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长耳

长耳

时间:2016-09-04 15:2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我答应过,如果长耳回来,要写这篇长耳失蹤记。

说是答应,其实也只是多日遍寻长耳不着,懊恼之际冒出的无心之言。把日常生活路径结实找了一轮,以为长耳会如同往常一样,只是短暂消失。牠应该一如往常般自己冒出来,垂着长长的耳朵,用无辜的一号表情凝视我,好像在说,看,我不是在这儿吗?这回牠总共失蹤八天。到了第五、第六日,我一边不敢相信一边说服自己,是真的是真的,这次可真是走了。

长耳是兔子手机套。长耳长耳,听起来像是叫一只真兔子。我们的感情非比寻常。这家伙跟着我近七年,比我的现任手机还资深,像钱包水壶和揹袋一样,出门时是基本配备。为了迁就长耳11×7.5cm的迷你身型,多年前被强迫换智慧型手机时,我选了一款身型同样迷你的索尼机。小到别人还以为我仍在上古时代用按键型。

其实我不在乎手机是智慧还是按键。反正在我手里它的智慧全废,大概就等同于行动电话吧,也就是没有室内电话可用时的代替物。如果可以,这些干扰生活也影响健康的现代人配备全免了。手机最大的功效是方便别人,只要有电子信箱,没什幺人是找不着的。做了行政工作之后才发现,即时通信物品让生活非常没品质。不用脸书不用line,还有半夜从学校系统摸黑进来的邮件。这种我戏称「黑函」的夜半急信多半没好事,不外乎紧急开会通知,紧急通知收多了也不那幺紧急了其实。这年头好像人人得二十四小时贴着手机随时待命,跟卖命一样。没想到还有我这种人吧,电脑一关天下无大事。手机不连网路,而且常常忘记带出门,睡觉呢,天那幺黑,长耳都睡啦,手机当然也不得不睡。

有一次开教务会议,教务长说了什幺事情,随后说,大家都有line吧,这事以后可以用line讨论。

我没有。在心里自说自话起来。才不要下班了还被line牵着,况且,一回家手机跟着长耳一併丢抽屉,谁都别想line我。从揹袋捞出长耳。这揹袋叫大黑,跟长耳是绝配,除了我家抽屉,长耳最常待在大黑的外口袋,有时赶时间出门匆匆一塞,两只耳朵探出来吹风。兄弟俩是标準的黑白配。长耳只显髒不显老,所以牠跟大黑一样,得常洗常晒。大黑比长耳更老,至少老过我家的十岁大猫,牢固的粗麻布早已洗得由黑转黑灰。多幺珍贵的岁月留痕啊,有钱也买不到。

有一回院里几个同事搭我的车,见大黑占了位子想把牠挪开,老先生没想到这东西得用上两手连拖带抱。小锺,你是怕有人偷你的嫁妆所以通通带在身上是吧?装什幺啊这幺重?不是嫁妆,是比嫁妆更重要的干活家当。我把大黑用得毫不疼惜非常粗鲁,书加上水壶五、六公斤很寻常,只要我拎得动,只要大黑塞得下。

黑白配是最佳拍档。我完全没法想像长耳会抛下牠的兄弟就此离开,隐隐因为长耳的遗弃而伤心,也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懊恼着。那阵子,握着冷硬的手机才意识到,原来我对这块冰冷的金属没什幺感情,是长耳这样一个毛绒绒的可爱家伙美化了它。我反覆翻查所有的隐蔽处,确认牠没有偷藏在花布下的竹篮或者抽屉,没有落在哪个可疑的夹缝,哪个鬼祟的暗黑角落。大黑被我里里外外翻来翻去,好像多翻几次能像变魔术一样变出兔子。学校的几个停车处没有。开过会的几个会议室也请系秘书去电问过。秘书边描述边笑,那个啊,老师弄丢了她的兔子,到处找呢。失物招领处当然也没放过,大家都知道某位老师的手机套弄丢了,急得四处协寻,一听遗失的是只双色造型的兔子,都笑了。

这下可好,长耳搞失蹤倒是把名声打亮了。其中一只耳朵底下别着绿花,这句话我隐忍着始终说不出口。上课的教室当然没错过,开完会边走边聊的某位主任,跟着我进了教室,把那些没人带走的伞啊课本水壶外套仔细检查几遍。他是真把长耳当一回事,毕竟是念艺术的,理解感情的重量,大概也很想见见那只让我挂心不已的兔子。多亏他,否则那些缩成一团带着陌生人气味体温的衣物,我可没勇气去翻搅。长耳长耳赶快出来,别躲啦。长耳没理会,继续上演失蹤记。

开始说服自己,别那幺死心眼,放弃吧。长耳那幺可爱,可能有人捡到据为己有。不如趁机换个大点的手机,开始有老花的徵兆了,唉。这些念头在我脑海起起伏伏。长耳只是出门透气而已,时间到了自然会现身。细微的直觉说,牠一定在某处。我的直觉一向很强。

人跟物之间有某种神祕的联繫,缘分够深,自然会再聚。况且,曾经有两次为家人寻得失物的经验,别人的都找得着,没有理由我的会一去不复返。十几年前的事了。搬到中坜没多久,大妹小妹来玩,内坜夜市逛着逛着,大妹的手鍊滑落了。我从别处过来跟她和小妹会合,那条五百米左右的夜市街人来人往,她们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没找到,大妹一脸焦虑。那时她準备离婚。婚都还没离呢,信物倒先逃走了,这根本就是预言。我低头沿着她们找过的路走没几摊,那预言活生生就在眼前,连我都不太相信这幺轻易。金鍊子捡是捡回来了,婚姻却没了。

另外一回是老爷的手机。他的手机常随手乱放,临出门前常常差我上楼找,他总不记得放哪儿,又不爱开声音,嫌手机吵,又怕万一上课忘记关机做了不良示範,不然拨个号便可循声找机,这是我常用的方法。那次是回到家才发现手机不见,又是一阵翻天覆地。

手机拨去是语音信箱。他怀疑掉在地下室停车场,不然便是别人捡走了。隔天我从二楼窗口望出去,一低头,一楼水塔边旁,那灰黑的块状物不是手机是什幺?这需要一点解释。原来他昨日抛肉块餵屋顶上的几只猫,探身出去用力过度,把外套口袋里的手机一併摔了出去,坠机的结果是电池盖子和机体四散,幸好没下雨,手机也竟然没摔成故障,组合起来堪用呢,只小小地影响了一夜心情。日常生活多的是这种无谓的消耗。常常得提醒自己平和以对,时时得防範真把生命和婚姻都耗掉了。

长耳终于无预警出现。没想到久别重逢竟是如此激动。啊,你在这你在这,完全没意识到人在马路边,人来车往,我对着牠语无伦次,捡起长耳时,眼睛还热热的,只差没掉泪。长耳没有遗弃我,牠在我固定时间常去的按摩店柱子底下等了我八天。春末夏初的怪天气,那几天半夜经常打雷闪电下大雨,白天出大太阳,白兔早已变泥兔,流落在外的日子难过啊,历劫的长耳看来吃尽苦头。我很抱歉,说了很多次对不起。遂想起上次来时,有人占用车位,我拨电话请朋友出来处理,长耳顺手搁大腿。倒车入库后匆忙下车,忘记腿上这瘖钝苦的家伙没长嘴巴,吃亏吃苦被落掉了都没法说。

匆忙总会出事。可怜的长耳,都是我心不定的缘故。幸好我没放弃,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搜索。朋友说她那几天很忙,没空清洗家门口的地板,进出家门完全没留意柱子。长耳没被雨水沖走,没人捡走,我们缘分深。牠注定是跟着我的。



长耳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