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彼岸花开的季节(上)

彼岸花开的季节(上)

时间:2016-09-24 14:30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终于明白欲从此境奔赴往他乡,总须鼓足勇气逆风前冲,忍受乱流、于云中穿进穿出,方能越过海峡的阻隔。

湖水岸采风

步出厦门机场,热空气比导游先到,风将焚阳光饱满,惊甫未定之心又受震撼。颱风早我们一步将云吹走,留让火热气候迎接我们,台北带来的暑气持续膨胀着。

导游撑伞领我们上车,海景接连道路景观,路树看似熟悉却不敢随意指认。巨流河沖开相连沙地,河道变迁,失散沙粒复被转向之风吹在一块。一张张热情脸孔陆续出现、简体字名片交到手中,隔天排满经典传承会议,古山巖应对新渠道、线装书对着新版本……往昔各食桑叶各自吐丝,而今交会一起,将织成何样纹采?首次参与两岸交流活动感觉有些怯生,前景翻掀太快,不甚清楚亦记不住其中内容!

篔筜书院里外植有细竹,向湖红砖道接以宽阔的草原,沿湖步行,女雕像蹲身侧弯,转头与左肩白鹭鸶对望。远处高楼层叠出新兴都会景观,多次绕行仍无方向感。前云被风吹走后云陆续赶来,高温和雨协商,宁愿天晴或雨?心底仍然扰攘不已。同伴相邀喝茶,我因忧失眠而节制,夜里总早早回房休息。静卧床上如蛤蜊沉于水底细吐沙粒,白天情景多入相机,不确定自己想捕捉的是什幺?前晚往市区,车主沿途播放轻柔爵士,窗外街灯如流,奢华与略带颓废的情调相混合,让人不觉恍神──今夕何夕,我在何处?

厦门最后一夜终究下雨,不必忙着防晒,伞骨反倒折断了,急于异乡寻一把伞,为接下来的雨和阳光。

车经快速道路行往偏乡,路时直时弯我心亦跟着摇摇晃晃,同伴多于车上补眠,独我意识清醒,直觉此刻所见日后再无机会,便捨不得阖上眼睛。走进南靖云水谣,只见古榕参天,绿映溪流,水车潺潺拨转着光阴。水岸旁摆有竹椅供人纳凉,榕树盘根错节、斜倚枝叶与横跨木桥交会浑然,游人不经意便闯进数百年前的生活场域。和贵楼、怀远楼,自小窗望出,水田接连着远山,砲弹孔装帧的风景分外美丽。土砖堆砌,廊柱接连,从这头看往另一边,一竿竿换洗衣裤晾挂出来,光影移转几代人的生活。

浮云游走,古井映照一方岁月,平静墙外有隆隆的砲火记忆。老妇沉默或来回招揽客人,厢房毗连,红灯笼与春联相应,墙围间仍保守贤慧庄严的礼节。古老墙内藤架整齐排列,瓜果认分生长,芭蕉、柿子堆置竹筐,各买了些放在袋里,想尝尝此处风土滋味。溶溶水声流于耳畔,彷闻孩童戏闹,朗朗清音与彼岸童年声响相应和。

鹅卵石铺出漫长古道,彷自土中长出的土楼,可能防御岁月摧剥?路边之树与沟边花草,可知我曾经来过?一次次登车,将炎阳留在车外,今夜将宿何处、会遇着哪颗星、我记挂的雨是否也在路上?

闽西往北,眼眸随车行走,过眼景致我记不得!之前不曾留意的地图而今一一走过,忧心轻忽亦怕自己太多情。

汗湿冠豸山

行至陌生地域,方察知自己的体能与心性,平常只于平地移行,几日来于山间绕转,意志受山林召唤筋骨亦跟着振奋起来。难得迢迢飞行舟车劳顿至此,岂能辜负千年等待的山岩!人情随缘,自然风景却可恣意亲近,山林应不介意我的憨傻直率。

冠豸山以形似古代法官獬豸冠而得名,为福建驰名神山。午后自东南石门湖入山,木栈道沿湖铺设,两旁林木清幽,脚步不觉轻盈却想多留一会儿。鱼戏水中,蝉鸣岸上,观景台下藤蔓如帘轻蕩午后阳光,绿意含融历史的色泽与温度。我爱这景,打自心里面,赶忙与投缘之人合影,美景让人开朗积极了起来。

湖中锦鲤翻跳,黑天鹅曲颈戏游其间,画面缤纷热闹。渡轮启动风吹来,山光水色随船转绕,峰峦相连或各自存在,缘分急转,可能短暂亦可能悠久。船行不远左侧石壁突现狭缝,缝里黑洞四周覆满杂草与青苔,为传说中的生命之门,游人窃窃私语,纷纷将猜疑收进相机。船再往前,山岩叠嶂环绕,其间似有神祕气脉,闽台山势相连,如邻近气流彼此牵引,地理由不得人为任意分割!

阳光异位,清风转向,下船后山路才要开始。

前路依山傍水,亭台楼观、宗祠书院含蓄出现峰迴路转处。天神、湖伯,山精灵及鬼怪传说聚集,山岩劈开,灵芝峰与五老峰分立眼前。

气候风土组成山之容颜,老虎岩、观音峰、丹梯云栈……岩洞峭壁并存、林荫与水泉交会,古朴当中又有盎然新象。

绿林掩映天光,黑壳楠铺长地上,岩壁因何绝情,树藤为啥缠绕不捨?浅水滩浸泡枯枝,决绝生气重又生出,路弯转,彼岸花于另一头豔灿。勤奋双脚只管赶路,哪理会双眼与心情的忙碌,青苔、藤蔓时相竞长时同退却两相观望。雾露殷勤穿梭,孤傲山壁不解风情,湿滑及乾旱各有因缘。

此岩那峰似有仇怨,却因丰富想像结合一起,云来去自由,山峰与天池曾于传言中移行──赶山神与紫霜仙女、西母娘娘和龙王,恩怨变化无常,青天、云彩见证了一切。我虽好奇却只能专心一意,谨慎脚步调整着呼吸,越往上走人越渺小。鲤鱼背陡峭,拾阶上行,回首但见山岭逐渐沉落,汗水不觉自额头冒出。心跳如战鼓咚咚催促向前脚步,意志如藤爬升,三百六十阶已忘了计数,暗自勉励往上离天越近亦将有更好的景致。阳光照亮背后,我胆怯惧高却忍不住想要回头望,啊,群山似悬浮另一时空的舞台,风穿树林,隐隐闻着灵性窸窸窣窣,精神体力空前昂扬,再加把劲便翻越山脊攻达顶上。阳光张臂迎接,风入衣襟,淋漓汗水被吹乾。自峰顶一览众山,清楚见着生命之根立于山谷。

步出天堑斜坡,东山草堂坐落路边,白墙斑驳,棕色门槛上栖有尘埃,檐上缀生杂草,墙垣沿路延伸。自侧边小门踅入幽静厅房,林则徐手书的「江左风流」横匾便挂上头,另一边则有纪晓岚题写的「追步东山」。室内昏暗,抬头上望,擎天岩壁就在外头。步出草堂,修竹书院于不远处,三层石阶垫起状元庙,门上留有「修褉名山思远泽,竹林佳话仰前贤」对联、再走几步思茶门下书写「进士联芳」字样,沉寂山麓里文风婆娑,林木飞鸟似也风雅了起来。

前行遇见黄土岩壁上漆着「冠寨」大字,鲜红色「上游第一观」刻得豪气。下山脚步不觉加快,落日于天边沉积丰饶彩色,蝉声自林间传来,为此鸣叫牠已于土中等候无数年。

远望连城静沉云下,天色渐地昏暗,山谷间的故事才要开始……

遗憾天游峰

沿途不断更换旅店,前景未及入梦便移往下一站,时空跳接,家乡成了对岸,我已忘了前来第几天!

培田古村落保存明清时期的客家古民居,走近其中阳光和凉荫分布得刚好,早秋未凉,翠绿仍然,视觉泽润着各种颜色。水车似放映机绕转,三十代薪火相传,庭院、砖屋一同老去。路边檐下吊挂着晒乾的玉米、稻穗,丝瓜自架上生出,青叶植于壁上,行于青灰石板路,脚步同时踩踏苍凉与生机。

于小铺前随意选了两只葫芦,朴素身形含藏一乡风土。水圳沿街潺潺细流,一口口水塘、古井出见房屋前后,小鸭嬉闹一池湖水,远近山岭守护这方宁静庄园。阳光照亮,空气清新,宁静当中彷有喧闹细语,记忆如流,想舀一瓢尝看。

夜宿绍武富屯溪畔,临窗找寻河上月光,房太宽敞夜太短暂,梦之里外已失边际。清晨醒来赶忙外望,河边已有早起锻鍊之人。

同伴多藉咖啡求得清醒,我则以理智维持正常作息,对岸风光未曾见我,我献以一片赤诚以及良好体力。武夷山,那印于教科书的山岭将现眼前,我当如何与之会面。绿荫夹路,山川环抱久远,同伴警告天游峰险峻最好三思而行,我虽担心却不退缩,这样多天来的体能训练就为此刻,如何能够临阵脱逃?壮丽之山须以虔敬亲近,唯有步步登临方能理解一座山,体会那藏于坚硬岩壁或被林木遮掩的情性脉动。抬步上阶心中不断自我劝勉,意志坚强无比。

前路迴绕,经过之景于脚下渐次缩小,山路是被直放了的平地,我行其中,和大地以另一种角度沟通,往上勿迟疑,我正爬于此行的最高峰。风吹耳畔云雾穿飞,同伴只有L在附近。往前山势越陡两脚提举得越紧,心扑扑狂跳似欲飞出,喘不过气便于弯转处调息再行,举头前望山壁矗立,路转之后仍有高峰,L说他想要下山了,说时雨自云中滴落,我顿时错愕紧张了起来!

雨又飞来,击点我烫热的脸颊,L说再不往下雨将变大,我心不禁吶喊了起来──如何能够半途而废,抬头望向接天峭壁,前路不知还有多少弯转,欲想继续又怕落单,天人激烈交战,奈何遭遇这般重大难题?风云诡谲,峭壁冷眼逼看,我不得不下痛苦决定,手扶栏杆缓步下山,步履不觉抖颤了起来,谨慎抉择越到山下越后悔,雨丝加粗,欲想重登已不可能,这遗憾教我如何释怀!

(上)



彼岸花开的季节(上)相关文章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