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不再悲秋

不再悲秋

时间:2016-10-19 16:36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秋天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颜色。有的是橘黄,有的是枫红,而我的是秋雨淋过的原野,在清爽的蓝天白云下泛着光芒。你的秋天是什幺颜色?

中国文学里的秋天一直是簌簌的落叶和寂寥的心情,不是雨打风吹,就是冷落清秋。描写秋的诗词赋文,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悲秋的。最甚者算李清照那两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让人不由得惨由心生,继而便与人生易老、离别相思等等情感连在一起,岂只是一个秋心打成的结啊!

西方人对秋的态度如何?罗马尼亚诗人安德.帕纳苏(Adrian Paunescu)写过一首诗,叫〈亲爱的,秋天来了〉(Iubito, vine toamna peste frunz ),墨西哥钢琴诗人科塔扎尔(Ernesto Cortazar)把这首诗配了乐,成了一首钢琴曲。文学和音乐就这幺交织在一起,唯美温馨。

这首诗第一句就令人陶醉,完全一幅优美的秋之景象:「亲爱的来吧!躺在鬆软的落叶上……」在这首诗里,我们看到羊群、白马,还有一位裸体的少年,躺在落叶上沉思,他似乎有些孤单。诗的下半,少年看到了心爱的姑娘正款款走来。他想像着傍晚的时候,满月会撒在姑娘的窗前和窗外的花园,姑娘轻轻推开窗户,凝视着夜空和花园,宁静甜美。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悲秋意象。

我想起孩子们小时候和我一起扫落叶,叶子扫成一堆,儿子就把耙子扔在一边,往落叶堆上扑。他以为落叶堆像雪堆一样鬆软又结实,结果落叶被他压下去,他的身体撞到了硬硬的地面,大叫了一声,我和他的姊姊在一旁开怀大笑。

秋天在孩子眼里没有悲惨的景象,只有游戏。小时候在秋天我会和小伙伴们捋树叶茎,挑粗大并且有韧性的,然后比赛「拔根儿」。农村的孩子更快活,可以钻进秋收的玉米地,那天然的迷宫比美国的人造玉米地迷宫大得多了,也有趣得多。

可是在成人世界里,却似乎随着一年年变老,而不再有迎接秋天的喜悦,不知不觉成了「万里悲秋常作客」的一员。

是因为岁月这把杀猪刀的打磨?还是因为爱情已经渐行渐远?是因为看惯了四季轮迴?还是因为厌倦了秋的颜色?大自然母亲的温柔爱抚,对成年人已经不再敏感。他们轻易地找到不理会秋天的藉口:太忙太累、太辛苦照顾家人……其实,该悲的不是秋,是人的那份渐渐混沌麻木和自我束缚。

人到中年,发现最难达到的,就是「快乐」两个字。为此有人在爱情、文学、音乐、绘画、宗教、哲学等等中寻找,有的找到暂时的,有的却越找越苦,离「快乐」越来越远。

快乐真有这幺难寻吗?为什幺小孩子可以快乐地扑到落叶上?为什幺年轻人可以欣喜地躺在落叶上?落叶并没有拒绝中年人,拒绝快乐的,是我们自己。

今年秋天,不妨到落叶上躺一下。不妨和家人或朋友说一句:「亲爱的来吧,让我们躺在鬆软的落叶上……」也许,爱会款款走来,美色将尽收眼底,没有凄凉,只有温馨和快乐。(寄自加州)



不再悲秋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