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彼岸花开的季节(下)

彼岸花开的季节(下)

时间:2016-09-25 10:2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夜宿山中,窗外似有雨声,梦里继续登山。醒来雨暂歇息,行至九曲溪,一片片竹筏如螳螂栖停水上,农曆七月,轻秋薄舟,水流与山壁相激,船夫以闽北口音随兴诉说沿途风光,戏谑油腔顺口溜着生活无奈,溪水潺潺,千秋岁月于岸边转绕。岩壁上露出一个个孔缝,《西游记》故事于丛山峻岭中翻演,水流弯曲倾向山壁,看似瘦弱的船夫执篙向壁一点,船身便就回正。绿水悠悠,一层岩壁一面布幕,鱼儿靠近又仓皇离开,日照风凉,心神舒畅,多幺希望长河继续前流,带我行往历史源头。

山容水意自有灵犀,一线天之名到处都有,此境势最伟壮。穿进漆黑的岩壁裂缝,天光自顶上连水流下,岩层湿漉,分不清是滴渗雨露,还是蝙蝠吐液?山岩接天,两壁狭逼,侧身其间感受山崖的气势与温度,一些些凉冷,一点挟带髒汙的气息,此山由谁创造,谁曾来过?细雨如棉针纷落,狭路似将交会,只能前行无可后退,无须阖眼许多晦暗想像便自生出──战乱急迫或将天崩地裂,此径若是唯一生路,同行尽为生死与共之人。前路越愈陡峭,呼吸渐感凝重吃力,欲想多留又怕出事,游兴遭遇另一种考验。时间暂停山径深陷成为地穴,爬行出来有重生的感觉,心情豁然开朗,黑暗里的惊恐尽成欢笑。

行程已至尾声,赶路南下偏遇着滂沱大雨,视线一片模糊,我心不知为何焦急了起来,怕赶不上返台班机、还是怕带不走这几天的回忆?

车返厦门又与海景相接连,同伴陆续下车,隔窗挥手便往赴各自的路。天上厚云堆积,有人北飞有人东向,此去可有再见机会?雨虽停歇,思绪正自涌动。

飞机颠簸晃摇,云海冲击,心思起落不定,蹲低身、收敛张开的羽翼,着陆归返原来生活,而我不再是之前的我,记忆已有彼岸花开过!(下)



------分隔线----------------------------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