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男女关系txt》一剑飘尘

《男女关系txt》一剑飘尘

时间:2015-02-25 23:59来源:xianyunys.com 作者:大妞范儿
(一)
 
“没有上床的男女,就没有关系”。
 
他坐在皮沙发上,看到微信朋友圈里的信友“著透”的留言,不由微微一笑。这还是昨天两个人辩论的话题,隔着12个小时的时差,“著透”从中国青岛给他的留言,他现在才看到。
 
“Mr Sean, are you ready for the meeting?”(Sean先生,准备好开会了吗?)
 
进门问他是不是准备好开会的是秘书Helene, 一个混合着俄国、法国、芬兰以及奥地利血统的纯种白人。因为他不喜欢员工称呼他Boss(老板),所以,懂中文的员工称呼他李先生,只说英文的,就称呼他Mr Sean。Helene站在门口,微微地对着他笑,高耸的乳房几乎撑破了粉红的连衣裙。
 
他也对着她笑起来,“Dear, just one minute please.”(亲爱的,请等一分钟)
 
说完,他在微信上给著透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赞”的手势。
 
为男女关系这个话题,他和著透在微信上已经辩论了两个白天和黑夜的来回,最后,与其说他被著透的这句话说服, 不如说,他被Helene的乳房说服。他至今还记得四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小公司的小老板的时候,Helene是他第一个招收的白人员工。她应聘而来,性感震惊了全公司的员工,无论是亚裔还是西班牙裔。当她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几乎无法问她任何的问题,只是看着她,看着她的性感。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殖器几乎一瞬间就膨胀了起来。
 
“你,就做我的秘书吧。”
 
“什么?”Helene吃惊地睁大眼睛,“但是,你们不是招前台接待……”
 
“我觉得你适合做秘书,薪水,比接待多$2每小时。”
 
公司员工中从此多了关于他跟Helene的闲话,他充耳不闻。现在,他很想告诉全公司的人,著透的这句关于男女关系的话。但是,他走出办公室,员工们纷纷跟他说早上好,他也就立刻一本正经起来。
 
他就是这间150号员工的公司老板。这是他在这个社会上的身份,也是每天跟他工作8小时的员工们眼里的实实在在的他。他跟员工打着招呼,一路走去了会议室。
 
(二)
 
扩大扩大!做生意十多年,这几乎是他的信仰。从一个人开始在网上兜售二手货开始,到今天能够发展到150人的公司,完全靠的是这份信仰。如果说,在中国的时候,他对于前途还有各种各样的幻想,到了美国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做生意。走到今天,回头看看那同一个时代跟他一起来美国读书的同学朋友,大多数不过一份稳定的白领工作。确实,他曾经很为自己得意了一段时间,但是,仅仅一段时间而已。现在,他已经不会再去跟任何人比较。什么成功什么豪宅香车,一旦成为常态,也就失去了兴奋点。所以,他像是吸食了海洛英一样,总是不放过扩大自己事业的机会。这次会议,就是要决定最终收购一家页岩油公司的计划。
 
他走进会议室,扫视一眼。首先看到太平洋银行的副总裁Lisa。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微微一笑。毫不夸张地说,Lisa是他的救星,在他生意最困难的时候,是Lisa帮了他,力排众议给他的几乎破产的公司贷款。他对她只有感激,虽然,她对他不仅仅只是善心。她是台湾来的富二代,父亲是太平洋银行的董事长。按照Lisa的说法,目前跟她竞争继承人位置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她的优势在于在这家银行工作了20年。而她的弟弟才大学刚毕业。但是,即使如此,她也不具有领先一步的优势。她自己清楚这一点。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单身吗?”
 
那天他们在Lisa的房间做爱以后,他还看着落地大窗台外面的海景。这是他最喜欢的风景。如果时间长一点没有来,他就会想到这个窗台。所以,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和Lisa做爱,是出于性的需要,还是出于对她的感激,还是,仅仅留念这个窗台。Lisa曾经让他搬到这个公寓,当隔壁的那家韩国老板因为生意倒闭而搬离这里的时候。但是,他找个借口拒绝了。距离产生美!
 
“因为我没有像你求婚吧?”虽然心不在焉,他还是随口开了个玩笑。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自从开始做生意,他就一点点提高自己和人应酬的技巧。虽然,应酬本身是他最不喜欢做的事情。
 
“哈,你不会和我求婚的。”Lisa有点儿怨恨地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这次,他总算从海景里拔了出来。
 
“男人都一样。至少,有钱的男人都一样。”
 
“那你当初还帮我?”
 
“哈哈哈,”Lisa大笑起来,“我也后悔。应该让你破产,然后包养你。”
 
“包养一家产值近亿的公司老板?”他站起来,把Lisa嘴里的香烟拔出来,灭在床头柜上。他讨厌香烟的味道。但是,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厌恶,亲吻了Lisa。
 
“对于太平洋银行,你只能算这个。”Lisa竖起自己的小手指头。他就靠过去,用嘴含住她的小手指,裹吸起来。他知道Lisa的小手指头非常的敏感,几乎和她的乳头一样的敏感。
 
果然,Lisa喘息了一声。但是,她很快坚决地拔出了小手指头,不让他继续玩弄。
 
他有点儿吃惊地看着她,看到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滴眼泪,只有一滴,一时间,他分不清,是左眼还是右眼。
 
 
(三)
 
收购页岩油公司的工作并不顺利,收购价格超出了Lisa可以决定的贷款额度。他必须跟她的父亲亲自沟通。
 
Lisa并不愿意。但是,经不住他的劝说。他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变成了如此有说服力的男人。他可一很轻易地擦干Lisa的眼泪,然后,对她说,自己爱她。但是,他的心里却非常清楚,他这样说的理由,只是希望她能够让他去见她的父亲,说服太平洋公司的董事长,能够同意贷款,让他买下德州的页岩油公司PetroTek。
 
“不可能!”
 
果然和Lisa说的一样,她父亲立刻就否决了他的计划。他看着这个满头白发的董事长,矮矮的身材,但是透着一种强悍,一口台湾口音的国语,让他感觉到一种怀旧的情绪。
 
那董事长把一堆的文件顺着桌面推到他面前。
 
“你们公司的资产,根本不够抵押。”
 
“这个,来见您之前,我就已经知道。”
 
他把文件推倒一边。
 
“四年前,贵银行贷款给我买下American Wax, 当时我一点抵押也没有。连一辆像样车子都买不起。”
 
“我们违规了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呀。”老头笑起来。
 
“董事长,这间银行不是上市公司,属于私有银行,规矩,是您说了算。四年下来,American Wax业绩成长了四倍,拿下了Walmart, Target等等大型超市,销售额成长四倍。”
 
“利润只成长了两倍。”
 
“所以我想进入原油开采行业。现在布伦特原油价格115美金一桶,根据这个价格,PetroTek的净利润率达到50%。这笔贷款,我两年就可以还清。”
 
“你考虑过如果原油价格下跌没有?”
 
“PetroTek的固定资产加上我现在的America Wax的固定资产,价值上和这笔贷款几乎相等。你们银行不会亏。”
 
但是,他说服不了列席会议的任何人。
 
心情沮丧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去海边兜风。洛杉矶有徐徐多多的海滩,和他的家乡一样。这样说,其实是在恭维他自己的家乡,因为洛杉矶的海滩既长且细腻的多。他最喜欢的海滩,就是洛杉矶的长滩。在洛杉矶所有的海滩中,那不是最优美的海滩,也不是最干净的海滩。但是,那是可以看到货轮进出的海滩,可以看到码头的海滩。他喜欢躺在沙滩上,关闭手机。看着货轮停泊在远离岸边的海里,听海潮的声音,等着夕阳一点点地染红了大海。
 
一些海鸥在晚霞和燃烧的海水之间穿梭。他想到自己刚刚到洛杉矶的时候,拿到第一单外贸订单,就是这样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远处的海轮。他会想象着自己从台湾进口的货物,就在那艘轮船里。当时的心情,与现在完全不同。他想把那种兴奋再找出来,却徒劳无益。
 
直到天完全地黑了,直到海水和天空都连成一体,他才起身回家。打开电话检查一下,少不了Lisa的留言,他直接删除。一直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打开留言,是一个女性的声音。
 
 
(四)
 
快下班的时候,Helene抱着iMac过来给他看,要他看看她选的玫瑰花束。他闻得出来,她又换了一种香水的味道,淡淡的,和她丰满的身材一点儿也不匹配。
 
她失恋了。他想。这种想法立刻让他的身体有了反应。而Helene也似乎知道这一点一样,身体倾斜过来,乳沟一览无遗。这下,他的脑袋也开始反应起来,配合着出现许许多多的画面。
 
但是,他知道如何应付这样的场景。因为这正是他雇佣她的原因之一:克制诱惑,至少不要表露出自己的饥渴。随着公司的扩大,员工增多、接触的方方面面的人增加,他越来越知道不露声色的重要性。Helene几乎就是他的练习机。当公司许许多多的员工在背后议论他和Helene之间的风流韵事的时候,他只有冷笑。虽然这样的议论从来没有变成声音传播的他的耳朵里,但是他可以感觉得到。
 
他雇佣她,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克制自己的性欲。按照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性是人性的原动力。如果一个男人,连性欲都可以克制,他相信这个男人是一定可以成功的。而成功对于他来说,是如此重要,重要到让他能够克制住对于Helene的性欲。因为他明白,一旦他和她之间发生性关系,他就会成为Helene要挟的人质。美国是一个变态的国家,一个变态到不管人情世故,而只保护女员工的安全的国家。性骚扰几乎是女性员工的福利,在一个好律师的帮助下,女性员工完全可以因此而坐享其成。
 
何况,Helene还是个白人。这一点至少在他招聘她的时候,足以吓止住他的非分之想。作为一个移民美国的第一代华人,他既骄傲自己,雇佣了这样性感的白人尤物,又有一点点地恐吓,怕这个尤物利用对于美国法律文化的熟悉伤害到自己。
 
对于招聘Helene,他一直非常得意。因为他从中学习到的不仅仅是对于美国法律的尊重,还学会了克制自己的情绪,从克制性欲开始。
 
但是,随着公司业务的蓬勃发展,他的性欲也越来越膨胀起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对于Helene给与了更多的关注。他会比以前更多地注意到她的高跟鞋的声音,他会在她离开自己的方向上瞩目在她的扭扭的屁股上,他更会不加掩饰地盯着她的乳沟——不过,只在她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的情况下。所以,当Helene有点儿明显地把利用这个机会,在他的眼皮底下暴露自己的乳沟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地退后了一步,然后走向房门。他这才注意到,房门竟然是掩上的。
 
他突然惊醒。
 
他的习惯一直如此:凡是女性员工进入他的办公室,他的房门一定是要打开的。他努力回忆一下,是什么时候,Helene开始了掩上他的房门的习惯。但是,Helene已经拿着iMac追过来:Mr Sean, 这是按照习惯,为下个星期情人节准备给公司女性员工采购的玫瑰。
“情人节?”
 
“是呀。下个星期。”
 
他突然想到,这是Lisa最关心的节日。从他们第一次发生性关系,Lisa就严肃地告诉他,她最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最关心什么,等等等等。当她这样喋喋不休让他记得她的这些兴趣爱好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如果说,他在此之前还曾经幻想要弥补彼此之间的距离感的话。
 
情人节是Lisa最在乎的节日,而生日是她最不想记得的日子,因为那会让她想起自己的年龄。
 
但是,他竟然忘了下个星期的情人节,他还没有为Lisa准备她喜欢的礼物。
 
仅仅想到这个,他对Helene的性欲就完全消失了。他草草地应付了她,让她自己决定如何安排这个全公司女性员工的情人节礼物。Helene顿时兴味阑珊。
 
Lisa是一个非常挑剔的女人,当然,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一个品位非常高贵的女人。她不会在乎这个礼物的价值,但是一定要有品位。从这一点上说,Lisa比那些追逐Hermes的女人要可恶得多。Lisa要的不是钱,却是比钱更有价值的时间和体贴。不过,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男人。对于女人,他也具有特别的嗅觉。几乎仅仅思考了十分钟,他就决定了给Lisa的礼物。
 
 
(五)
 
洛杉矶永远都是春天,除非到了夏天。但是,那天傍晚洛杉矶却非常的冷,冷得像是冬天。他依然打开了他的车篷,风驰电掣。
 
“见鬼,墨西哥湾在我们的南面,好吗?”他把音响从收音机模式调成CD。立刻传来崔健的摇滚:红旗下的蛋。这辆敞篷车的音响经过了改装,后排的座位就放着两个大大的音箱。每次Lisa坐他的车兜风,都要求他降低音量。按照Lisa的说法,这是基本的礼貌,当然,是英国式的礼貌。Lisa总是有意无意地会把自己在剑桥读书的经历挂在嘴边。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了。
 
所以,他自己开车的时候,就一定要把音响开到最大。他要崔健的土土的中国摇滚在洛杉矶的满大街上冲撞。不要说,还有人特别欣赏。曾经有几次,他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都有并排停车的美国佬问他这音乐的名字。他从来没有告诉过Lisa。因为,那些问他这个问题的,都是黑人。
 
他这样一路嘶吼着狂飚,到了Daves画廊所在的街道。一转角,他看见了她。
 
她是一个画家,如果说,她其他的艺术作品都没有什么结果的话,至少她的画作已经成型,偶尔也能够在熟人间卖出去几张。除此之外,她还是乐队的鼓手,是她男友的乐队。她还是个摄影模特,摄影师是她男友。
 
作为画家的她,那天简简单单地站在Daves画廊的街角,脚边摆着两幅油画。天气寒冷,她只希望赶快卖完这两张油画。因为她实在穿的太少。这样的穿着源于她的男友的主意:穿着暴露的女孩子,回头率高,销售业绩好。半天下来,搭讪的人确实很多,但是自己的画,是一幅也没有卖出去。
 
他敞篷车上的音响远远地就从街角的另一边传过来,车子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等到她看到那载着音乐的车过来,她就喜欢上这个音乐。她的身体甚至跟着这个音乐摇动起来。
 
多年以后,他还是会否认,他不是因为她的美而注意到她。而是她站立的位置实在太危险,已经几乎到了马路上。他不得不踩了一下刹车,让车停在她的面前。
 
“这音乐很不错。”
 
她觉得自己的称赞是出于真心,因为者音乐让她想到了第一次和男友见面,他在台上,她在台下。他就是抱着一把吉他,尽情地在摇滚。那时候,她只有17岁,男友35岁。想到男友那么年轻的弹着吉他的样子,让她的眼泪几乎落下来。显然,面前这个亚洲男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她赶快掩饰说,天气真冷。
 
“所以,我放摇滚,热一会儿。”
 
她笑起来,发出一种美国女孩少有的恬静的笑。他这才注意到,她是美国女孩中少有的那种,弱小的单薄的美女。如果说Helene是性感女神,她就像一个瓷娃娃。他突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交流,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你是去Daves画廊的?”
 
“你怎么知道。”
 
她耸肩:“你开着这么招摇的车,到这个街角停下来,应该是第一次来画廊吧。”
 
“是那里吗?”他已经看到了画廊的招牌。
 
“这是我自己的画,上个星期刚刚完成的。不会比画廊的差。”
 
但是,他知道Lisa的品味。如果买一副街头艺人的作品,Lisa应该会扔去垃圾堆吧。他微笑着摇头,把汽车停到画廊的门口。
 
他几乎要推门而入,但是,他感觉到后面有一股力量拖住他。那是一个白人女孩。他的一生中,还没有过和白人女孩上床的经历呢。他抬头看看画廊的标志,极简单。他就为自己这样的想法害臊起来。他推开了画廊的门。
 
但是,忍不住还是回头。
 
 
(六)
 
在他摇头以后,她就已经绝望。天色已晚,看来她不会有任何的收获。这时候,一阵风吹来迎面吹来。她回身避开风头,看到他站在画廊的门前,推开门,然后转头看过来。
 
他走过来。她看着他的步伐,不疾不徐的。她就在心里猜:他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还是香港人?事实上,她对于亚洲人之间的不同,根本没有概念。
 
他一直走到她的面前,拿过她的画。看看。然后,用手在画布上摩挲起来。她竟然没有阻止他这样做。
 
“知道Jeorgine吗?”
 
她想了一下,摇摇头。他掏出手机,打开给她看。她立刻笑起来,说:“Georgina Vinsun,她最近很流行呢。”
 
他知道,因为Lisa提到了不止两次。潮流在哪里,Lisa就跟到哪里。
 
“能模仿她的画吗?”
 
“为什么?”她真想说,看看你开的车,也不是买不起原版油画的人呐。再说,Georgina也是刚刚出名,她的画并不贵。
 
“因为我是从中国来的。就喜欢仿制品。”
 
她摇头,说:“我不做这样的事。”
 
“我可以给你两倍的价钱。”
 
“嗨,中国人,这不是钱的问题!”她突然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猜错了他的亚洲人的身份还是怎么了。她收拾起自己的画,快步离开。
 
她的粗鲁,突然间,就激发了他的斗志。他不放弃,追上去:“那只是个玩笑。”
 
她就回头,气呼呼地:“玩笑?你却过来要我仿别人的画。你这是侮辱我。你是觉得我站半天,可怜我吗?”
 
“不,不,”他看着她涨红的脸,突然有一丝感动。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诚意,“我是打算买你的画。”
 
“那你掏钱呀!”她狠狠地把画塞进他的怀里。
 
“好吧,”他一边抓住画框,一边掏出钱夹。
 
但是她把画抽了回去,转头就走。
 
“嗨,为什么不卖了?”
 
“难道我不知道你看中的不是我的画吗?你只是想进入画廊之前,调侃一下我这样不出名的画画儿的吧。”
 
“好吧,好吧,我承认,是我的女朋友喜欢Jeorgine的画”
 
“Georgina”她纠正他的发音。他很难区别J和G在发音上的一些细微的区别。
 
“不管他是谁吧,我看到你,就改变主意。我想为什么不买你的画呢。但是,我那个女朋友喜欢……”他不再重复那个画家的名字,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发音。
 
“所以,你可怜我?”
 
“是同情。”
 
“哼。”她冷笑。但是,心里却又有一点点地温暖。“你不会是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跟我上床吧?”
 
“好吧,我以前也是画画的。”
 
“是吗?”这倒是不错的理由。她虽然还不敢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这让他的同情说,还是有了依靠。
 
“我曾经在Santa Monica的码头给人画素描。”这当然不是真的,但是,他知道艺术家都有一颗脆弱的心。他完全可以丢下她,就这样回去画廊。但是,他没有。是她的愤怒,她表达出的那种强烈的自尊心,留住了他。
 
“当然,我的水平很烂,所以,后来就转行了,做生意了。”
 
“做生意很了不起呀。”
 
“和艺术相比,做生意太庸俗了。”
 
“ 这是你们中国人的看法吗?我还梦想有一天,能够做生意呢。做我自己的经纪。”
 
她笑起来,露出一排极其洁白的牙齿。
 
“好吧,”他也跟着笑。“我买你这两幅画,但是,也帮我个忙,模仿两幅那个画家的画给我。”
 
“为什么你一定坚持要模仿的呢?”
 
“我可以留着这个秘密,等你完成了这笔生意以后再说吗?”
 
 
(七)
著透要来洛杉矶了。这个问题,他们在网络上聊了很久。按照著透的说法,在青岛也没有任何的前途。所以,他要到美国来。
 
“读书吗?”
 
“不”
 
“工作?”
 
“不”
 
“移民?”
 
“嗯”
 
“怎么移民?”他知道,自从奥巴马上台以后,美国的投资移民政策放宽,在一些地区五十万美金,就可以全家移民。但是著透是单身,从经济效益上,并不划算。也许,他可以在中国找一个女人结婚,说不定,还能倒赚一笔。
 
“当然先政治庇护了。我所有文件都准备好了。”微信另一头的著透,不无得意。他有点儿有点不明白,对于已经30出头的著透来说,在青岛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却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偷渡然后申请政治庇护一直是中国人移民美国的一个重要途径,但是,在他印象里,这条路一直是福建农民的道路。后来,2000年初,东北人也开始走上这条道路,一般也都是以下岗工人为主。
 
他决定亲自去机场接他。对于微信上认识的朋友,著透还是第一个享受他专车接送的待遇的。不为别的,就为著透跟他辩论时的那句话:“没有性生活的男女,就没有关系”
 
想不到,著透拒绝了他。告诉他,已经在陌陌里约了一个洛杉矶读书的女生,替他安排好了住宿。这是他第一次知道,除了微信还有陌陌。
 
“老大,唉,发现你们美国华人真土。”著透还没有到美国,就已经开始瞧不起他。他也只是轻轻一笑。
 
“老大,这还不是唯一一个愿意帮我忙得呢。”著透显然有点小得意,随手把那女孩的照片发过来,很清纯的样子。
 
“她和你认识多久?”
 
“三个月吧。”
 
又是一张图片过来,女孩半裸的照片,包括乳头都一清二楚。他虽然很喜欢看女孩胸部特写的照片,但是著透这样随便把女孩的隐私抛给他,还是让他感觉不是很舒服。他立刻阻止著透,说,这样不好。
 
“哈哈,老大,你就装逼吧。”著透结束了他们的微信聊天。
 
没有不喜欢年轻女人的男人,没有不喜欢看年轻女人的裸体的男人。他很想告诉著透,他拒绝他的行为,不是因为自己是伪君子。他承认,自己上过的女人一定没有著透多,但是,在关于隐私的保护上,他还是觉得应该有起码的尊重。
 
但是,这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的原因?是不是自己已经落伍于著透这一代人了呢?他坐在办公室里,沉思半天。突然觉得好累。在网络上,著透几乎是公认的花花公子。他保持和著透的聊天关系,毫无疑问,是为了工作之余有一点轻松的话题,可以避免陷在生意的漩涡中,晕头转向。著透比他年轻,著透离他很远。所有这些条件,都决定著透不会对于他的现实生活造成任何的干扰。但是,突然间,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更加困扰自己的话题:男女关系。 他知道,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只是,现在通过著透,彰显出来。
 
Helene推门而入。如果在平时,他会不高兴,虽然他的房门没有上锁。但是,现在他觉得她出现的恰到好处,让他从和著透的对话中解脱出来。
 
“Mr Sean, 太平洋银行还要求您提供个人房产证明。”
 
“其他的,都很顺利?”
 
“J&R律师楼非常配合,一切都在最短时间里准备的。”
 
“PetroTek方面呢?我要赶快飞去德州一趟。”
 


《男女关系txt》一剑飘尘相关文章
------分隔线----------------------------