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播种者

播种者

时间:2016-10-13 10:0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奥克拉荷马州州立大学的校园门口,矗立着一尊黑色铜雕,每次开车经过,我的眼光总被紧紧吸引,无法不注目欣赏。雕塑是一位农夫戴着宽边遮阳帽,右肩负着布口袋横跨至左下腰,头微扬望着遥远前方,右脚往前迈大步,左手抚口袋,右手往外撒种子,称之为「播种者 (Sower)」。每次看到雕像,总让我讚叹不已,雕像的构图极为艺术美妙,姿态生动,活力十足,感觉无限希望。

后来,我得知,雕像的面貌是该校的第一任校长,近看雕像的脸,确实不像农夫,上唇留着修饰整齐的短髭,文质彬彬的学者气质,哪是农夫?学校用校长比喻播种的农夫,象徵创办大学犹如播种者,将知识与智慧传种于年轻学子的心田里。知道雕像的意义后,让我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雕像那迈步撒种的影像,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退休离开奥州前,我还专程开车去拍照雕像,留作纪念。

不过,我心中一直有个疑团,美国地大物博,农夫们都用机器耕农,有可能如此步行用手撒播种子吗?雕塑的构图到底从何而来?或者这是古代的农夫?听说,耶稣基督曾以农夫撒播种子譬喻传道,奥克拉荷马州位于美国的「圣经带」(Bible Belt),州民笃信基督。而韩愈老夫子又说过:「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师之传道与古代撒种相近,有可能吧?如此解读,似乎有点牵强,因为农夫的装束根本不是上古的衣饰。一直到最近旅游法国,我才恍然大悟。

外子和我到法国北部旅游,最后一站是巴黎,旅行社用巴士载着我们逛游巴黎一圈后,留一日供大伙在巴黎自由活动。我费尽口舌,说服老爷子捨巴黎市区摩肩擦踵的观光,改去巴黎郊区的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参观。一方面法国王室的枫丹白露宫,鼎鼎大名,早已久闻;另一方面,同行的朋友已先前拜访过枫丹白露附近的巴比松(Barbizon)小镇,印象极佳,我也嚮往一访巴比松,参观法国大画家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 1814-1875)的画室。

枫丹白露宫乃法国从十二世纪的路易七世到十九世纪的拿破仑三世,世代王室居所,豪华瑰丽,自不在话下。拿破仑一世对枫丹白露宫更是情有独锺,特地邀请当时罗马教宗,千里迢迢旅行至宫中,为其加冕称帝。城堡内的一砖一瓦,不仅写尽法国王室的历史,更道尽拿破仑的兴衰史,拿破仑最后也是在枫丹白露宫签署退位书,即历史上有名的「枫丹白露条约」。

枫丹白露着名的,不仅仅是法国王室的历史,附近小镇的巴比松画派学院(Barbizon School)更吸引我。参观后,才知巴比松画派在欧洲艺术发展史上,其实承当了极重要的角色。我们以往参观许多欧洲古蹟建筑的艺术杰作,美不胜收,叹为观止。然而,内容都绕着宗教或历史故事打转,油画更是以王公贵族们的画像为主。也难怪,古代没有照相机,画笔是唯一能替人类留下影像的工具,也唯有富裕的王公贵族们,才能负担起画家们昂贵的作画费用,精品佳作自然而然就局限于王公贵族的画像和教堂的装饰。譬如,达文西的〈蒙娜丽莎〉、〈最后晚餐〉,和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 〈最后审判〉等等。画家们为五斗米折腰,题材完全被上层社会的教会、贵族和富人们所左右,直到十九世纪巴比松画派学院出现,画画的题材才脱离桎梏,画家们手握画笔,走进田园与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里,以自由意识和锐利的观察眼,决定作画的题材。欧洲画风因之一转,作品题材,也开始动人心弦,大放异彩。受巴比松画派的影响,有了后来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画风,莫内(Claude Monet)和梵谷(Vincent Van Gogh),都深受巴比松画派的影响。

巴比松画派学院的启蒙者,乃英国田园画家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巴比松小镇把巴比松画派学院的数幅名作,做成镶嵌瓷砖的壁画,展示于小镇几幢房屋的外墙上,康斯特勃的英国乡间画,即为其中之一。我们曾经拜访过英国乡村,郁郁葱葱,石墙板瓦的乡间小屋,绿草如茵的山坡,羊群点点,无限温馨平和。康斯特勃的英国乡间画,完全展示出这自然温馨的乡村美。听说,康斯特勃的画在巴黎沙龙展出后,冲击许多年轻的法国画家,纷纷远走巴黎,到乡间以美景着称的枫丹白露林区,找寻田园生活和大自然美景的作画灵感,然后渐渐定居于巴比松镇,发展出巴比松画派。

法国田园画家米勒是巴比松画派的领导者之一,米勒的〈拾穗〉闻名全世界,在台湾,更是耳濡目染,众人皆知。我也自以为熟悉,其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参观巴比松后,我对〈拾穗〉的画题才深入了解,特别感动。农夫们一般都勤劳节俭,「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既是粒粒辛苦,农田收成后,不慎残留田里的穗穀,怎能浪费?当然得捡拾乾净。可是,基督《旧约》中却明示,农夫不得把穗穀捡拾太乾净,必须残留一些给贫民们去捡拾。我资质鲁钝,只会以想当然耳,认为勤俭是美德,穗穀当然必须捡拾乾净,却从未想到欧洲宗教提倡的「留人余地」的宽厚。〈拾穗〉主题, 虽是前面三位弯腰拾穗的乡村贫困农妇,背景却画着一位骑马的地主,远远立定观看,并未做出任何驱赶的动作,这才是最感人的画面。据说,中古世纪欧洲,一直维持着这十几世纪来宽厚济贫的传统,直到近世纪,政府设有社会救济系统后才停止。

巴比松米勒的画室内,展示许多他的铅笔素描画,大都是劳苦农夫农妇们奋力工作的画面。米勒出生农家,他的农民画,格外能表现农家的劳动美。画室中,也看到几幅不同构图的〈拾穗〉素描草稿,可见一幅名画绝非一蹴即成,大画家也须经过无数的尝试,组合不同人物的姿势和背景,达到最美的画面境界,〈拾穗〉的成名绝非偶然。

在米勒的铅笔素描画中,我突然看到一幅熟悉的画面,一位年轻农夫,在田间跨大步撒种,肩上挂的正是装种子的布袋,手脚姿势,与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雕塑,完全类似,可是未见有任何完成的油画。回家后,我搜索网路,找到〈播种者〉油画,原来〈播种者〉也是米勒的成名作之一,整体画面非常幽暗,因为描绘的正是天刚破晓,农夫在田里努力工作的情形。该画目前收藏于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难怪我在巴比松没看到这幅名画的拷贝,也未见到任何镶嵌的壁画。〈播种者〉的题材与构图,影响巨大,在当时法国大革命之后的自由思想社会,掀起无限涟漪,引起无数言论与思想的讨论。

后印象派画家梵谷,特别欣赏米勒这幅画的构图,三十五年后,梵谷摹仿米勒,用他特殊后印象派的技法,画了许多播种者的油画。梵谷的〈播种者〉很明显是在黄昏时刻,画面亮丽,播种者身后的夕阳,梵谷用他特殊的光线画法,画出豔黄日晕染照天边。我的感觉是,米勒的〈播种者〉是以播种农夫为主题,播种者的人物巨大,占据整个画面,力图表现劳动者的辛劳与美;梵谷的〈播种者〉则以夕阳为主,显现梵谷一向喜爱夕阳的画风,播种者的身影缩小许多,融入了夕阳背景的自然美景中。

看了米勒和梵谷的〈播种者〉油画,我找出奥克拉荷马州州立大学的雕塑照片,仔细观赏对照,原来雕塑的构图乃源自于十九世纪法国米勒的名画,美国如此工业发达、大规模农业粗耕的国家,恐怕见不到如此用手撒种的播种者。然而,教育工作者作育人才,绝非粗耕农业,州立大学矗立用手撒种的播种者雕像,绝对正确,教育当然是一点一滴劳力密集的精耕工作。(寄自加州)



播种者相关文章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