利‧鲁斯(Henry Luce)的百分之百亲蒋立场所左右。因此,《时代》变成蒋介石和国民党在美国的最有力代言人。然而,1960年9月4日,台北《自由中国》半月刊发行人雷震因「涉嫌叛乱」和「为匪张目」而被捕的消息传抵美国后,鲁斯大为不满。鲁斯曾亲自对当时的中华民国驻纽约总领事游建文说:

「我虽是中华民国的好朋友,但我是杂誌发行人、编辑人,我是一个报人,不能不替报人说话,不能不为言论自由来说话。这是报人的责任,我不能不负起我的责任,否则我就失职了。蒋总统用军法来逮捕《自由中国》半月刊发行人雷震一事,就是打击言论自由,无视新闻自由,实在太不应该了,把自己宣称为自由的中国毁掉了。」

在雷案之后,《时代》曾发表多篇抨击国民党打压言论自由的文章,其中一篇讥讽国民党政府在製造「烈士」。鲁斯的逆耳忠言虽未获得台湾当局的正面回应,但此后《时代》对海峡两岸的立论,亦较能从客观立场出发。

1886年10月28日上午,美国第二十二任总统克利夫兰在纽约港口主持自由女神像落成典礼。在女神右臂高举的自由火炬下,克利夫兰宣称:「一缕光线将穿过无知的黑暗和人类的压制,直至自由辉耀世界。」这座由法国人民所赠与的纪念碑,成为美国自由、民主、幸福与繁荣的立国精神标誌。

「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壮哉斯言!美国独立革命先贤派屈克.亨利(Patrick Henry﹚于1775年发下这句豪语,余音震撼历史、响彻全球。自由,凌驾一切!就如同杜甫所说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没有真正的思想自由、表达自由、讽刺自由、创作自由、学术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其他的「自由」都是假的。有了这些自由,人活着才有价值、才有尊严、才不会怕「有吏夜捉人」。没有这些自由,人就不成其为人。自由女神像所象徵的就是这些不可剥夺、不可让渡的基本自由。在这些基本自由的护佑下,报人才能做到张季鸾当年所揭橥的「四不」:不党、不卖、不私、不盲;作家亦才能在思想的原野上驰骋,无所顾忌。许多美国的报人和作家,在他﹙她﹚们的专业领域上每能高举表达自由的火炬,光照美国的人文景观。

「笔锋常带感情」的梁启超(任公),1903年亲睹自由女神像后,在《新大陆游记》中写道:「自由岛者,在纽约海口中央,竖一自由女神像,法国人所赠也。美人宝之,登之有潇潇出尘之想。」自由女神像不应只是观光客争睹的景点,她提醒世人要珍惜自由,要使自由「穿越无知的黑暗和人类的压制」,照耀世界每一个角落。

(寄自纽约)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